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明的画] 名博

《南方日报》迅:“把民间画与文人画结合的画家晏明”,《晏明说画》公众号,曾名观云设天涯微专栏【围脖风月】,创围脖体诗。
博主:墨如金

广东籍享有国际声誉的艺术巨匠林风眠

策划/ 雷铎   

机构/ 广州抚松书院

研讨人/ 雷铎、吴朝、晏明、韩礼

 

 

雷铎:抚松书院再向同道推荐艺术巨匠系列当中的林风眠。最近从林风眠开始会推出广东籍享誉国际的三大艺术巨匠:林风眠、赖少其、关良。他们的广东籍贯仅仅是我们的一个切入点,但是一个画家的艺术风格,也往往跟人生经历有很大关系.历史是需要拉开距离来看的,有些画家在当代名气很大,但随着时间拉长,他们的影子会越来越小下去。可有些画家在他活着的时候甚至过世不久对他的评价并不高。林风眠属于那种过世之后影子会越来愈长的人,雷铎个人认为许多人把他跟徐悲鸿相提并论,但是他的历史影响将越来越超过,而且远远超过和高于徐悲鸿,因为在他身上可以给后人启发和营养的东西太丰富了,不光他的成就,就他的五位最著名的学生: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苏天赐、席德进也都是大画家。

 

韩礼:林风眠的画更催向于中国传统图案和西方绘画的融合,借鉴了中国传统版画,特别是乡土巫神类版画的构图和线条,加入西方绘画的色彩,空间的语言,表现出很强的个性

 

晏明:林风眠人谓全盘西化,谬也!我在展会见他早期如龚晴皋式水墨山水,笔墨淋漓充沛,旧笔墨人家玩剩下给你们去玩。林把野兽派、立体派、岩壁画、灶头、陶瓷一口吞下,然后走上国际大师位置上,成为西洋派彩墨画的大宗师。对林而言,诗是多余,他的风景、美人、花鸟画全都是诗啊!

 

吴朝:林风眠画的雁很有文人的一意孤行的独立精神,他晚年的画最超越,变得如晚霞绚烂至极,真是老来俏!

 

韩礼:徐悲鸿拿回来的写实主义的绘画思想及手段,对于当时一味嗜古的国人来说的确是一股清新的气息。但拿回来时已经和国际的潮流脱节了,无怪乎和他一起在法国深造的潘玉良说他在法国读书并不出众。

 

晏明:徐悲鸿代表西洋古典主义精神,也是最重要的引进人,中国美术要补这一课。林风眠代表现代派精神,且最为前卫。他俩堪称近现代引进西洋美术的绝代双骄。

 

韩礼:林风眠作为民国人有他的时代特点,一个他有很好的传统启蒙,对传统的经史哲学理解很透;另一个他留学学习西画和西方哲学对他的哲学思想碰撞产生阶段性的变化,由三维立体空间转变为二维空间的表现,一个和西方近代的绘画思想有莫大的关系,再者从中国传统中吸取营养,走自己的路。

 

吴朝:林凤眠是一位纯真的艺术家,人道主义者,这种本质的东西才是我最欣赏的。

 

晏明:虽然我不热衷徐悲鸿的方法论,我更重其历史内涵而非执于形式,徐伟大于那个流金岁月,其画即史,永不磨灭。徐公画中的民族气节近现代第一,徐悲鸿是画中屈原!

 

韩礼:讲林风眠不得不提关良,他的水墨戏曲也是从西方绘画过来。关良的油画有早期印象派高更的影子,非常着重气氛的营造,这和他后来的水墨戏曲实践是一脉相承的。他的戏曲画将笔墨玩的淋漓尽至,把八大的东西消化出营养自己的养料,柔和印象派光的变化将戏曲的情节,人物的呼应,工架,神采都表现得恰到好处。

 

 ----------------------------------------------------------------------------------------

(林风眠介绍)

 

