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12岁辍学当保姆,17岁进玩具厂打工,18岁为家人盖新房,19岁创业,为了赚钱养家,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先天智障的弟弟,24岁的张文红比同龄人经历了太多的的辛酸与苦痛。尽管如此,她总是笑脸盈盈,喜欢明媚的红色,她在微博上写道:“靠父母可以当公主,靠男人可以做皇后,靠自己可以做女王。”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张文红1990年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一个山村。因为模样俏丽、独立能干,见过张文红的人,很难相信她是从山村走出来的农家女。“说我不是农村的太多了,还说我肯定不是父母生的,一定是抱养的”,对此,每次她都是笑笑做回应。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出生两年,母亲生下了弟弟,可惜一出生他就被确诊患有先天性智障,小学只上过一学期。弟弟虽然说话口齿不清,但非常懂事。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的父母都是苦命的人。父亲由于家境贫寒,幼时被送人,受尽委屈。母亲七岁时失去亲妈,十几岁时嫁人,却遇人不淑。直到父亲四十一岁,有人把母亲介绍给了父亲。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的母亲与父亲结婚时,带了与前夫生的三个女儿。现在,三个姐姐已结婚,文红和父母、弟弟住在一起。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每次回去,文红都给弟弟带很多吃的,吃完后弟弟就说,“红还不走 ,不吃去挣钱”。面对这种“催促”,张文红并不生气:“他是说,我天天再家呆着,不去挣钱。这不会伤害我,说的也是事实,家里就我一个人养家。”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为了养家,文红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辍学。“那时我十二岁,马上进入初中,父亲卖了牛给我交学费。”然而,看着父母身体走下坡路,她的心思却无法集中到学习上,“我想分担这个家的重任,便辍学了”。大叔家墙上挂着的牛兜嘴,让文红想起来那头大黄牛,“小时候每天放牛,牛吃饱后,我便给它套上牛兜嘴牵回家,不让它去破坏别人家的青菜、水稻。要是不卖,估计它现在是一条老黄牛了……”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之后,文红给小学班主任带小孩,月薪150元,“老师对我很好,只是常常在冰水里洗被子、大衣、小孩的衣服,半夜起来给小孩冲奶粉,那种想家的滋味,至今都难以忘记”。直到2004年春患上阑尾穿孔,文红的“小保姆”岁月才被迫结束。当时,被误诊4天后,文红被送往岳西县中医院进行手术。尽管挨了十针的刀口,她从不喊痛,“我只是忍着,不想让照顾我的人听着烦和焦急。”一个半月后出院,茶叶正上市,文红就采自家茶和野茶卖,把手术借的钱还清了。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之后,文红给小学班主任带小孩,月薪150元,“老师对我很好,只是常常在冰水里洗被子、大衣、小孩的衣服,半夜起来给小孩冲奶粉,那种想家的滋味,至今都难以忘记”。直到2004年春患上阑尾穿孔,文红的“小保姆”岁月才被迫结束。当时,被误诊4天后,文红被送往岳西县中医院进行手术。尽管挨了十针的刀口,她从不喊痛,“我只是忍着,不想让照顾我的人听着烦和焦急。”一个半月后出院,茶叶正上市,文红就采自家茶和野茶卖,把手术借的钱还清了。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2008年秋,正是岳西毛栗丰收的时节,想着可以把毛栗运到市里卖,文红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创业。文红在安庆市租了一个摊位,主营野生板栗,那年底生意很好,也赚了钱。