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简史:江南苹的三张琴

闺秀简史:江南苹的三张琴

 

琴棋书画“和静清远”,古人将琴棋书画归入“艺”的范畴,合称为“四艺”。

 

明末清初的李渔在《闲情偶寄·声容部》中云:“以闺秀自命者,书、画、琴、棋四艺,均不可少。”四艺原是古代文人士大夫修身理性之具,自明清至民国,更推及大家庭中的闺秀。江南苹作为一代闺秀,讲究修养,琴棋书画皆精。

 

她不仅本人善书绘画,家里还有一副上品围棋,白子晶莹细腻如凝脂,黑子对着阳光的一面看是墨绿色的。装棋子的盒子更讲究,是将多副湘妃竹扇骨一段一段截下来,然后拼做成盒子。

 

她曾拥有三张琴,也颇值一说。江南苹有一张抚琴照,是她四十多岁时拍的。穿着一身素净的旗袍,风华正茂的江南苹神色清雅,低眉素淡,端坐在琴前,一双素手,好一派闺秀弹琴小像,风华自现。

 

这张相片的拍摄地是藻韵轩。藻韵轩在古柏公寓的深处,需绕过一个小花园,再向里走,就是一栋联排公寓房。每日晨昏之时,江南苹常常是点上一炷香,开始弹琴。她弹琴的内容有哪些现在不得而知,但从她深具的才华修养中,古典琴曲之《梅花三弄》等是必不可少的。

 

江南苹原本有三具琴,都先后散失了。第一具琴给了盖叫天的太太。盖叫天原来住新天地一带,后搬到东湖路东湖宾馆对面的一个弄堂。江南苹与盖太太交谊颇深厚,经常互相帮忙。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盖太太家里办酒席,需要一张圆台面。江南苹原本爱助人,就让人将家里的一张圆台面一路滚到盖家。

 

盖家酒宴结束之后,要将这张圆台面归还。江南苹当时因丈夫吴静庵已去世,家里也少有做排场的一些招待,就说这个圆台面不要还了,就留在了盖家。后来盖太太生了一个小盖叫天,叫张剑鸣,想学古琴。江南苹便将家里收藏多年的一具古琴奉上。于是,这张古琴便也留在了盖家。

 

第二具琴,买来的时候很旧了,当时有人建议吴静庵重新漆成朱红色的。可谁知重新漆过之后,琴音竟然不灵了,声音显得闷。当时藻韵轩因为“要装一个电铃”,托文史学者马茂元的儿子马家楠帮忙找人。马家楠在漕河泾边上住,那里有一块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宿舍,他认识上海音乐学院的员工,便请上音一位姓董的师傅来帮忙装电铃。

 

后来,这位小董师傅常来江南苹住处,帮忙修理一些东西。他听说江南苹有一具琴音质失灵,又知道上音的一位教师正想要一具古琴,那时不大容易弄到古琴。小董师傅就问这位上音教师江南苹有具古琴“要不要”,这位教师说“要”。于是江南苹的第二具琴就让给了上音的老师。小董拿回一点钱,表达了对方的谢意。

 

藻韵轩中还有一具琴,挂在西边的墙上。动荡年代,江南苹很少弹琴,只有摄像者来,会摆一些姿势。这一具琴的七根弦的音也不准了。江南苹去世后,这具琴一直吊挂在墙上。直到1995年之后,家人拿下来一看,琴身后面已被虫蛀空了。托亲戚找到一家古玩店,也不知道是不是明代的琴,就把这第三具琴处理掉了。

 

江南苹古雅风华,艺兼众美,她会画画,会弹琴,是一位秀雅的闺秀画家。她的琴不是点缀,而是她作为艺术家的修养标配。(鱼丽)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