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我敢打保票:“表叔”绝不是很贪很腐的官员

  

 


  


  

我敢打保票:“表叔”绝不是很贪很腐的官员


  

毛牧青/


  

先说我亲临的两件旧事:


  

一、20多年前,我的一位新华社记者朋友对我说:他曾写过一篇新华社通稿,揭露Q市卫星J市的某乡镇领导在一家个体饭店公吃“打白条”,最终饭店因没有周转资金垮了台。新华社曝光后引起J市领导极为不满,Q市委领导妥善处理了这件事、指令补发了饭店的欠款后,该记者朋友再次采访J市主要领导。他也不满意说:到此为止吧,不要再给我添乱了。


  

二、10多年前,我的一位朋友曾是某县级市某系统局局长,后来因上级安排到了交通局当一把手。可没干几个月,该朋友却又走关系调回原系统。我问何故,他说:“你不知道,为竞标各单位给你送礼太可怕了,挡都挡不住,为了不犯错误,我不敢在那里待。


  

我讲这两件事只想说明两个问题:一桩事件发生在某地官方处置也有个度,这个“度”的前提是不能破坏当地领导自身政绩这道坎。一旦触及影响他的仕途,也会给你闭门羹把事态压下去的,或者一反前态变脸采取绞杀手段封口;在公路建设通标中,一个小小县级的交通局长的权力不得了,可能面对各家争标单位的糖弹袭击很容易中弹,由此可以想象更高一级交通局(厅)长,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糖衣炮弹了,前铁道长刘志军就是个铁证标杆。


  

当然,我举这两个例子来形容最近的福建“表叔”的跨省撤稿丑闻、陕西“表哥”的涉嫌贪腐存款20余家银行之事,由此及彼,也就有了一定的推理证据了。


  

福建省交通厅长李德金手戴5万雷达真钻手表、腰挂15,000元爱马仕腰带,被曝光成了继“表哥”之后的“表叔”,在网络上再掀“表”高潮。109日,《云南都市时报》30版以《福建“表叔厅长”来了》标题做了报道,但随后立马遭到撤稿勒令,几十万份已印刷待发行的报纸凌晨顷刻被销毁,随之而来的是网络上对此消息的疯狂删帖,似乎又是一桩别有用心毁我形象的“造谣事件”,再次让我大开眼界长了见识。


  

说来早先有异地媒体曝光引发当事领导的极为不快,引发了不能报到异地负面消息的“规定”,最终只剩下本地媒体只有对本地领导歌功颂德伟光正的份儿;后来又出现对记者网友曝光领导丑闻的实施跨省追捕一阵子,让王帅、吴保全、谢朝平和王鹏等名不经传的小人物一夜成名;如今竟然高度重视又发展到跨省撤稿、跨省销毁异地报纸事件,甚至形成举国网络对此丑闻的几乎全面屏蔽删帖闹剧。我不知道如此“舆论监督三部曲”升级,到底是真正希望社会舆论监督,还是放响屁给人听的耍弄?是社会进步还是开倒车?所以也就有了高喊“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口号,始终便成了我们唱的比做的还好听的绝活。可谓卧槽尼玛之极!


  

真正起监督作用的舆论媒体,其重要社会责任是客观报道扬善抑恶。如今我们一家报纸总编,竟然能被异地不卡边的单位牵着鼻子走、被本家上司勒令销毁出版的报纸而无可奈何,可见我们的媒体,连一点卑微的耻辱感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更何以遑论社会监督权力,简直是权力监督舆论。据说云南《都市时报》社长、总编辑周智琛发微博,以“从未感到如此的愤怒和耻辱,我憎恨和鄙视那不远千里的黑手”的悲愤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可见他良心未泯。如此窝囊的总编社长,徒有虚名不当也罢!


  

我质疑:跨省毁报究竟谁下的指令?几十万份报纸成废纸被化浆,监督公权的新闻调查遭封杀被凌辱,这是谁的旨意?坦率讲李德金“表叔厅长”还没这个大能量。那背后又是谁?再想想多年来我们网络、媒体动辄屏蔽删除禁播隐瞒事实真相的诸多强奸监督的卑劣举动,什么原因相信大家都明白!


  

对此“表叔”的跨省毁报门,至今褔建和云南官方没有任何回应和说法。不过今天我发现《新京报》等国内有影响的多家官媒刊登“表叔”跨省毁报的新闻和评论,一反之前网络媒体禁言的常态。看来此事绝非空穴来风——起码证实消息是真的,并且已经进入高潮角色表演。


  

奶奶的!为了掩饰一块表一条皮带泄底的露怯,可以不惜重金不计后果赤裸上阵跨省封报,这真切证明权力的滥用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疯狂地步;权力自保的惊慌失措竟达到如此愚昧下流的境地;腐败集团的毫无羞耻的霸道已经全付武装到了牙齿。“表哥”“表叔”这类人就是党、国的最大“敌对势力”,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正借助党、国赋予他们的权力在糟践党、国自身的名声,有意挑起人民与政府的对立,似乎还有不达“尔曹身与名俱灭”目的决不罢休的架势哩。


  

本人历来不信谣不信邪唯认实。李“表叔”是何路神仙有什么背景能如此神通广大?事态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意想之外或预料之中的悲喜剧落幕?是歪打正着的贪官杨“表哥”再现,还是歪打歪着的“人民好公仆”?我还得静观一阵子。不过,据以往屡屡的“裤裆捏鸡巴一捏一个歪”高命中率,我倒绝对敢打保票——“表哥”“表叔”才算个鸟?李厅长绝不是一个很贪很腐的政府官员!


  

真真希望看到这出耐人寻味的丑角大戏,究竟能闹腾出何等的场面又将如何收场。


  

20121011


  

 


分类:辣椒面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