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而琴,时而箫(《宁文写意》读后)

时而琴,时而箫(《宁文写意》读后)

 

■鱼丽/文 粤梅/摄

 

  文人圈子里,董宁文老师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与他相交十几年,眼见他办民刊,策划出版,举办各类活动,均风生水起,玩出了相当的高度。而他努力经营一方书香园地,让读书人诗意地栖居,在在处处为文化增色,这不经意间延续的文脉传统,足令人赞叹。

 

  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会画画,我讶异的心情一直到现在还记得。

 

  那次是在青松城,与董宁文老师喝茶聊天,谈人说书,说起不喜欢迎合时下之流行,颇有投契之感。品茗之余,他无意之中提起,自己年青时曾写生黄山,还举办过画展,平时业余时间也在画画,近期准备出个画集,轻描淡写地,仿佛并不当一回事。临走时,他还送了一本艺术画册《壶刻精华录》给我,仿佛是对他钟情艺术的一个暗喻。这才让我想起,他编的那么文气的《开卷》,他写的那些潇洒毛笔题签,他策划的那些艺术类图书,他结交的那些书画朋友,他其实早是艺术场中人。画画原是他的专业,寄情于书画已多年。到读书圈里玩,是他的客串,却比职业的做得更好。可谓艺高人胆大,深得文化界三昧之旨。

 

  当时就很感兴趣,没想到董老师还有这项技能,就很想看他的画作了。之后不久,就收到他寄来的《宁文写意》一书,内收六七十幅画作,浓笔淡抹,极具水墨精神。

 

  由此也认识了笔名硕粟的董宁文的另一面。以文写艺,以艺证文,艺脉十足的一个文人画家。

 

  读《宁文写意》,看宁文画作,不可避免地要谈到文人画。当董宁文老师嘱我写一篇对文人画理解的文章时,我正在看郑昶的《中国美术史》,摘引其中一段文字,以窥对文人画的定义:文人画在北宋产生之时,主要指的并非是一种鲜明的绘画风格,而是士大夫阶层对自身创作活动的一种认同和期许,并以此和职业画家划清界限。可见,文人画实是寄心事以惆怅,借笔墨以鸣自高。用以写离愁与寄狂恨,多表现个性,不兢兢以工整浓丽为能事。之后,经过南宋、元代、明代文人画的概念不断变化、发展,文人画与院画、画师作品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加复杂微妙。其后所附的滕固的《中国美术小史》,也提及院体画与文人画向有门户之见,古人束缚其间愈趋愈深,愈难自解。自元至清,画家的艺术心境,也日益浅狭,莫能自救。民国美术史家,言简意赅地窥见中国画史上的文人画与院体画之争的痼疾,其中不乏颇有见地的说辞。

 

  文人画的处境,是一个三言两语难以说尽的话题。即如当代,在申城这座五洋杂处的大都市,光怪陆离的现代画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文人心却也依然暗潮如涌,接续着江南文化的精神谱系,守望属于中国文化的家园。就在戊戌年的春日,由郑重老师任学术主持,上海朵云轩举办了一场“文心游艺”画展,朱忠民、顾村言、甘永川、邵仄炯、牛孝杰、徐旭峰等六位画家在中国画的古意与新变中,致力于“道”的认知,力求梳理中国画的价值体系,进行一种诗性的探寻,表达一种生活态度,以画言志,聊写胸中逸气,追求中国传统艺术中的“逸格”,可谓是一场极有自觉意识的文人艺术活动。再联系民国学者陈衡恪所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可见,文人寄情书画是一种综合修养,以具有文心的笔墨游戏,以多方才情的滋润,以求对绘画艺术的触类旁通,进行艺术的变化,审美的开拓,然后气韵自生。

 

  宁文写意,颇具这种文人笔墨的精神底蕴。

 

  话说回来,在董宁文老师的文人圈里谈文人画,无异于班门弄斧,贻笑于方家矣。还是谈谈与他的书缘吧。

 

  他似知我也喜爱书画,有些投我所好的,断断续续寄来不少他策划编辑的艺术类图书。唐吟方《尺素趣》、许宏泉《壹壹集》、金小明《书装零墨》、余新伟《古今集稧》……这些书,与他编辑的《开卷》一样,一如既往地有文化品味。他与这些书画家、艺术学者们沟通无碍,以这种游于艺之精神,玩出一定的艺术境界,让人非常享受这种文气十足的氛围,也十足说明了董老师的艺术气质、文人底蕴。

 

  评画我也不是行家,为了写这篇文章,又将《宁文写意》从头到尾慢慢闲翻着。那一幅幅带着他的青春梦想,他的激情岁月,他的文人意趣的画作如手卷般展开。既有我熟悉的情趣,也有陌生的画意,他时而月下听泉,时而心游山水;时而亭边冥想,时而放情丘壑,他笔下的江村、帆影、秋亭、春山、古木、池塘、疏林、丘壑、梅石、人物……气韵生动,意蕴无穷;逸笔草草,聊写胸中逸气,让人深深感受到他的文人笔墨,多方才情。在翻到一幅《春夜图》的时候,我不由地停顿了一下,像是有一个休止符,前面的他挥毫拂素,写胸中逸气,是跳跃的,饱满的,进取的;而在这里,他是安静的,沉思的,甚至是抒情的。虽然只是那么一小会,但是能够读出他一点不同寻常的状态。

 

  在琴箫合奏的单曲循环中,完成了这一篇小文。让我不无意味地认为,宁文编《开卷》是他挥琴鸣奏,宁文画画是他吹箫弄曲。时而琴曲悠扬,时而箫声独鸣,是他能够笑傲文化圈中的法宝。

 

  董宁文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特质,期待他不断地给我们以意外的惊喜。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