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意点点幽

茶意点点幽

书封打样稿

 

茶意点点幽

鱼丽

 

陆羽的《茶经》,只有七千余字,薄薄的一个小册子,里面包括的茶的信息,却是厚重的。

对我来说,《茶经》是邂逅。

从春天到夏天,翻阅《茶经》,读史料,有时喝茶,《茶经》里的有些句子,便生动地跳跃出来。同时,也想起了一些与喝茶有关的情形——

从茶楼那扇镂花的方形大窗中望出去,外面是一片明净的水面。下午的天空虽有些阴阴的,但是心情很沉稳。想起陆羽的那首《六羡歌》: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到了这份年纪,别的已没有什么要求,唯有一份清茶可饮,一份清闲可得,便是福气。

春四月,在宜兴,参加一个散文的领奖活动。大家散坐在古戏台的院落里,坐在简陋的小方桌边,服务员奉上绿茶一杯,茶具茶壶极为普通,大家在闲聊中喝茶。宜兴是梁祝传说的旧地,在举行的观蝶节上,蝴蝶起舞,令人心境也翩翩起舞。不曾想也是名茶的故乡。有位女作家,向我介绍阳羡茶的点滴。这种聊天,异乎寻常的沉着与平静,像在雨天里,坐在避雨亭里品味一壶浓郁的茶,慢慢就品出了味道。

在竹海景区,有一石碑长廊,碑刻上描摹的正是苏东坡喝阳羡茶和制提梁壶的故事,刻画细致,我一幅一幅看过去,想起《国史补》里曾经提到过的一笔:“义兴之阳羡、春池、阳凤岭,皆品第之最著者也。”不是虚言。

又一日,在丽水武义的寿仙谷。同事纷纷向山顶爬去。我却和另外几位在山脚下的一处茶楼喝茶。春雨空濛,在仙都峰山脚下的江边喝茶,绿丝丝的茶气,像三月的柳烟,风雅至极。

景区上面有一处茶楼,我忍不住就拿起手机拍了下来。茶楼的外墙,是密密实实的爬山虎,绿意满墙,像一簇簇工笔细描。山中茶室幽暗,寂无人影。进去小坐,泡上一壶用山泉冲的绿茶,窗外的绿叶密密匝匝,把茶室也染成绿色的了。

我平日多喝碧螺春,龙井之类的,今天为了应景,就喝高山云雾茶。产自高山云雾之间的茶,属灵性之物,那荒凉中的艳与寂,终将洗涤久居都市人的心灵。

从春到冬,每喝一道茶,都会有一些随心随喜的琐忆,那些浑厚的茶情,正与植物,花朵,绿肥红瘦的江南相配。

读《黄山谷集》,“品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六七人得名施茶。”恍然领悟,深以为然。于独处之时,泡茶品赏沉呤,渐渐体悟到,“静”是习茶必经之道。

从此以后,就有了在午后喝茶,在园林喝茶,在西湖边喝茶,在竹楼喝茶,在泰康路喝茶……

休闲的茶,安适的茶,宣义载道的茶……一杯清茶淡水在手,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也品尽了古今的风雅茶意。

空空落落的庭院里,抖下一团小雾,在光影里细看:

红茶高贵,似华堂贵妇,款款而行;白茶娇嫩,是妩媚的公主,披纱起舞;普洱茶像彝族少女,神色凝重;黑茶质朴浓烈,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妇;铁观音似茶中神仙,逍遥自在……

青茶沉稳内敛,是内心恬静平和的女子;绿茶灵动可爱,像青春明丽的妙龄女子;黄茶似君子,风度翩翩;白茶似美人,于阁楼中自梳妆;乌龙茶似文人骚客;黑茶似庙堂高贤……

以茶喻女作家,萧红是苦丁茶,张爱玲是六安瓜片,冰心是碧螺春;凌淑华是西湖龙井;以茶喻男诗人,徐志摩是祁门红茶,朱湘是惠明茶,闻一多是铁观音,卞之琳是白毫银针……既是才子佳人,更是人间烟火。

以茶喻画:西湖龙井像是明清小品;乌龙茶如宋代工笔画;普洱茶像是秦汉石刻,……

以茶喻己,应是敬亭绿雪吧,崇尚清雅,朴淡无华。

茶带来的想象无穷无尽,这也是由茶所幻化出的茶境。

冬日阑珊,摊开宣纸,随意画着了几幅。一幅是《寒夜茶客来》,那拢袖伴于茶炉边的女子,仿佛在思吟着一曲《幽兰操》;还有一幅是《茶禅一味》,捧杯奉茗的女子,低眉敛目,有着青色如梦的性情。寒夜冬夕,夜雨客茶,而我的茶禅画,在氤氲的雾气中成形。选择这些女子入茶画,并不是简化的方式,而是为了升华,深化,让女性清逸的诗意元素照应日常生活。

私意想,这些茶画里品喝着的绿茶,茶叶浮于杯水之中,灵动均宛若春水。一杯喝下去,心中毫无杂念;二杯喝下去,两腋习习风生……又想起一首欢歌——年年四月,怀乡的四月,云雾缭绕的山上,此茶此情……品茗神思,人与茶,仿佛都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立在风中梳理自己。

阅读《茶经》的日子,精神是反省的、回味的、沉思的、分析式的。那古往今来的茶人和茶事,似都能与现实产生联想,这美丽的影像,一时间居然成了我感官世界里的全部。

在白日微苦的茶烟轻扬之后,给自己一点甜,带入梦境。而能将一颗心至素至简到底的,大约《茶经》一书是可以抵达的。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