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6年前关于“改革争论”的三篇帖子

  


  

 


  


  

 


  

6年前关于“改革争论”的三篇帖子


  

 


  

毛牧青/


  

 


  

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改革不可动摇


  

  看标题,你或许认为这两个口号风马牛不相及,一竿子卟拉不在一块。不过,我倒想分析一下这两个口号的来龙去脉,或许从中得咂摸出一点滋味。


  

  文化大革命就是好1975年后出现的口号。它的全称应该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与其配套的还有那首同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歌曲。同一口号歌曲当年喊的唱的漫天价响。直喊唱到197610月份四人帮的倒台方罢甘休。这个口号和这首歌曲的出笼是针对当年批邓痛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的:当时社会上已经出现对全面内乱和无休止的运动感到厌烦,急需安定团结一心一意搞建设的强烈倾向。特别小平同志主持国务院工作后全力纠正文革偏颇抓建设和生产后,一股强大的质疑文化大革命的思潮涌动。于是,那些文革既得利益集团和精英吹鼓手便创作这个口号和歌曲。呵呵~~我就感到奇怪:在中国你越是上面高喊这个东西很好,下面就越感觉你这个东西不行了。因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口号和歌曲便实际成了文化大革命即将完蛋的回光返照折寿谶语。文革一结束,这个口号和歌曲也就寿终正寝了。


  

  单看文化大革命这个名词,对应革命这个,显然是带有文化范畴的性革命,是个褒义词,实际文革已经沦为贬义的否定事物。因此,单凭自己的感觉去贬或褒一个事物,肯定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般的五花八门。


  

  如何看待文革,中央已经定论。但对文革的时段划分我是有看法的。一般官方和人们普遍认为:文革是从19665月中央颁发《五·一六通知》到197610月粉碎王张江姚这十年,即称谓十年浩劫。实际略微了解当年历史事实的话,文化大革命的初衷局限在文化范围。起因应该从1960年代初期哲学、经济、历史、文学等学术界内批判杨献珍、孙冶方、翦伯赞、邵荃麟、赵树理等人开始算起。开始时属于学术争论,后来与阶级斗争挂钩扣帽子打棍子,发展成当时称谓的文化革命(当时还没有那个字)。而1965年底姚文元对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上纲上线,拉开文革的序幕。1966年上半年的对《三家村》的批判和文化上破四旧立四新,形式基本上还囿于文化教育和传统习俗上。只是后来聂元梓所谓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被毛 泽东肯定,矛头直指北京市委和少奇、小平等同志的所谓资产阶级司令部,并于8月颁布《十六条》,最终把目标定在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突破文化走向全面的大革命上。后来的学生造反停课闹革命导致六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联和大批判)盛行。再后来工人介入,导致1967年的一月风暴夺权三结合成立革命委员会实现所谓全国山河一片红1967年后,各派发生分裂而派性盛起,最终导致武斗全面内战,国家真正沦为大浩劫1969年的九大召开,实际上执政党上层想结束文革,即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准备每隔七、八年再搞一次(毛泽东语),开始恢复生产学习等。只是1970年到1971年发生林彪事件,便开始了批陈(伯达)批林(彪)运动1974年又开始了批林批孔(丘)批周公运动,其隐晦矛头指向周恩来总理。1975年到1976年,又以痛击右倾翻案妖风矛头直指刚刚主持国务院工作全力恢复生产的邓小平同志。1976年十月四人帮被粉碎,一般都认为是文革的结束。其实那一阶段仍是文革时期。因为当时从上到下从媒体到宣传,仍把粉碎四人帮定调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党内第十一次路线斗争英明领袖主持中央工作的1977年到1978 年,仍旧洋溢在文化大革命的余威中坚持两个凡是而肯定文化大革命(李九莲、钟海源就是此时期被枪杀的)。只是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和中央主要领导易人,才宣布文化大革命终止。真正从理论上否定文革,应该是1981年的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关于建国后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公布。


  

  所以客观的、科学的、尊重历史的划分文革时期,应该基本上是从1965年底批《海瑞罢官》到1978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段时间确定。粉碎四人帮应该是文革时期内的一场权力较量,实质上,远非是场真正否定和消除极思潮影响的汲取运动。粉碎四人帮只是组织上消除极势力,而思想上其影响远远没有消除(今天仍旧),并以不同形式表现的更为隐秘罢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嘛。从这种意义上讲,有人忌讳深层次探讨文化大革命很有道理。呵呵~~~俺调侃罗里罗嗦地扯远了


  

