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灯火五更鸡

同期的同学从十几个到七八个再到三两个,断断续续的,有人加入了,又有人退出了,还有人转班了,直到最近几周还有他一个在坚持练习,每到时间自己就会换上道服,拿上水杯,叫上我送去跆拳道道馆,痛痛快快,任尔东西南北风,跛鳖千里,逞论花开与花谢。一个人,一个教练,默默的压腿、跑圈、踢腿、打拳、鞠躬、再见。坚持日月珠,豁见沧江长。坚持总是没错的,而且在他眼里,仿佛也不难。
三更灯火五更鸡
分类:這些事,安之若素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