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园旧事一则

补园旧事一则

 

“从住宅备弄北面进补园,首先被山石挡住视线,将主景隐藏不露。沿着长廊缓步前进,人的视野逐渐开阔,步移景异,幽曲渐通,补园的美景,逐渐呈现在眼前……”

   

这段文字,摘自《补园旧事》。编著者为张岫云老师,一代曲家张紫东的孙女。

   

《补园旧事》和《苏州昆剧传习所纪念集》,这两本书,在我办公室的书柜中,已经搁置了近一年时间。当时,张岫云的妹妹、北大退休的张瑞云老师因联系《补园旧事续编》出版事宜,惠寄来两书,以作参考。我浏览了一下,只得了个粗略的印象:张氏高族张履谦买下西部汪硕甫宅园,“大加修葺”,名为补园,并作有《补园记》。后来,张履谦后人将补园捐赠给政府,最终,东、中、西花园联成一体,形成了拙政园。

   

原来,在拙政园中,还有一个补园,感觉像曼陀罗花,复瓣开放。但因为书中记载的家族往事,并不为外人多知,读者面不广,补园旧事,在我看来,亦如被山石挡住了视线,主景隐藏不露。所以,其中虽有园林脉络,杏花消息,但我却没有沿着长廊缓步前进,继续领略补园旧事的美景。

   

后来,瑞云老师再次和我联系,告知说《补园旧事续编》已经出版,并说岫云老师正在考虑写回忆录一事。我才想起来这两本书,便找出来翻阅。这次,读得比较细致些,以前粗糙的感觉慢慢细腻起来,发觉补园旧事,有层次、有色差,里面时有落花文章,就像是遭遇到一座藏园。

   

再读下去:

   

“……不妨顺时针走下去,云坞、鸳鸯厅、塔影亭、留听阁、浮翠阁、笠亭、与谁同坐轩、拜文揖沈之斋、波形水廊、宜两亭等十个景点,高低错落,形态各异,等着我们去欣赏。”

   

拙政园的美景,原来多在“补园”,其中,云坞、鸳鸯厅、与谁同坐轩、波形水廊、宜两亭等景,多为我喜欢。现在想起来,这些美景,就像留听阁中曾有的一座嵌螺钿雕漆屏风,正面黑漆,用彩色螺钿嵌成,螺钿是用金银丝镶嵌,精镂细刻,万分精美。与中部园境不同,补园园境华丽,并不平淡天真,而且,园中的厅榭水阁还时有昆曲回荡,有梦境之美。

   

不妨,顺时针介绍一下书的内容:顾笃璜的序,金年满的叙,补园由来、制扇起家、文人相助、补园十景、补园之美、补园之最、补园旧宅、月阶其人、补园曲声、京官爱艺……

   

起初,因了世事弥漫,补园还是一块受沁古玉,在岫云老师的笔下,犹如不断地受到手泽摩挲,逐渐恢复了它曾有的光彩。慢慢读下去,补园美景、补园旧事,逐渐呈现在眼前,有些似展开的昆曲手折,笺条为虎皮宣或洒金宣。书里,还附有补园配置图、张履谦的《补园记》碑铭,这些图景,配合着补园园境,像坐在临水的美人靠上闲眺,看笠亭的宝顶和与谁同坐轩合成一幅大折扇。[FX:PAGE]

拙政园我虽去过,却只是匆匆一览,其中似高而陡的云墙,遮蔽了其中的美景。现在,重新仔细地拜读《补园旧事》一书,感觉是改低了云墙,并加了漏窗,既窥其园景,又品其曲声。

   

岫云老师的名字,出自陶渊明的《归去来辞》中的“云无心以出岫”。但,实际上,她和瑞云老师两人的名字里,暗藏有太湖名石岫云峰、瑞云峰之意,犹如太湖石上缭绕的云气。

   

后来,我打电话给岫云老师,询问张紫东先生的情况。她说,关于祖父的景况其实知之不多,虽然,她小时候曾在补园里,随着祖父住有五年之久,但也并不多了解祖父人生经历的详情。

   

据《补园旧事》和《昆剧传习所纪念集》两书记载,张紫东爱好昆曲,曾和苏州徐镜清、贝晋眉等人发起创办昆剧传习所,即培养昆剧演员的学堂式新型科班。张紫东献身昆曲,为此花了大量精力,并造就了一批“传”字辈的昆剧演员,为抢救昆曲、发展昆曲起了重大作用。当时,昆剧传习所颇为兴盛,昆剧演出、唱曲地点多在补园内的鸳鸯厅,如果在留听阁听曲,常常是“念白和清唱可渡水越空”。

    

其实,我与补园家族人的缘分,还可向前推移一段时间。去年,编张元济孙女张珑老师的回忆录《水流云在》时,曾有缘见到她的先生李瑞骅老人。而李瑞骅老人正是张紫东外甥谢曜的内弟。

   

谢曜在《往事如烟——记忆中的补园与昆曲》一文中,回忆道:

   

“那时补园里的人并不多,整个园子显得很安静。记得考试前,我常一个人在鸳鸯厅温习功课,空荡荡的大房子中只有我一个小孩子,周围静得只能听到小鸟的叫声……”

   

“第一次到补园,便听到大舅在花厅唱昆曲。他是当时有名的老生,唱得别有韵味,由于园子很静,大舅浑厚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在整个园子中回荡。”

   

读着这些补园旧事,像看苏州凌君武的水印木刻版画《遗落的黄昏》,也如在临水的鸳鸯厅,四周很静,听别有韵味的昆曲回荡,回味着补园曾有的一段段旧梦。

   

李瑞骅老人有80多岁了,也是名门之后,曾出版有书,我顺便也找出来翻阅了。里面记载有在补园大厅听昆曲的点点滴滴,是一位昆曲爱好者的清唱。

   

电话里,岫云老师说,她感觉人年纪大时,会觉一切往事,都如过眼云烟,便想将自己的经历,一点一点的写下来,给后辈们看。如果她不写,有许多事情,后人也就难以知晓了。而她的人生经历,也自然丰富曲折,为平常人所不知。只在电话里,听她的讲述,已感觉有高低明暗之别,似行波行水廊,调整着园子里的视线。

   

随《补园旧事续编》一同出版的,还有《百龄问清》一书,讲述的是张紫东儿子、百岁老人张问清的人生经历。在同济新村,我有幸见到了张问清老人。《苏州昆剧传习所纪念集》最后请老人题跋。或许,也只有他,拎起三弦来伴奏,能压得住板眼。经他的三弦一托一衬,补园旧事、昆剧旧事也便有了无穷的妙响余韵。

 

鱼丽

分类:寓兴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