林风眠(1900-1992)原名凤鸣,广东梅县人。出身石匠世家,18岁赴上海

●1919年与徐悲鸿、张道藩同期赴法国留学。先后在法国、德国学习西画。

●1924年在巴黎与同学林文铮等组织霍普斯会,并举办中国美术作品展览。

●1925年回国,任北平国立艺专校长,

●1927年任国民政府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

●1928年,创杭州国立艺术院并任校长。抗战时曾一度潜心创作。

●1945年后,任重庆国立艺专教授,后复回杭州艺专任教。新中国成立后,任杭州艺专教授,

老观日明 11:36:03 

●1952年退休后居上海,任上海美协副主席等职。文革中遭受迫害,自行将作品交付潘其流撕毁,并化成纸浆倒掉。

●1972 获释 1977 获淮出国探亲暂寓香港。

●1979 个展于巴黎塞尔努亚博物馆 ,

●1986 于东京日本西武集团展出 ,

●1987 上海文化局举办林风眠从艺七十週年学术研讨会 ,

●1989 台北历史博物馆举行回顾展 ,中国美协主办林风眠艺术研讨会,并于北京举办林风眠画展 ,

●1990 再度应邀至东京展出,

●1991 台湾文建会授予美术特别贡献奖及文艺奖章, 八月病逝于香港。

 

-----------------------------------------------------------------------------------------

 

1919年12月25日,在新式学堂美术课上显露天分的林风眠踏上轮船,赴法勤工俭学。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法国美术教育的最高殿堂,林风眠不是个守规矩的“好学生”,他为塞尚、莫奈、马蒂斯等离经叛道的画家所倾倒,又在巴黎东方美术馆、陶瓷博物馆的彩陶、汉画砖、唐三彩、瓷器花纹上,发现了中国民间艺术的奇特魅力。

 

1924年5月,法国东部举办中国美术展,正旅居法国的蔡元培作为重头嘉宾出席,他被林风眠的《摸索》深深吸引。这幅巨画四五米长,三米多高,荷马、但丁、孔子、雨果、托尔斯泰等先哲在灰黑色调的沉郁气氛中思考。蔡元培赞叹画家的艺术天才,几次和夫人去林风眠的住所看望他,见他生活清苦还给他三千法郎资助。

 

  那时的林风眠不仅艺术上初露锋芒,且新婚燕尔,感情甜蜜,可谓少年得意。可是他与德国妻子罗达结婚没多久,罗达就在分娩时染上产褥热,与婴儿一同夭折。爱妻是为了孩子而死,联想自己的母亲,林风眠被深重的悲伤和宿命感吞噬。

 

  林风眠辞去北平校长后到杭州筹建艺术院并任校长,又是拜蔡元培鼎力支持。蔡元培提倡“以美育代宗教”,改造国民性;而林风眠在北京艺专提出美术是改造社会的利器,让学生走出画室到民间创作,与蔡元培不谋而合。蔡把林风眠当作教育思想上难得的忘年知己。为给林风眠壮声势,蔡元培亲自主持开学典礼,并题写校名,介绍自己的长女、油画家蔡威廉来当老师。典礼结束,蔡元培当晚就下榻在林风眠在西湖边的小木屋,而不去住已给他安排好的豪华旅馆新新饭店,一时成为新闻。蔡元培住了好几天,杭州各界名流要拜访他都得到林风眠家,这样就帮林风眠在杭州文艺界打开了局面。

 

  杭州艺术院的建立,标志着我国独立艺术院校的开始。吴冠中,李可染,赵无极,董希文,席德进,苏天赐……林风眠直接培养出的学生撑起现代中国美术的半壁江山,他的教学理念和方法深深影响了一代艺术家,至今被美术教育界视为先进。他鼓励学生释放天性,口头禅是“画不出来,就不要画,出去玩玩。”“放松一点,随便些,乱画嘛。”后来成为着名美学家的洪毅然在艺专上学时绘画拘谨,林风眠劝他作画前先喝酒,这样就会狂热起来。

 

 

  执掌校政的十年,是林风眠一生最辉煌的时光,在西湖边诗意的栖居也是他一生唯一一段安居乐业、享受天伦的日子。他在玉泉道亲自设计建造了一座二层小楼,室内壁橱、墙壁、天花板,清一色本色木板装饰,学生们形容这是西方小说里才有的建筑,周末他们就欢聚于此与他聊天。二楼是画室,除了最亲近的朋友学生没人可以上来,他常在此通宵创作,取一两幅满意之作,其余废弃一地,第二天早上由佣人扫走。园内遍植梅、桂、梧桐、凌霄,还有林风眠亲手培育的玉米、草莓等作物。

 

