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笔记:陈小翠

        看《美》片,百般感触:我喜欢平静的生活,这一定是从小便养成的习惯吧。不用和人争名夺利的单纯生活,不习惯也不喜欢说人是非,最怕和那种人相处。远离世俗欲望,极少喜爱的事物,对那些像野兽般无教养的人来说,我倒喜欢平平淡淡的过。对了,就像这些草木一样,成为一个完美的人。(岬之言)

       生活复杂,好好感受。(正和语)

 


闺秀笔记:陈小翠

 

        陈小翠(1907-1968),又名玉翠、翠娜,别署翠候、翠吟楼主,斋名翠楼。女,浙江杭县人。擅长中国画,十三岁即能诗,有神童之称,后从杨士猷、冯超然学画。擅长工笔仕女和花卉画,风格隽雅清丽,饶具风姿。擅书法,笔致清峭,有俊拔挺秀之趣。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著有《翠楼吟草》十三卷等。

 

        古时申浦诗画名媛,可稽考者,宋有朱克柔,清有廖云锦。闺秀字画,历来为文士所珍赏,然“丹青在闺秀,类多隐而勿彰”。至近代,上海滩以诗词书画造诣著称的才女名媛纷然跃出,1934年,女子书画展在上海举行,陈列作品达600多件,蔚然成风,驰誉艺苑的陈小翠、汪德祖等名列其中。

 

闺秀笔记:陈小翠

 

 

工诗擅画

        陈小翠,杭州人,生于1907年,其父陈蝶仙,号天虚我生,为鸳鸯蝴蝶派文人,又以无敌牌擦面牙粉致富。其兄陈小蝶也是当时名诗人。她寓所在金神父路(今瑞金路)金谷村,常有鸿儒往来,雅韵逸兴,称一时美谈。

小翠自幼聪慧过人,13岁能吟诗。词学家叶嘉莹在一篇文章中道:“那时她父亲不在家,她给父亲写信时常常要在后边附上几首诗。开始,她父亲以为是她母亲写的,或是她写后由她母亲改的,其实,那就是陈小翠本人的作品。 ”

她诗词功底源于家学,诗风婉丽俊逸,时有气度豁达之作,如“何当冰雪深千尺,倚马长城草檄文”、“劳生消尽诗人梦,便有天真已不多”,均非寻常脂粉笔墨所能比。 《兼于阁诗话》选其词作八首,以“灵襟夙慧,女中俊杰”目之。识者谓陈小蝶诗胜于其父,陈小翠诗又胜于乃兄。

上世纪40年代,陈小翠与沪上冯文凤、吴青霞、汪德祖、谢月眉、顾飞等闺阁名流一道创办了上海女子书画会,为现代美术史留下一页靓丽篇章。她因文笔了得,还担任《女子书画会刊》编辑。解放后,受聘于上海中国画院任画师。她曾师从杨士猷,冯超然学画,尤擅工笔仕女及花卉,画风隽雅清丽,蕙心兰质,属雍容华贵一路。 董桥曾撰文说她工笔堪称一绝,然画作所传甚希,今可见者,画面点染清纯、精致而不失洒脱。施蛰存著作 《云间语小录》的封面山水即其佳构。施尚有赠诗《读翠楼吟草得十绝句殿以微忱2首赠陈小翠》云:“臣妹才曾亚左媛。贤兄纸贵醉灵轩。清华典怨诗兼画。各有风流绍栩园。 ”道其一门风雅之家声如此。栩园是其父蝶仙的字,醉灵轩是其兄小蝶的斋号。

悲惨遭遇

或许是应了天妒英才的旧话头,陈小翠的婚姻很不幸。早岁与诗人顾佛影感情甚好,陈父因嫌顾贫寒,思仰攀高门,她26岁嫁与浙江督军汤寿潜之孙汤彦耆为妻。诗文集《翠楼吟草》即做陪嫁。婚后不久离婚。虽仍不能嫁与顾诗人,但鱼雁时通,深情款款。安持老人陈巨来《陈小翠》一文,记述顾佛影临终前不愿小翠负此不好名声,将其与小翠唱和之诗文付之一炬,令人唏嘘。现仅存 《题大漠劫后集》、《大风雨日写示大漠》、《金缕曲·寄侯佛影居士病中》寥寥数首。

她在文革期间饱受迫害,2次逃离上海躲避动乱,均被闯将们捉回。作于1966年的诗《避难沪西寄怀雏儿书》云:“痛定心犹悸,书成鬓已丝。谁怜绕枝鹊,夜夜向南飞。 ”沉郁凄凉之况味可知。女儿汤翠雏远嫁海外,陈的晚年颇孤单。 1968年,孤傲的她引煤气自尽。

 

 

 

闺秀笔记:陈小翠

 