  改革不可动摇口号是最近出现在一个权威笔名的文章中。显然,这个权威笔名之所以提出这个口号是有来头的,是针对现在社会上一个质疑甚至否定改革思潮的。不过这次它的露头不是第一次得到鼓掌响应,而是得到群起而攻之的砖头狂拍。改革不可动摇这个口号的提出与当年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提出很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只是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是应对质疑甚至否定文革的文革既得利益集团的语言,而改革不可动摇实质上是针对质疑甚至否定改革的改革既得利益集团的语言而已。


  

  近来关于如何看待27年以来的改革成果和趋向上,质疑改革的倾向呼声增高。这种质疑显然是有事实根据的反馈。与1990年代前对改革的达成基本共识,到如今形成两种截然观点的分道扬镳争论,特别是改革趋向导致两极严重分化和利益集团的形成,直接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担心我们的某些改革是否在制造火药桶?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坦率讲,改革应该是一个中性词,单从词义上讲它没有贬褒含义。因为改革是人类历史进步的趋势,任何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国家都会改革——哪怕是小补小改。因此改革不可动摇是个伪问题。显然,这里提的改革,是特指我国的改革。那么谁在动摇改革呢?单从广义的属性的改革看,无论是上层,还是下层,都有赞成的共识。但对的改革,如国有企业改革、医疗改革、教育改革、房产改革、机构改革等等,不同利益集团却不能得到共识。许多种的改革基本不成功或失败是人们有目共睹的。如果把对这些改革的质疑统称为的改革,用一顶反对改革动摇改革的帽子压人,是不是有点霸道?真正动摇改革的是工农大众么?不是!是那些下岗失业人员么?不是!他们恰恰是希望改革给他们带来好处的拥趸。一些改革使他们中的大多数沦为弱势群体,许多起码的利益保障和人权尊严被剥夺,难道容不得他们质疑么?


  

  其实动摇改革的恰恰是那些通过权势通过不正当手段通过潜规则获得非法利益者——那些贪污腐败、挥霍公共资源和权力、对人民滥发淫威的既得利益集团。正是他们败坏党和政府的威信,损害人民群众利益和改革宏伟蓝图,把人们心中美好的改革愿望带向深渊的作为,把改革行动变成私利的工具,而直接导致人们对现今改革的质疑乃至反对上。


  

  我自然是赞成改革的,对改革一些方面取得的显著成果是肯定的。但对一些改革的失误质疑和反思并不等于全面反对改革。试问:如果连这样的问题改革都不允许质疑,是不是在重犯了文革后期不容质疑文革的伎俩?


  

  请不要把善意的质疑某些不成功的改革的担心和反思看成敌对思潮!那种把改革当作褒义词来迎击所谓的质疑、否定改革人们的做派,无论是从语言逻辑上还是从良心道德上还是从意识形态上,都是匪夷所思的卑鄙的强奸行为。


  

  有意思的是,在分析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改革不可动摇这两个不同时期不同运动的含义不同的两个口号时,有一点是他们共同的——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始都是得到人民拥护的,最终都得到质疑。


  

  为什么同是中国这一些人赞成,又为什么后来出尔反尔翻悔呢——呵呵,确是个发人深省是有意思问题!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人为的庸人自扰的逆潮流而动(尽管发动者可能出发点是善意的)。它的发动和初期很轰轰烈烈,有毛泽东的崇高威望和绝对权威作祟,但更与全国人民高涨的政治热情和参与分不开的(尽管有极少数人反对)。这是文革一开始得到人民坚决拥护和积极投入的思想基础和狂热动力。这是个客观。凡是经历过当年这场运动的人不会否认。文革的折腾最终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而觉醒。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和四人帮被粉碎的喜悦心情可以作证——尽管他们违心的空喊高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口号,还是用这个铿锵的口号和雄壮的歌曲埋葬了文革


  

  改革显然与文革不同,是一个历史的必然趋势。它的初期给人们带来的好处和希望说明大家都是赞成的(尽管也有极少数反对)。它一开始得到人民的拥护和积极参与,是与进入小康的几代梦想和追求分不开的。这也是事实。但随着改革的深入使许多领域的改革走向歧途,此刻的前后比较也会使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而对这种改革感到失望和恐惧——尽管有利益集团的精英和精神太监在鼓噪改革不可动摇口号。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喊着唱着最终成了文革的葬歌。改革不可动摇喊着叫着能否成为现今的所谓改革的丧歌,我不敢枉下结论。但真正的改革肯定会给人民带来实惠带来幸福、给国家带来尊严和强大,相信这样的改革不会夭折,更不会受到人们质疑甚至否定的。


  

                               2006214日晚草就


  

  ————————————


  

警惕新的两个凡是思潮


  

   近来,关于改革的争论风起云涌,大大激活了人们反思和探讨改革的趋势的气氛。这是一件好事。大家对于某些改革存在的问题提出异议和解决方法,说明人们关心改革,赞同改革。这无疑对进一步深化改革有着积极和深远的意义。


