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时节

某年旧文一篇。

 

梅开时节

 

 

是王冕诗里所言的 “清气”吧,浸润在冰凉彻骨的寒气里,梅花之香,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已是冬月,寒气丝丝缕缕袭来。这些天的底色,一直是珠灰白,光洁平顺的薄丝缎面一般,又藏有无数个絮孔,寒气钻进钻出的,轻薄透活。梅之清气,被寒意轻轻一劈,像劈绣线一样,两开,四开,八开,十六开甚至更多,弥散开来,漫无边际。空气中的寒香,细细的,柔柔的,若有若无,聚散无定,似乎已经闻不到,已经想不到,已经念不到。

 

  在看一本小说。当代小说,如果语言艺术蕴涵多些梅的品味,也许会吸引我一些。这本小说,就是因为里面讲到刺绣艺术,才让我有一个周末的停顿。年轻时候的女红情结,多年过去,依旧水涌山叠。作者的语言技巧比较娴熟,但,这也就容易落入俗套。不过,经过她层层叠叠的铺叙,女主人公的刺绣技艺,不断地带来些阅读的惊喜,最终让我跟着她走完了全程。她笔下的梅花绣,让我领略了江南精湛的刺绣技艺。

 

  感觉她笔下的刺绣,就像我最近一直关注的顾绣。顾绣,是文人绣。里面的墨梅,绣得也好。其实,像梅花这种花,如果要绣的话,不妨,有条不紊地用散套针来绣朵朵梅花。散套针的绣法,其实很简单,需边上起针,分批进针,针间留空,以备下批落针,以此,就有了一点重重叠叠的效果,花,就会有层次,不会显得呆板。但是,要疏密得当、安插得宜,就得靠自己的体会了。当然江南刺绣,不只是顾绣,还有苏绣。赵践老师曾送我一本《沈寿传》,里面记载的苏绣技艺,也很精美。顾绣与苏绣,像将两股不同的丝线捻在一起,有着重重叠叠的层次美。但读小说,又不是考证,只需领略作者的旖旎文字就可以了。

 

  小说读完,自然而然,想去查看一下作者的情况。不料,书前勒口处,只有寥寥几句,并无真名介绍。其实,也不必查。像是园林漏窗,搭配冰纹的花形,自然是梅花。作者的品味性情,已由书中的女红、书画、诗文,点点滴滴透露出来。不妨,自己就做一个无名的幸福读者,欣赏其中的梅意吧。

 

  读书累了,就去看梅花。窗外的天色,属灰色水系。暗色的云纹,藻井一般,浮浮漾漾。站在阳台上,看楼下的三株梅。一部“梅花志”。梅花花形较桃花圆,花萼光滑,得木之全气。 《本草求原》说:梅放花于冬,实熟于夏,禀冬令之水精,而得春夏木火之气,以宣达肺阴,故气平。我读书累了,看看梅花,就气平。旁边还植有竹子、松树,园艺上讲,是按“岁寒三友”来造境的。但是,如果落实在画中,我觉得构图单纯些就好。像金农笔下的“梅花”,俗中透雅,开在人家院落,如雪,可以攀折。或如黄宾虹的《古梅图》,笔墨开合,有些枯静古意,可以趣赏。

 

  时近年关。她发来短信:墨梅清气,守心如玉。守心真是比守身还重要。在寂寂寥寥的冬天,能守住一树梅,也需定力。就像古代女子绣花,姿势绷得紧紧的,态度端得正正的,去绣梅花。那些梅花,应该别致极了,绣在暗色的云纹天色上,正面的,侧面的,正在落下的,被风扬起的,千姿百态,旖旎风情。据《梅花喜神谱》所云,梅花的一生走向是:蓓蕾、小蕊、大蕊、欲开、大开、烂漫、欲谢、就实。这些花形,若用刺绣技艺来表现,针法也该是多样的。那些绣花女子慢慢绣来,是不是在绣自己的一生?只是,现在女子,哪里有心思绣花,也没有绣花的时间。就是读书,也是赶着读,带着功利性质的。我年少时,是有些绣花的心思,也一直把绣花看成女性的必修课。落线抽针之际,花一朵两朵地开了。很美,很行云流水,很女性,很古典。只是如今,我也得读仕途经济之书,还得顾及日常生活。所以,对很多事情,我竟然隔膜久了。绣花,如此雅致的事情,我希望能在晚年时候还能守住这一心愿。

 

  王冕赞墨梅,却又正话反说:不要人夸颜色好。其实,梅花的颜色是真正好。听听名字,绿萼梅、朱砂梅、黄绿白梅、宫粉、粉白、洒金、骨里红……肃杀的冬天,别的花都谢了,想起梅花,涌起的却是彩缎般的感觉。梅的颜色,也如刺绣所用丝线,间色分阶极为细致。仿佛,把江南的色调,全都归拢在这梅花的色相之下了——老、嫩、深、浅、浓、淡,在绷紧了的光色缎布上,丝光离合,云水旖旎。植物园里,开的这些灿烂之梅,驱车去看,竟有访梅之意。上海的编辑家赵清阁,曾绘有一幅《泛雪访梅图》。那画的意境,也有些顾绣文人画的味道,仿佛是用最柔的丝线,简洁地勾勒出梅花形状,朦胧写意,是欲开之时的情景。赵清阁算是我的前辈,当初,一位老编辑再三提起她,我竟茫然无知。后来,借她的传记看,才知道她从蓓蕾、大开、烂漫到充实的一生。冰雪之气,清梅之逸,和赵清阁的为人执傲,是融为一体的。她的这幅梅花图,显然也是配她这个人的。

 

  女儿把黄绿白梅念错了,引起一阵笑语,这是她可爱之处。这里的梅树不算多,但也形成一处景观,吸引来照相的人也多些。我也就愿意在这里,拍点风景。毕竟是梅吧,即使只有一株,也会提升环境的品性。四君子中,梅居其首,倒不是虚言。如此一想,小区里竟有三株梅,从浓得淡,从实得虚,真淡真虚,品格齐清。冬天是有福的。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