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简史:江南苹与周炼霞

闺秀简史:江南苹与周炼霞

 

江南苹与周炼霞的闺秀情

 

      当年,江南苹来到上海,加入当时何香凝主持的中国女子书画会。她与周炼霞两人均是深具古典情调之人,有着画坛友谊,娟娟丽丽,流淌着如水的斯文闺秀情谊。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江南苹女儿从外面回来,在弄堂比较远的地方,远远看见有位女士从家门口出来,旁边还有一位年轻人陪同。因为离得远,她未暇细看,却只觉得这位女士很有风度,很有气质。这位女士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穿着打扮却相当时髦,上身一件衬衫,下面是一款半身碎花裙,长及脚踝,显得颇为雅致。江南苹告诉女儿,刚刚离开的就是周炼霞。江南苹女儿那时年轻,也没有特意去询问母亲关于周炼霞的事情。

      那时周炼霞初从国外回来,就来探望老朋友江南苹。两姐妹一定有叙不完的话。当年,她们同为上海女子书画会的一员,那时风花雪月、海棠结社,多么幽美;对她们来说,闺秀书画旧事如天远。遥嗣以前的风调,两人可说是意趣相投。她们絮叨的陈年旧事,人事一旦成为过去,转身变成历史,身外局外,也如历史中人,只有故事,无所谓悲喜。

      还有一件事,也见证了江南苹与周炼霞的闺秀情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江南苹已到上海博物馆工作,主要从事古画的修复工作。有一次,周炼霞去上博办理业务事宜,顺便看望江南苹,江南苹恰好不在。周炼霞就留下了一张纸条,上写:“君是长工我短工,长短同在一楼中。” 这首打油诗诙谐幽默,江南苹见了,一定是忍俊不禁。也显出两人的亲密关系。周炼霞会写诗由来已久,自嘲也是经常事。动荡年月中,她受尽折磨,一目失明,却请来楚生篆刻一枚“一目了然”章,可见其为人的豁达胸襟,也可见其为人一向诙谐幽默。她多才多艺,文采风流,决非“画家”这一身份所能完全概括的。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