  

   但是,一种顽固的文革遗风呈现在人们面前。那就是有人借人们反思和质疑一些改革成败问题扣帽子打棍子,斥之为否定改革别有用心,并声称改革不可动摇。更有甚着,把小平同志当年提出的不争论当作教条来否定和斥责这场民间的争论。在他们眼里,似乎人们争论问题就是违背小平同志的理论,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尽力处置于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觉和关注。


  

   1990年代初期小平同志提出不争论指示,是特指1980年代末期极的势力猖獗而引起的关于改革某些机制姓资姓社的问题争论。小平同志还专门提出社会主义发展和鉴别的三个有利于理论。这些都是正确的,无庸置疑的。


  

   但是,历史的看,对不争论口号,并非对所有问题都实用,更不能拿着伟人的指示和手中的权力到处唬人。如果真是那样,简直是对小平同志理论的严重歪曲和糟践!


  

   争论者,问题探讨商榷之辩论也。人类是在各种是非、各种流派、各种理论的争论和实践中明辨真谬前进的。执政党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就是同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争论和实践中进一步与时俱进、发展壮大的。这一点无论是从共产主义运动史看,还是从我党党内斗争历史看(暂且用传统的课本知识引证),都证明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因此,争论如同其他矛盾一样,始终贯穿人类历史全过程。


  

   改革可不可以探讨?出现的问题可不可以反思、争论甚至否定(这是最坏的现象)?当然可以!问题是必须通过事实的证据、实践的鉴别来取舍。因此,出现争论和不和谐的气氛实属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把质疑、反思改革的问题上纲上线到反对改革,无疑是重蹈文革时期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老路上的卑劣伎俩,是与21世纪开放、法治、民主趋势格格不入的。


  

   其实,人类的发展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变革的历史。这个变革缩小到每个领域,就是改革。我曾在一篇帖子内谈到改革不可动摇是个伪问题。(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984245)因为改革是任何社会制度下都存在的事实。例如先秦时期秦国的商鞅变法(按传统说法那时是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度时期),北宋的王安石变法和清末的戊戌变法(封建社会)等等。世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国家改革例子更是举不胜举。


  

   改革不可动摇这句话本身也不抗推敲。改革本身是动感的,它本身也在不断完善和彷徨中曲折前进,那算不算动摇?显然,提出改革不可动摇口号的人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实际上,他所说的改革不可动摇特指改革趋势和成果不可否定和质疑。问题来了,对于改革前进中出现的失误乃至问题的反思和质疑,难道可以扣上否定和动摇的大帽子能解决的么?显然不是!


  

   有的专家(如孙立平教授)说:改革初期人们对改革达成共识,后来出现问题发生分歧。这话很对。这里提出的共识太专业化,容易发生歧义。其实,共识化成大众化语言就是赞成的意思。为什么当初大家都赞成改革,现在又出现异议和反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的改革确实在某些领域出现偏差。因此有异议有争论甚至是激烈的争论是很正常的现象。无须大惊小怪庸人自扰故做高人一等的贵人状。


  

   扯远了。话归正题。不争论犹如小平的另一句话摸石头过河,都是特定时期有针对性的话语,在特定事物面前是真理,在发展的事物或另外事物面前就不一定适用。摸石头过河在改革初期探索面前是适用的,但到了改革实质的攻坚阶段即深水区时,摸石头过河就不适用了。如果继续盲目的,势必早就人或为鱼鳖了。同样,不争论口号,在探讨真正是非和利害关系时,就显得力不从心的苍白无力。这个秃头虱子明摆的道理难道还须用更深的理论去证实么?最近看到一位专家提出大辩论对改革帮不了忙,反而有负作用见解我很纳闷。——难道我们需要这种误导专家去继续为某些改革失误辩解而搞耸人听闻的打棍子做派吗?


  

   记得文革后期的19771978年初期(我始终认为这段时间仍然文革时期),英明领袖针对社会上质疑和否定文革的思潮,提出了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并顽固坚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大讨论(呵呵~也是争论吭)最终导致两个凡是破产。陈云同志当时提出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指示,就是针对教条僵化引用马列经典现象的。今天回味他的话更显得有现实意义。


  

   马列毛邓理论是指导思想,是发展的理论。片言只语不合时机不合适宜引用经典,去论证某些问题某些事物是正确的做法,只能把自己引向歧途;如果是掌握公共权力资源的某些人也这样做,既不符合与时俱进趋势,更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其误导后果将是严重的。


  

   对小平同志的理论,我们应该深刻的理解,用发展的眼光去接受,用针对性的探索去实践。而不应该用它来别有用心搞新的两个凡是去压制人们探讨和争论。这样不好!


  

   记住!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这才是真谛!