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此后,每年9月,张文红都会到岳西老家的山上采收野栗,带回安庆城里销售,直到第二年3月份下市。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由于板栗是季节性生意,只能从当年9月做到第二年3月,受朋友启发,生于大山的文红就地取材,又做起了茶叶、药材生意。收起城里的板栗摊,文红返回山里收购茶叶、药材,一直延续到九月,再返回城里。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在帮妈妈切瓜篓根(一种中药材)。小时候家里穷,文红对茶叶和药材有特殊的感情:“八岁时,每逢茶叶上市,双休日我都会去帮乡亲们采茶,五元一天,大人是十元一天;暑假时我就上山挖药材,人们常说,你一个小孩子上山,被野猪、蛇咬了怎么办?我只知道,我什么都不怕,只想挣钱给父母买点水果、肉和衣服。”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小时候采野药的地方,现在已变成牛草山万亩药材基地。文红家承包有两千亩,每年三四月份,她都会上山查看药材种苗发芽率。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虽然药材生意已走上正轨,当初文红却颇感挫败,没有一个人支持她。“父母、姐姐、朋友都阻止,说种药材如果能赚钱人家早就种了,也轮到不我。没有钱买种苗,我就天天接连三个月到去四十里的山自己采苗回来栽”,看到药苗现在生长很好,文红很欣慰。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如今,板栗、茶叶、药材生意都做得不错,家里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吃肉,不再是一种奢侈,可惜她从来不吃。“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肉,有肉吃了,我却不适应那些味道,只要是荤的,到我眼前,我的胃就翻江倒海,母亲常说,你这孩子没口福。”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如果说名字是对一个人的定义,让自己的家庭和人生“红”起来,对于文红来说,像是命运的安排。眼下,父亲64岁,母亲68岁,弟弟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她成了“当家的人”。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的父亲老了,牙齿也没了,所以吃饭是最慢的。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吃完饭,文红的父亲去老屋干活。看着他的背影,文红有些心疼:“爸爸四十多岁才娶妈妈,养了我和弟弟,弟弟又是先天性弱智,爸可以说从小到青年从中年走到老年,一路没得喘息,没得休息。”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文红扛起锄头帮助父亲干活。除了板栗上市的季节,她会经常陪在父母身边。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由于年轻时风里雨里劳累过度,文红的父母落下了不少病,父亲身上经常这里痛那里痛。去年某夜,文红朦胧中听到是父亲的呻吟声,“我心一惊,赶紧起身来到父亲身边,爸正一捶一捶地捶着大腿,因为痛得很厉害。”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天晚了,文红扛起一棵柴树,拿回家烧锅用的。一个人走着,有些孤单,又有些倔强。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虽然文红有一张白皙无暇的脸,手上的老茧却道出了她经受的艰辛。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我打算在城里买套房子,安顿好父母亲弟子,再考虑自己的人生”。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文红并不急于结婚成家,找个人分担一下,以后,她希望请个保姆照顾父母亲,再请一个保姆专门教弟弟学会自理。“万一有一天我出了什么意外,最起码弟弟可以照顾自己。人们常说我可怜,其实最可怜的是弟弟。”

