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如此“幸福”的确“被人插了”





 




如此“幸福”的确“被人插了”

毛牧青/文


又到该欢乐唱幸福的时刻,所以央视受命调查“幸福”老套路无需大惊小怪。
  有意思的是,不知是记者有意为之,还是接受采访者有意为之,银屏上的采访者被访者显得都很傻逼,一看就是有选择的矫揉造作秀场。
  神一样的提问,必然遭遇神一样的回答,也就不乏幽默的对话闪亮登场。我不妨采撷国庆期间央视《新闻联播》播放记者的几个镜头,以飨大家——
  一排队的18岁男青年,记者问他这十年最好的事情是什么?他说:“我长大了,而且家人都很健康”;问他这十年遇到最坏的事是什么,他回答“跟你说话的时候,队被人插了”。我幸福与你无关,我糟糕事却是你添的乱,回答机智诙谐令人咂味。
  一坐着聊天的务工者遭遇“你幸福吗”采访,先是很不情愿声称“我是外地打工的,不要问我”,被穷追无路却是一句“我姓曾”。大有装聋作哑故作“你姓什么”的“装逼”回复。
  问一个背着铺盖的民工你“幸福吗”?答案却是“这个幸福太麻烦,这个说不清楚”,显然是一副百感交集的欲言又止。大约属于那种别误了我匆匆赶路不愿与你瞎逼叨叨的敷衍。
  问及路边一摘菜老大姐,她却是“虽然现在工资不高”前缀后,夸耀自己把女儿培养成研究生是她“最大满意”。一句“我只能这样告诉你”后一通##±♂&…¥%#@,却是“(摘)完了我把地弄干净就走人”怕抓典型的担心。
  一位捡瓶子老人因为耳背,就有了如下精彩对话:“您收了多少瓶子了?”“73岁了”;“您收了多少瓶子了?”“我吃的政府低保,630块一个月”;“您觉得您幸福吗?”“我耳朵不好”。答非所问堪比《打岔》相声的抖包袱捧哏,让一些“相声大师”相形见绌自叹不如!
  一位斯文的外出老者,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老道深邃:“老年人的幸福指数比青年人多,这个是国外已经做过统计了”,接着就是几个“I'm sorry!”的婉然告辞。显然那是讲的外国老年人幸福指数,关中国老年人屁事的顾左右而言他。
  ……
  哈哈~~ 当然,“幸福”之下,被采访者生旦净末丑应有尽有,便也有了喜欢表现欲的,可逮个抛头露面大好时机,自我膨胀虚情假意高调屁话发飙一通找不到北;胆小低调讨厌上镜头被曝光的,就会唯恐躲之不及仓皇逃之夭夭,或婉然拒绝采访说“拜拜”;无法脱身被逮者,也就东扯葫芦西扯瓢一番话里有话的对词,或者慌乱之中乱答一气笑料百出。总之,这些答非所问言不及义对应的背后,充分显示了国人深谙特殊文化下,以切身教训总结出的生存游戏规则、狡黠处世哲学,以及言不由衷无奈的共性特点,去对老一套意识形态生搬硬套扯淡有意无意的机智嘲弄。这种在屁话绑架下的以“扯淡”反“扯淡”游戏过招,像看笑话令人捧腹,引起社会龃龉也就在意料中。此刻,若把那位受访者“被人插了”的双关用来形容这类强奸人意的“提问”,估计再恰当不过了。
  幸福是什么?幸福因人而异,是一种纯内心的自我感受,既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不同身份不同爱好不同处境不同待遇不同感受的人眼中的“幸福”,决定了幸福界定没有可比性,是“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各持己见。此刻去突兀问一个人什么是“幸福”,就有点强人所难的泛泛而谈,而且也不代表什么只能代表他自己,而且仓促突问难以作出客观回答。即便换到此类专家问及幸福何物,估计一时半时也难以说清,更遑论普罗大众草民村妇了。
  我刚刚看到《新闻联播》此调查新闻,一记者问一对老干部“幸福感”,答案却是眉飞色舞感恩的高调让人发麻。老干部甚至说他们的幸福和待遇是党给的,如果怀疑就是“没有良心”。你说这种“幸福感”能代表谁?只能代表享有一定特权的老干部,拿到平头百姓就成了梦幻的扯淡和爱抽的猛料。相形见绌,地位不同的两个阶层对幸福感受,就成了“穷人决无开交易所折本的懊恼,煤油大王那会知道北京检煤渣老婆子身受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人的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的强烈反差。所以拿自己“想当然”为某种“政绩”“主旋”褒扬心态为出发点,要想做出统一幸福的真实感受,不但幼稚可笑而且无知无耻,更有佞臣小人之举的龌龊。高贵者可能感受“被插了”后的愉悦亢奋,大约剩下的,只有卑贱者有“被插了”的强奸感觉啦。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封建时代的一些小官尚能如此,今天的政府官员或新闻记者更应如此。走基层去民间不是去听赞歌,也不是走马观花纸上谈兵。而是应该倾听取百姓心声去为他们办实事,为他们排忧解难做知心朋友,绝不是故意回避民间疾苦的宣传秀。
  老百姓不是政治家,他们不关心谁掌权,只要你能做到风调雨顺家和人兴,他就满足就拥护你;只要有了宽松的监督权知情权环境,他就会发自内心说实话。倘若做不到这些,却故作做多情状,随便逮个行人不管其处境心境如何,动辄强加人意去推销什么“你幸福吗?”、“您最遗憾的是?”、“最想要什么?”、“这十年您遇到最好(坏)的事是什么?”等简单生硬又“假大空”的闹心问话,效果必然适得其反也就不奇怪了。
  真正体会幸福并在幸福中徜徉的人群,是不会去经常询问群内是否幸福这些无聊问题的。经常被询问“幸福”,反倒验证很多人现实生活的并不幸福。既然仍有许多人不幸福,你不去想方设法让他体会幸福,却又要再问其“是否幸福”,岂不是在愚蠢中故意去触“被幸福”的“被插了”痛处?你提问者饱受一顿找抽也就在所难免,最终回应者统统以“美丽的谎言”或“献媚的屁话”对之,客观效果却成了西洋镜下斑斓多姿万花筒的浮华,抖料的却是千疮百孔顾此失彼的露出水面尴尬,你说是不是啊?
  这些年时兴 “幸福”的调查和评选。“幸福指数城市”、“幸福感”等五花八门形式的幸福度扯淡也时髦得很。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下,人们质疑这种调查和评选的实际意义,而且对评选出“幸福指数城市”大都嗤之以鼻。我不禁疑问:莫不是“和谐”要变“幸福”的预示或前奏?——呵呵~~谁知呢?
  不说了。但愿“你幸福吗”能成为下一步实实在在的解决民生民权民主问题后的自发感受,而不是强人意的无聊无能的苦恼人的“幸福造假”!
                           2012年10月7日晚于北京
   附:
OK!青岛又“被幸福”还是老大呢!





 

分类:辣椒面 | 评论:1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