  

                              2006228日上午草就


  

  ————————————————


  

夫妻共识改革  


  

   看了赵牧先生的《两会旁白:从夫妻共识体制改革》的帖子,觉得很好玩,便主动上来也凑个热闹。


  

    说起共识决裂,不是孙立平先生的专利。我早在几十年前就有共识决裂的意识了。当然,这种意识趋势是随着上级领导的变化而变化的。


  

    譬如文革四清大跃进”“反右等运动太远就算了)运动一开张,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核心就达成共识。只是由于某种原因后来形成另一个所谓的司令部,于是文革共识也就决裂了。同样,全国人民开始也共识的狂热,只是后来窝里斗折腾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才与文革决裂了。不过我们的这种由共识决裂的轨迹,是伴随着始终与执政核心团结、胜利”“保持一致的一次次反复折腾的变化而变化:同是这些上面的领导喊文化大革命好,我们百姓自然共识跟着唱文革棒;还是这些上级领导大喊文革是内乱,那同样也是这些百姓也跟着共识大骂十年浩劫”——草根平头百姓,怎懂内宫秘史?要自保生存,就必须跟风——中国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神奇。


  

    其实老百姓才不管你什么共识”“破裂的冠冕堂皇词儿,他们只知道风调雨顺给他们带来实惠的事就是好;电闪雷鸣给他们带来损害就不好或坏。别光看上下一致的喊统一的动听口号——如今谁不会喊啊!喊喊口号只是履行公事或则自我保护自我隐蔽的违心假象而已。毕竟如今人们在觉醒,怎能不明辨口号下的虚弱?如果还停留在30年前的愚民手段,岂不叫与时俱进的科学发展观贻笑大方?


  

    要知道——动听的口号和贼一样是靠不住的。


  

    不过由改革谈到夫妻共识,我倒是有几遭,不妨说出来:


  

    第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夫妻必须省吃简用,勒紧裤腰带过艰苦生活。1993年太太所在企业效益不好人员大批下岗,太太不幸就在其中。当时她厂三年换了两个厂长,他们离任时买了装修的新房腆着肚子到另外寺庙方丈去了。失业落魄、生活拮据和更年期症折磨的她大病不愈,最终皈依基督去追求解脱了。我仗着有点才气由企业跳槽到政府部门。本想企业机构改革能放我一把,结果所在企业全然不顾我20年的功劳苦劳和疲劳,狠兜兜地宰了我东借西凑的才买身的八千元所谓培训费才放档案。当我和太太都是四十多岁的人时遭此大难,老来积攒无几,怎能不达成共识而感慨国企业机制改革、劳动人事制度改革的伟大成果呢?


  

    第二个共识,那就是从1993年起,我俩必须拼命攒钱供女儿上大学和买下旧住房。1999年正值教育改革高唱教育产业化的颠峰时期,女儿考上北京某艺术类学院。每年纯学费就是八千(还不包括学杂、书本、交通和生活等近万元的费用)。四年本科下来七八万,再加上购买旧房费用,把我家自己使尽所有力气的十万积蓄全部填上。这不!女儿工作和收入的不稳定性、最低社会养老保险缴纳和将来婚姻部分陪嫁,还让我们挂心挂肚操劳费心。所以现在的共识就是为了孩子未卜未来险境生活必须节省、大疾小病能将就咬住牙坚决不进医院。


  

    第三个共识,那就是计划生育好。呵呵,计划生育大约应该算生育改革吧。这个政策好哇,幸亏让我们只生一个好,才使我们生活提高。试想一下:双职工养活一个孩,生活焉能不提高?如果像毛泽东时代一个职工养活老婆和一大群孩子(还有老人),现在恐怕喝凉水吃地瓜干、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也养不起全家。这就是我们的共识。但一个孩的独生子女政策引发的社会弊端现已初显端倪,也是我们夫妻未来忧虑的共识


  

    虽然我家的共识只是个例,并不代表所有家庭。但相信类似我家情况和类似我们共识的家庭绝不在少数!


  

    不过,我倒比较赞成孙立平先生关于改革共识到破裂的论断。我的理解可能与专家的不一样。我认为80年代初期改革达成共识的原因文革刚结束,实践证明极的路子行不通了,必须改弦更张独辟蹊径,于是不改变体制的缝缝补补的改革就能自然达成共识,这主要体现在决策层方面(我这点倒与赵牧先生的观点相似)。而近些年来,由于许多领域的重大失误和两极分化严重,形成了一种形右实的跛足改革的进退维谷境地,于是共识导致破裂观点体现在上层和精英中并不很明显(这从皇甫平《改革不可动摇》文章中可以管窥),真正认为破裂的主要体现在下层特别是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弱势群体层面上。 


  

                          200632日晚


  

 

分类:忆往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