 

纪实:岳西大山里的女儿——张文红。

 

身处田间地头,文红的身影点亮了这个寒意刚尽、苍黄瘦弱的春天。她传承农村原始的纯朴,展望新生活的靓丽,在改变贫穷的征途中,慢慢走向新生。

 

   【编后语】张文红心语

    我出生于山青水秀的安徽省岳西县,位于大别山腹地深处。自幼家境贫寒,母亲四十五岁时才养了我,弟弟先天性智障。由于父母身体不好,从小我就挑起了家里重担。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我来到了安庆城开起了板栗店。每逢金秋时节,我都会回到岳西,去家乡的山上,采收着一颗颗如 小刺猬般的板栗,一路上经受着虫子、蚂蝗、蛇、蚂蜂的攻击,将采收的毛栗带进城市。 

 

   悠悠红土情,承载了我永恒的依恋。父母一生勤劳朴实,为了儿女一辈子辛劳,却无法摆脱贫穷。说起父母,他们这辈子真的很苦很苦,父亲刚出生时,奶奶就去世了,爷爷只好把父亲给人抱养了,抱养父亲的是一对多年没有生育的夫妻,抱养父亲后才生了二叔小叔小姑。听长辈们说,奶奶视父亲如亲生儿子对待,可惜好人不长命,十几年后奶奶就去世了,爷爷因为有亲生的儿女,并不喜欢父亲,重活脏活都是父亲做,剩菜剩饭都是父亲吃,在父亲八九岁的时候,爷爷让父亲一个人于夜里外出挑沙,农村的晚上偶尔有猫头鹰叫,父亲害怕跑回了家,爷爷那时候抽黄烟,就用烟钵对着父亲的头上磕下去,顿时鲜血直冒,爷爷揪了一团黄烟按在父亲的伤口上,嘴里还骂着:“叫你挑沙你偷懒,难不成鬼还把你抓去,死了算了,老子不缺儿女!”父亲到了十八九岁时,爷爷就把他当苦力使唤,来回二十里的山路,300斤重的松树,每天六趟,采伐完后几百亩的荒山,又是父亲一棵棵的去栽上树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父亲四十一岁,有人把母亲介绍给了父亲。母亲也是苦命的人,七岁时,外婆就去世了,外公找了后妈,后妈并常常不给母亲饭吃,这也是母亲个子不高的因素,母亲到了十几岁时,后妈就给母亲随便找了一婆家,嫁的丈夫并不是精明能干人,而是整天口水直流,无所事事。虽然说这些话对不起三位姐姐,但这是事实啊,母亲卖苦工,挖药材供大姐上了四年级,二姐六岁时送人了,三姐三岁时也送人了,母亲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将姐姐们抚养长大。母亲嫁给父亲之后,大姐也一起来到我们家,那时母亲四十四,父亲四十一,两个苦命的人走到一起,父亲对大姐视如亲生,只是爷爷不喜欢大姐,可以说,大姐在我家也受了不少的苦和委曲。 1990年,我来到了这个世上,第二年,弟弟也出生了。可惜弟弟先天性智障,那几年母亲和大姐常常带着弟弟治病,爸爸整天干活,爷爷也不管我,我就一个人玩,累了就趴在地上睡着了。后来大姐也嫁人了,我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学校离我家不远,五里路,一个年级才七个学生,常常听乡村们说,这小孩子可怜,家里非常贫穷,父母也做不了主,他们经常送衣服我穿,那时候每年考试都要到来回二十多里的学校,同学们都向父母要一两元买中餐,但我不向父母要钱,考完试晚上再回家吃。记得有一次,放学路上捡了二十元,我高兴的对母亲说,我捡了二十元可以买二十五袋盐了。八岁时,每逢茶叶上市,双休日,我都会去帮乡亲们采茶,五元一天,而大人是十元一天,暑假时我就会上山挖药材,人们常说,你一个小孩子上山,被野猪、蛇咬了怎么办? 我什么都不怕,只想挣钱。十岁的时候,爷爷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便要分家,家产及父亲几十年血汗钱,都分给了二叔小叔小姑,我家什么也没有,仅仅几间破土屋。分家后,爷爷并没有去二叔小叔家,还是呆在我家,家里的年猪都是爷爷吃,父母一口也舍不得尝,家里来了客人,我们小孩子都是不准上桌的,等客人吃好后,母亲又把那剩下的肉端进菜柜留着。年底爷爷去世了,爷爷的去世也是父母解脱日子的到来,家里的年猪父母兄弟也可以吃了,可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肉,等到有肉吃了,我却不适应那味道,只要是荤的,到我眼前,我的胃就翻江倒海,母亲常说,这孩子没口福。读完六年级,那时我十二岁,马上进入初中,父亲卖了牛,给我交了学费。那条大黄牛是我小时候经常拉着去山上吃草,陪我度过了童年欢乐的时光,我真的很舍不得,也对不起父亲和大黄牛,那时候父母身体每况愈下,我的心思一点也集中不到学习上了,我担心父母的身体,我想分担家庭的重任,我便辍学了。老师天天上我家,说学费可以免,你学习成绩不错,不上学可惜了,但我坚持不上学。就这样,我给我小学班主任带小孩,月薪一百五,老师对我很好,只是常常在寒冬冰水里,洗被子衣服,半夜起来给小孩冲奶粉,那种想家的滋味,至今都难以忘记,尽管睡在老师家的厚被窝里,却感受不如自家破被絮的温暖。

 