  1937年8月,日军铁蹄南下,终结了林风眠在杭州建设“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重镇的梦想,也击溃了他安稳美好的生活。他带着妻子女儿准备到上海定居,在南昌路找了一幢二层小楼。没住多久,汪伪政权的高官找上门来邀林风眠出山,林风眠当然不肯当汉奸,决计马上离沪。因不忍妻女和他颠沛流离,他孤身辗转香港、河内、昆明,最后到了重庆。

 

  他托陈布雷在政治部设计委员会谋了个虚职,领着微薄的薪水维持生计,隐居在嘉陵江边军政部的一座仓库里。这仓库是土墙黄泥地,与他西湖边的小洋楼天壤之别,林风眠就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了近七年,自己买菜、生炉子、烧饭、洗衣、打扫,屋里只有一张木桌,菜刀、砧板、油瓶堂皇列于画纸毛笔之侧。国民党中央委员刘建群爱好书画,专程来拜访林风眠,见如此陋室,不禁感慨道:“住在这种地方,不是白痴,就是得道之人了。您得道了。”林风眠事后对人讲:“在北京和杭州当了十几年校长,住洋房,乘私人轿车,身上一点人气几乎耗光了。你必须真正生活着,能体验今天中国几万万人的生活,身上才有真正人味。首先是’人’,彻底’人’化了,作品才有真正的生命活力。”

 

  李可染当时也在重庆,经常会带点便饭去看望老师,每次去都看到林风眠在画画,每日画几十张,画完的画堆在身后,直摞到屋顶。苦行僧般的清净生活使林风眠能集中全部精力创作,他融合中西的“风眠体”就在这个江边仓库横空出世。“风眠体”的第一大特色就是方纸布阵。  中国传统纸绢画,不是横卷就是立轴,便于富贵人家悬挂厅堂,林风眠大胆地突破传统,转向更利于制作画册供大众观赏的方形构图。不画传统的峰峦山谷宏大景色,而画近景特写。他使用生宣、毛笔、水墨、水彩等中国传统材料,但技法汲取西方画的精微光色,他自嘲是个好“色”之徒,打破“水墨为上”的古训,运用浓重艳丽的色彩描绘仕女、花鸟、秋林、泊船。线条的灵感则来源于汉画砖、唐壁画。鲜艳的色彩,简洁灵动的线条,美好的意象,这就是林风眠画中的赤子之心。

 

  抗战胜利,避居重庆的知识分子纷纷北归。因有行李重量限制,林风眠上飞机前把自己所有行李都扔了,只带上在重庆期间的所有画作。到了杭州,他直奔旧居,眼前景象令人断肠:他的小楼这些年被日军占为兵营,花园成了马厩,他曾震动国内外的巨幅油画《摸索》《人道》《人间》《痛苦》都已被扯碎,用作马匹的挡雨布……林风眠与他的过去惨烈挥别。

 

------------------------------------------------------------------------------

 

【雷铎】1950年生于潮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文化所退休研究员、副所长、国家一级作家。擅文学、国学与书画。先生迄今发表出版作品近500万字 ,曾以《男儿女儿踏着硝烟》、《子民们》、《从悬崖到坦途》等获国家大奖并入录《中国新文学大系》。 1992年出版的《雷铎国学小丛书》(由饶宗颐先生题签)系列专著之一的《十分钟周易》,为国内文革后研究易经的垫基之作、海内外有多种版本流行;文论类曾被《新华文摘》、《人民大学复印资料》等多番转载;2005年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讲授"环保风水学",在国内首次为"风水学"正名、首提"人定顺天"之说并渐为国人共识。先生之书画聆赖少其、饶宗颐等前辈之亲教,"雷体"书法(赖少其语)平正拙厚,以庙堂气胜;绘画古雅华丽、得宫廷画与敦煌辟绘之趣。作品曾被剑桥大学、创价大学、池田大作博物馆和多伦多大学等收藏机构所收藏。  

 

【吴朝】独立美术评论人,抚松书院学者。

 

【晏明】书画家,艺术评论人,天涯名博;创当代网络“围脖体诗”,《天涯论坛》特邀开设当代首家微博诗专栏《围脖风月》;官媒《南方日报》迅:“把民间画与文人画结合的画家晏明”;有画评于《荣宝斋》杂志,抚松书院院士。

 

【韩礼】资深广告媒体人,抚松书院学者。

分类:【晏明画史】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