诗词选摘编辑

《开户觅秋图》

落叶荒村急,寒星破屋明。不眠因酒薄,开户觅秋声。

《湖上》

积雨逢晴草怒生,荒 四月暑相寻。前山斜日筛疏影,竹裏僧归路半阴。

陈小翠画作

陈小翠画作(40张)

《西溪》

田家人罕见衣冠,稚子惊呼立钓滩。我自羡渠渠羡我,两边都当画图看。

《湖楼》

绿杨楼阁女儿家,一带红阑抱水斜。照影春波人似玉,绣襟杂缀白山茶。

湖风吹冷欲添衣,画阁烟昏燕子飞。临水人归看不见,晚灯红过柳边堤。

《题画》

猩色屏风一桁斜,吴棉熨体薄於纱。催凉十日潇潇雨,秋在门前红藕花。

《荒寒戏占》

物外馀生一味闲,笔 茶 更萧然。荒寒屡动迁移计,老树留人住过年。

万梅潮涌望湖楼,天半风帘响玉耻。雪压阑干花压雪,最高山阁独梳头。

《春闺》

满天风雪落珠玑,邻院箫声隔紫薇。十二楼台春似海,红灯簇处美人归。

半臂鲛绡袭嫩凉,月明时节爱凭廊。玉肌新扑莲房粉,难怪蔷薇花不香。

小小芳塘雨过时,莓苔沿绿上疏篱。蜘蛛独自添情网,一半聪明一半痴。

《山居》

小阁窗扉压水开,一年春意视莓苔。山家莫道无人到,时有流云入座来。

《为郑逸梅先生画花鸟占题》

微禽身世可怜生,风雨危巢夜数惊。借得一枝心愿足,夕阳无语自梳翎。

《湖上闲居》

南屏山色日濛濛,向晓微闻渡水钟。一幅红帘隔春雨,提壶人在杏花中。

江南小女画眉弯,茉莉如珠簇两鬟。 怪船娘太粗莽,兰桡汤破月华圆。

细雨无声三月暮,小楼重到一年馀。卷帘十日清闲甚,坐看云山卧看书。

《新居题壁》

镜裏穠花媚晚春,银屏罨画摺香尘。绿杨楼阁春人笑,招取流莺作比恽。

别院风飘千点絮,窥窗人隔两重纱。错疑梦醒菰芦岸,吹满一声香雪花。

头衔旧署司花令,小阁新开咏雪楼。一笑临池写新句,天花如雨扑帘耻。

《湖楼》

水晶帘卷近银河,帆影时从镜裏过。桥外渔船刚起网,落花红比白鱼多。

向晚馀凉遣扇招,嫩晴天气换轻绡。湖楼小立无人见,槛外垂杨绿万条。

绿杨楼阁女儿家,一带红栏抱水斜。照影春波人似玉,绣襟新缀白山茶。

《春闺》

银灯珠箔逗晴光,宝鼎浓熏麝脑香。闲煞小鬟无 事,水晶帘背捉迷藏。

《冬夜》

疏离一折水之涯,时有幽香透碧纱。输与东风饶画笔,晚窗濡月写梅花。

《桐荫试砚》

纱衣天气人如玉,午睡刚刚足。起来只髻未曾梳,先向梧桐花底学真书。

浓荫满院蝉声绿,碧砚宜新墨。座中谁是卫夫人,好把簪花题遍石榴环。

《题汪兆铭双照楼诗词稿》双照楼头老去身,一生分作两回人。河山半壁犹存末,松桧千年耻姓秦。翰苑才华怜俊主,英雄肝胆惜昆仑。引刀未遂平生志,惭愧头颅白发新。

 

 

闺秀笔记:陈小翠

 

 

陈小翠:留做千秋佳话

鱼丽

在一张洁白淹润的纸上,钱塘才女陈小翠写下《为郑逸梅先生画花鸟占题》:“微禽身世可怜生,风雨危巢夜数惊。借得一枝心愿足,夕阳无语自梳翎。”

这首令人回味的绝句小诗,宛若风雨人生的眉批,掩映着清怜的身世,细读之余,觉得是刻画着陈小翠的孤清自身,有沉郁凄凉的况味。

闺秀才情似水清。这位浙江杭县女子,也是一流人物,她与南唐李后主同月同日生,是著名南社社员天虚我生的女儿,兄长陈小蝶,既会文,又会书,词曲书画样样精通。可算家学渊源深厚。陈小翠生活于其中,自然耳濡目染,养成清隽才情。她四十六岁时,她受上海无锡国学专修学校之聘,任诗词教授;五十七岁,受聘于上海中国画院为画师。可惜好景不长,才女的浮生晚景偏与悲凄相缠。小翠晚年时,女儿翠雏已远去法国,她只得单身索居。她因有兄长在台湾、女儿在巴黎的复杂关系,可想而知,“文革”中不免饱受凌辱。一九六八年的夏日,陈小翠引煤气自尽,终年六十七岁。就像繁华散尽难免加倍萧索一样,陈小翠的孤清离世,更显刻骨铭心。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