      直到2004年,我十四岁,正月初七那天肚子疼,怕母亲担心 ,我没有告母亲,直到晚上疼的特厉害,父母亲才知道,从小到大,我生病从不上医院,母亲都是用民间偏方,这一次母亲又是用了偏方,父亲找了人画符,也不行。那已经晚上十点钟了,父亲举着火把去离我家两三里的路上,小叔、二叔、大姐家,父亲边走边哭:“我红儿死了,我也不活了”。当晚就把我送到了离家十里路的村卫生室,挂了一夜的吊水,仍不见好转。第二天,把我送到了镇医院,天天还是挂吊水,也不见好转,正月十一的晚上,我已经快不行了,医生联系了救护车。到了县中医院,一检查,医生说由于误诊了,已经阑尾穿孔,需立即手术,马上交手术费,当时我家的七位表叔,大姐、二姐、三姐都来给我凑手术费,村主任也在信用社帮忙贷了两千,一共凑齐了六千元。其中一位二叔说道,这孩子看脸色是活不了,你们这钱是白借,活了这孩子会还,死了她父母一辈子也还不起。手术之后,我的刀口缝了十针,又不吃荤,没有营养,住了一个半月才出院。住院期间,大姐、二妈、小妈、轮流在医院照顾我,父母都不识字,也没去过县城,只能在家焦急的盼着我早日康复。乡亲们只要听说我做手术的人,都纷纷赶来送钱,都说这孩子这么小,太可怜了。和我同病房的人两三针的小手术,天天喊着痛,医生说,就你们喊痛,看看这小姑娘,十针的刀口,从不喊痛,其实我也很痛,只是忍着而已,不想让照顾我的人烦恼和焦急。出院后,茶叶正上市,我就采自家茶和野茶卖,将借的钱全部还清了。十五岁时,母亲小疝气,也做了手术,母亲有风湿病痛,父亲也是常年身上这里痛那里痛,这都是父母年轻时劳累过度落下病痛。十六岁时,在镇上一家影楼里待了一年,老板娘也姓张,跟父亲同辈份,我就叫老板娘“姑姑”。老板娘也非常喜欢我,那时候我也特想开一家影楼或是美甲店,但没有技术没有资金,只能是想想罢了,就这样一年过去了。

 

    2007年,茶叶下市后,经朋友介绍去了扬州玩具厂,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刚开始,第一个月是实习,做机工,主要做布娃娃之类的,六百元一个月,第二个月就开始计件,多劳多得,四个月下来,无论如何努力,也只能做到一千多,一个月一千多对于弥补我的家境,是不够用的。听说包装车间一个月三千多元,但不要女工,没办法,我天天去办公室找经理,找主任,希望他们能调我去包装车间。主任说,不行,你十七岁,太小了,又是女孩,包装车间的包装、上货、下货,都是男人干的活,你一个女孩子,要把你累坏了,怎么向你父母交待?我说:“不会的,就算出了事,也绝不跟厂里有任何关系。”就这样软磨硬泡的,只好同意了我进包装车间,进车间一刹那,男士们一个个议论纷纷,你既然进了包装车间,事可不能少做,因为包装车间的工资都是平分的。我只是笑笑而以,做体力活,他们也太小看我了,搬的那些货,比我在家扛树要轻松得多。我的表现,经理主任也对我另眼相看,经常让我去会计那里学算帐之类的,因为会计要退休了。2007年的腊月二十六放假了,那晚,我开心得一夜没睡,终于可以回家了。天一亮,我打开门,傻眼了,地上下了六七寸的雪,我拿着行李赶往汽车站,因为雪太深,走不了,腊月二十八再次来到车站,售票员把票退给我了,说再等等吧,今天还是走不了!我当时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回到厂里,主任说,我爱人也是安徽的,和你是老乡,雪太深,你就别回去了,去我家过年吧!我说主任,哪怕就是步行我也要走回家,家里还等我回去办年货呢!主任只好托关系,给我弄了张火车票。就这样我回到家了。回到家和父母弟弟在一起,根本就不想睡觉,有着说不完的话,

 

