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冬小说

转发新闻二则。可惜获奖作品还未翻译出版,看不到。另不懂日文,看译本语言的韵味会遗失不少。

 

玄冬小说

 

有芥川奖摇篮之称的第五十四届日本文艺奖前不久揭晓,现年六十三岁的文学新人若竹千佐子凭借小说处女作《我将独自前行》摘得大奖,成为该奖历史上最年长的获奖者。

《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等主流媒体纷纷对这部作品予以关注,称它的出现象征着与青春小说遥相对应的玄冬小说的诞生。

日本文艺奖由河出书房新社创办于1962年,旨在发掘文坛新人,田中康夫、山田咏美等当红作家,以及眼下炙手可热的芥川奖得主绵矢丽莎、青山七惠等都曾因获该奖而崭露头角。本届文艺奖共征集到一千七百一十四篇应征作品,应征者的年龄从十四岁直至九十岁,跨度相当巨大。若竹千佐子在颁奖仪式上欣喜地说,我从孩童时代开始就想写小说,花费六十三年时间找到小说的题目看来是必要的,感谢小说之神的耐心等待。

提到日本文艺奖,人们往往对绵矢丽莎的《Install未成年加载》(笔者翻译的中译本名为《毒蘑菇》,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青山七惠的《窗灯》和另一位获奖者羽田圭介的《十九岁的夏天》等青春小说印象深刻,这些作品充满着“洋气”,写尽了大都市年轻人面对生活的困惑、面对冲突的烦恼。而若竹千佐子的《我将独自前行》恰恰与此相反,小说中的主人公暮气沉沉,且时而穿插着日本东北方言,显得“土气”十足,但这反而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

若竹千佐子1954年生于岩手县远野市,目前居住在千叶县,从岩手大学毕业后当过一阵临时教员,结婚后来到东京,成为一名家庭主妇。五十五岁那年丈夫去世,她听从长子的建议开始去听小说讲座,八年之后完成的第一部小说《我将独自前行》就获得了本届日本文艺奖。

《我将独自前行》这一标题取自著名作家宫泽贤治为芳华早逝的妹妹而作的诗篇《永诀的早晨》,不过若竹千佐子将这句诗“独自一人去死”的原意改换成了“独自一人生活下去”。小说回望了七十四岁女主人公桃子过往的人生:二十四岁那年秋天,正值东京奥运会举办之际,她离开东北老家来到东京。独自一人从上野车站下车,转眼间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其间经历了埋头打工、与丈夫周造恋爱结婚、一双子女出生长大,以及十五年前丈夫的离世。眼下子女皆已成家,她独居在住了四十多年的郊外住宅,每天一个人喝喝茶、听听老鼠的叫声,但耳边总会回荡着类似爵士音乐会现场的声音。终于有一天,她又迈开了独自前行的脚步。

若竹千佐子称《我将独自前行》是与青春小说截然不同的玄冬小说,她想刻画出老年的积极性,让人们领悟到即便步入人生的玄冬也能开创一片新天地。日本文艺奖评委、著名文艺评论家斋藤美奈子评价说,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浓缩了战后日本女性的形象,一定会有很多读者觉得《我将独自前行》是在写自己的事情、自己母亲的事情,或者从中看到自己老后的身影。

 

1月16日,158届芥川·直木奖在日揭晓。作为日本老牌的文学奖,这届奖项分发给了三位作家,原因在于芥川奖难得地“下”了个双黄蛋。有意思的是,获芥川奖的若竹千佐子今年63岁,但对文坛来说她还是个刚出道的新人。另一位获芥川奖的作家同样是位女性———石井游佳。

据悉,获这届直木奖的作品是门井庆喜的《银河铁道之父》。由于芥川奖奖励的是文学新人,所以目前二位女作家的作品尚未被国内读者所熟知,而获直木奖的作家门井庆喜则有一定的知名度,2011年已有作品《天才的价值》被引进国内,担任该书中文版翻译的译者、作家默音直言,门井的获奖在她看来多少有些意外。据了解,《天才的价值》在豆瓣网上的评分只有7.1分。不过,默音也表示,门井的获奖作品自己并没看过,也许这几年他的写作一直在进步也未可知。

芥川奖和直木奖,是每年一月和八月在日本评选的文学奖。芥川奖的对象是纯文学的新人作家,直木奖大多是授予写作和畅销程度较高的知名作家。候选作品在前一个月公开,在社会舆论中谁最终会获奖每年都会成为热门话题。

若竹千佐子此番的获奖作品 《就我自个儿也要去》 写了一个74岁独居老太太桃子的“老之自由”。24岁那年秋天,亲戚朋友给桃子介绍对象,桃子既不喜欢也不讨厌,就这么答应了婚事。在举办婚礼的三天前,桃子听到东京奥运会的吹奏乐,仿佛另一重人生的大门打开了,她毅然抛下一切离开故乡,去追逐“梦想”。50年后,74岁的桃子在生活了四十多年的都市的近郊一所房子里独居。每天的生活简单而重复,回想过去五十年里经历的许多事,离家打工,与丈夫的相识相遇结婚成家,一双儿女的诞生成长,丈夫的死去……身体里仿佛有无数声音在跟自己对话。背离的故乡、疏离的子女、对亡夫的念想。桃子觉得自己已没有了恐惧,“一定有一个世界是我不曾想象的。我要去看看那儿,即使只有我自个儿,也要去!”

在若竹千佐子幽默与豁达的描述中,读者在这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老之晚景中看到了自己。作家通过真实的个人体验,将这个代入感十足的故事讲得细腻动人、丝丝入扣。有读者评论道:“独居生活等同于凄惨吗? 这个故事提供了别样的解答,老人心中潜藏的无数‘她’,正面回应着老龄社会面临的种种问题……老之自由还是老之抱憾,是一个值得被文学关注的话题。”

石井游佳的获奖作品《百年泥》则将视角对准了一个因离婚背了一身债的女子。因工作关系,主人公“我”去往印度生活三个月,其间碰上了一场百年一遇的洪水,在上班的路上,“我”和许多人一起,来到一座大桥上围观这一场洪水……据悉,石井游佳擅长通过各种微妙的感受,来描写存于此世的美好。

直木奖获奖作品 《银河铁道之父》源自于日本昭和时代的早期诗人、作家宫泽贤治的 《银河铁道之夜》。宫泽贤治生于日本东北部岩手县的一个商人之家,本应子承父业的他,竟走上了文学的道路。《银河铁道之父》 描绘了宫泽贤治曲折的经历及父子间的爱与苦恼。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