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明的画] 名博

《南方日报》迅:“把民间画与文人画结合的画家晏明”,《晏明说画》公众号,曾名观云设天涯微专栏【围脖风月】,创围脖体诗。
博主:墨如金

【晏明画史】从梵高莫奈米芾说起(二)

学术主持/雷铎  编辑/晏明

机构/广州抚松书院

出席/雷铎、吴朝、晏明、韩礼    特约嘉宾/太康、王坚

 

 

【雷铎】梵高充满了对日本画的爱好,甚至是崇拜,而尤其在线条上,他画精神病院的那些树的线很特别。还有一幅临摹浮世绘,包括两边的对联汉字,他看不懂照样子临。梵高莫奈两人当时在西方向往神秘的东方。于是用了不同的方法,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王坚】梵高没有经过美术学院学画,是自行探索的,无框框和界限,只遵从自己的心灵和眼晴,别人看到光,他还看到场(炁),所以,他的油画画法另类,与学院派格格不入,完全是特立独行的。

 

【韩礼】梵高的油画色彩单一浓烈的原因也有他非常穷困,在他生命中未真正意义上卖出过一张画,他一直在底层挣扎,他缺颜料,三原色几乎是他最常用的色彩。如果不是高更的支助,估计他的艺术及生命会更短。

 

【晏明】我看梵高画夜空很神秘深邃,极像缘于教堂玻璃窗花的印象,这是西方宗教精神的复古,及神秘主义的癖好,不能全以精神病来解释梵高!梵高的人文意识也很强烈的,这是我提出的直觉之言。

 

【王坚】现在有科学发现宇空的星光与梵高笔下螺旋的星光近同,其实人类中高人的感悟是先验于科学实验得来的认识的,梵高虽有精神病控制不住自己,但未必不是敏察自然的高人。

 

【韩礼】他是个精神病人,一个极度抑郁症患者,他的素描和色彩都受版画的影响,注重线条的狂野的张力,这在当时简直是怪人,与文艺复兴以来的写实派格格不入,而且一个乡巴佬被学院派傲慢地拒之门外,这是一个天才的悲哀,但同时激发起他狂躁而又忧郁的情绪,将之入画,令人眼前一亮。

 

【晏明】梵高虽然贫穷,但他的画贵在毫无穷酸、颓废气,而是很阳光很高贵,如《向日葵》。他独有的金黄色极为贵气,挂在宫廷里也是最协调耀眼的。

 

【王坚】西方科学建立后,引导人们通过实验认识自然,然而东方佛教禅宗却以“悟”的方式来认识世界,梵高油画满幅都是“写”的笔触,与中国文人画强调笔触的写意暗合,不能不说梵高无意之中具有了东方精神。

 

【雷铎】比较几个不同山水画家,最有创造性的当然是米家父子。他完全是横点点出米家山水,这在中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然后人很多学他,但也超不过米芾、米友仁,他们是开拓者,在皴法上的一大发明!

 

【吴朝】我很同意雷教授讲的观点!讲到米芾我就会很激动,为什么呢?讲文人画从五代董源《潇湘图》起源,他那种平淡无奇、简约,开创了文人画风之先河。跟着达到最很高峰的就是米芾了,虽然我们没有他的真迹,但从他儿子画里可以窥想。我为什么这么珍视他,因为米芾本身是典型的文人,诗书画很全面性,山水全用点对后世画家极有启发!

 

【晏明】米家皴全用点,现在看都具有现代感,很装饰性,这个“简”可上升到哲学一个的高度!

 

 

【雷铎】近现代较有创造性的。吴朝兄昨天提到的黄秋园的骷髅皴,他确实带有一工艺性。因为他当时做为一个非职业画家,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一副很小的画他可以几个月,每天就画一角。他在石头当中画类似骷髅的东西,骷髅皴我就太熟悉了!我还年轻就画骷髅皴,好像写空心字一样双钩,跟做花布一样,只不过大块套小块。

 

【太康】十几年前,我到中央美院王镛老师家,看到他新画的山水请教说:您现在的山水越来越丰富,有点黄秋园的构图。王老师说:用黄秋园的构图可以画大画!之前王老师山水多为小幅,现在我们看王镛先生山水大画不少!