    2008年我又去了扬州玩具厂,尽管这不是改善家境的办法,但想要自己当老板,必须从员工做起,为自己以后创业铺下垫脚石。上了一个月的班之后,村长来电话说,你家房子太破,很危险。其实我也知道,在外每逢刮风下雨天,我就寝食难安,担心家里房子会不会倒?担心父母和弟弟安全。以前是没有勇气面对,现在村长鼓励我建房子,我也就信心十足了,但是必须在公路边上建,一来运材料方便,二来政府还能补贴一万多元,虽说山里那时山地不值钱,送人都没人要,但当你需要时,又变成了寸土寸金,当时我看中了离我家不远的村民田,那里景色很美,当时我跟那地皮的主人商量好了,现金买下,就等主人签字。谁知第二天,主人死活不签字,我只好放弃,另寻宝地,就在离那家不远的地方我买下了一块地皮,仍然有人在中间捣鬼,但这个主人和上次主人不一样,他说,你们也太没良心,她才十八岁呀!她自己常年在外,只想做几间房子给父母和兄弟住,你们一个个挑唆,你们越不想她建房子,我就偏要让她在这里建!签完字后,我便找了挖掘机及石工和瓦工,地基倒好后,砖和水泥也运回来了,瓦工是大姐夫和其它两位师傅。当墙砌有一米高后,有人嘲笑,说这房子是建不起了,这以后就留给她们做猪院了。我心里暗暗发誓,只要我张文红在,一定要挣口气。我天天做小工,有一天我穿着解放鞋,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根绣钉,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大姐夫一把将我紧紧抱住,另外一位师傅给我使劲往外拔,我当时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说别拔了就这样连着,他们还是给拔了出来,去医疗室打了一针破伤风,回来后我还是一瘸一瘸地做着小工。

 

     很快房子建好了, 简便装修了一下,就让父母弟弟搬进了新房子。我需要挣钱,尽快在县城买套房子,是考虑到父母只听得懂方言,到时候我可以请个保姆照顾父母亲,再请一个保姆专门教弟弟学会自理,我不希望弟弟像街上那些无家可归的孬子 。那时人们常说我可怜,其实最可怜的是弟弟。

 

    九月正是毛栗丰收时节,我想到,如果将这些毛栗运到市里卖,那也是很好的一个商机啊!于是我来到了安庆市区,在六中附近租了一个小摊位,卖起毛栗来。起初我是用我老家的方式炒栗子,炒熟后黑呼呼的,样子不雅。于是我就上街转,发现有一家板栗店,那栗子炒出来相当漂亮,我就经常站在远处观察,慢慢的,我就发现了绝窍,全在掌握火功上。我回到摊位,按照我发现的火功去掌握,果然,栗子炒熟后颜色金黄,好剥皮,就这样我配了炒货坚果一起卖,生意很好,也赚了钱。首先就是把爸妈身体调养好,他们健康,我就可以安心在外做生意赚钱,去年的一个夜里,我写过这样一篇日志:《父亲,您若安好,便是晴天》。 沉睡中,朦胧中听到父亲的呻吟声,仔细听听确实是父亲在窗外走廊处一声声呻吟着,我心一惊,该不会是爸夜间起来方便时摔倒了吧?我敢紧起身,开门来到父亲身边,爸怎么了?爸一捶一捶的捶着大腿,痛的很厉害,我不停的帮爸捶着腿,我又想到爸爸昨天在田里干活,是不是冷水让腿受寒了?因为去年爸摔了一跤,当时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只是神经痛,吃点药就好了,后来爸的腿一直未痛过,我装了一只热水袋,把爸腿焐着,现在爸已经睡着了,我想到了爸的年龄 ,他四十多岁才娶妈妈养了我和弟弟,弟弟又是先天性弱智,爸可以说从小到青年从中年到老年,一路没得喘息,没得休息。子女成长的岁月里,他一直拼命把子女往人生的高度上托,却在这过程中耗尽了自己的精力和心血,心累了,腰弯了,人亦渐渐老了。您老了,女儿回报给了您什么? 女儿一事无成,“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每听到这首歌,我心中充满了酸楚,这唱的就是我的老父亲哪!

 

    我不敢想起这些,写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我想,我坐在这里敲打这些关于父亲的文字,也是对我心灵的又一次折磨。我以为,我可以把对父亲的爱深深埋藏在心底,其实,总在一瞬间被震撼,心若一动,泪便千行,淌过岁月之河,再回首,总是对于逝去的岁月倾注了很多怀念,因为那里有深深的爱,伴随着轻轻的痛……

岁月在不经意间已从身边划过,绕过季节的更替,拂去经年的烟尘。今晚,我把心中无限的心愿,化作幽深的月光,化作芬芳的花朵,化作平平仄仄的诗句,祈求上苍——愿父母能在以后的岁月里平平安安!

 

    父亲,你若安好,女儿心里天天都是晴天!

分类:原创摄影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