 

【晏明】黄秋园的高度是他全部用古典国画的程式组成。他并没有说发明什么,他像画工笔一样用小线勾描,把密密麻麻植被山交代的很清楚。我们看宋画植被都在山头或点或勾,没有人把植被勾满全山,这是黄秋园创造出的暂新画境,关键在他直承范宽李唐,可以说是千古一人,就像山水画的活化石!李可染没论及到这点。黄秋园的画史地位远远不够的!

 

【雷铎】黄秋园还有另外一个特点,他介于平面跟立体之间。已经抛开了三远理论。把平远、高远、深远融为一体,而近乎一种平面构成,然后密密麻麻的把石头啊石头啊房子全部挤成一堆。

 

【太康】哈哈!黄秋园主要学石涛、石溪加王蒙,与四川陈子庄一样都是生前寂寞,死后成名。但看其书法功夫不太深厚(他自己可能也明白),故其用稠宻的构图和笔墨很好的遮蔽了自己的不足,这也说明他太会画画了……

 

 

【晏明】所以有人说黄秋园没什么创造,像古画。其实他不懂,黄秋园这种创造是最难的。因为他完全是在这个古人的基础上,走出了自己的样子,就像楷书最难写成一个新的体,它发挥的范围太小了。黄秋园发挥了出来,前无古人,但他完全都是用古人。

 

【雷铎】黄秋园的一夜之间被发现的,一声春雷平地起!就像老友杨福音提到王憨山,说王憨山当初提着一麻袋的画来找他,他以发现王憨山为一大骄傲的事!王憨山的色彩的确在当时可以说独步天下,现在像他那样用色的,除了黄永玉,在国内也没有几个人。

 

【太康】我看到当代有很多临摹黄秋园山水画的人,没有一个学的到家的,何故?黄生前是银行的办事员,不以煮画为生,工作之余,画画自遣!故他一张画都不是一次完成,可能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听说他是高兴了就画几笔,沒时间就搁笔了。所以他的每一幅画都是精品,没有应酬之作。黄秋园还创造了"秋园皴",所以成为一代山水画大师!

 

【雷铎】另一位董其昌,虽然仿了很多前人的东西,但是他大量的使用披麻皴,他画点用偏锋,但还是含中锋的。他们坚持用中锋,这几位都是写画大家,米芾、董其昌、黄宾虹、黄秋园都是写画的代表。

 

【韩礼】梵高他画的都是身边的人和物,风景,他因为少了学院派的同化,所以一直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表现眼前的一切,将版画味的油画带入了东方的韵味。这个其实也不奇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风行东方的艺术,你看梵高也好,高更也好,马蒂斯也好,莫奈也好,他们都临摹过日本或中国的绘画,这二维空间的革命可以说席卷了欧美绘画圈,影响了他们的美术向哲学的靠拢。而梵高一个农民画家有如慧能用最朴素的语言洞识开启了印象派的先河。

 

 

 ------------------------------------------------------------------

 

【雷铎】1950年生于潮州,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文化所退休研究员、副所长、国家一级作家。擅文学、国学与书画。先生迄今发表出版作品近500万字 ,曾以《男儿女儿踏着硝烟》、《子民们》、《从悬崖到坦途》等获国家大奖并入录《中国新文学大系》。 1992年出版的《雷铎国学小丛书》(由饶宗颐先生题签)系列专著之一的《十分钟周易》,为国内文革后研究易经的垫基之作、海内外有多种版本流行;文论类曾被《新华文摘》、《人民大学复印资料》等多番转载;2005年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讲授"环保风水学",在国内首次为"风水学"正名、首提"人定顺天"之说并渐为国人共识。先生之书画聆赖少其、饶宗颐等前辈之亲教,"雷体"书法(赖少其语)平正拙厚,以庙堂气胜;绘画古雅华丽、得宫廷画与敦煌辟绘之趣。作品曾被剑桥大学、创价大学、池田大作博物馆和多伦多大学等收藏机构所收藏。  

 

太康,(康永杰)国家一级美术师,华夏艺术交流协会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残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职业书画篆刻家

 

【王坚】广州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吴朝】独立美术评论人,抚松书院学者。

 

【晏明】书画家,艺术评论人,天涯名博;创当代网络“围脖体诗”,《天涯论坛》特邀开设当代首家微博诗专栏《围脖风月》;官媒《南方日报》迅:“把民间画与文人画结合的画家晏明”;有画评于《荣宝斋》杂志,抚松书院院士。

 

【韩礼】资深广告媒体人,抚松书院学者。

 

【晏明画史】从梵高莫奈米芾说起(二)

晏明山水

分类:【晏明画史】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