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时评 名博

媒体时事评论员,新华网2014年度十大网友,光明网2014年、2015年度精英博主。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南通张卫斌
博主:春风得意620
日志存档

李绅“渐次豪奢”

  

本文作者:王厚明,转自2月4日中国青年报。

 

    近日,中央领导在新华社报道《网民呼吁遏制餐饮环节“舌尖上的浪费”》上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不由让笔者想起一首家喻户晓的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般认为作者是曾官居相位的唐代诗人李绅。其实他还有一首诗也颇为感人:“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从这两首《悯农》诗来看,似乎李绅应是个生活非常俭朴的清官,否则怎么能够写出这样的诗句呢?然而事实是,李绅步入仕途飞黄腾达之后,再也没有了悯农之心,逐渐蜕变成一个花天酒地、滥施淫威之人。从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一首《赠李司空妓》诗中,可以看到一个与写《悯农》时判若两人的李绅。刘禹锡在任苏州刺史期间,应邀参加扬州节度使李绅安排的宴会,他看到李绅家中私妓成群,其中一名歌妓色艺双绝。刘禹锡感慨颇多,写下了《赠李司空妓》:“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诗的大意是:佳肴美酒,轻歌曼舞,李司空早习以为常,养尊处优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可我刘禹锡却肝肠寸断,于心不忍。更有甚者,随着官职升高,李绅“渐次豪奢”,经常一餐耗费多达几百贯,甚至上千贯(当时,1两黄金相当于10贯)。史称李绅爱吃鸡舌,一餐耗费活鸡达300多只,院后宰杀的鸡竟堆积如山。

    李绅当淮南节度使时,对百姓疾苦极为漠视,“李绅以旧宰相镇一方,恣威权”,普通百姓“惧罹不测,渡江淮者众矣”。就是说在李绅治下的“汗滴禾下土”的百姓,终日惶惶不安,于是纷纷渡江淮而逃难。与李绅同一时代的韩愈、贾岛、刘禹锡、李贺等人无不对李绅嗤之以鼻。李绅发迹后,还热衷于拉帮结派,攀附权贵,积极参与“牛李党争”,罗织罪名炮制“吴湘案”。李绅死后,被定性为酷吏,受到“削绅三官,子孙不得仕”的处罚。

    从李绅的蜕变轨迹中,我们也应有触及心灵深处的自省和警示:无论是工作处事,还是从政为官,地位的变化蕴藏着极大的风险,待遇的趋优潜伏着极大的祸患,权力的升迁面临着极大的考验。

    《悯农》是李绅在年轻时发出的感叹,如果他能在官职升迁过程中时时有此肺腑之言,一定不会出现刘禹锡诗中刻画的李绅形象。从悯农之感叹到刘禹锡之感慨,从“粒粒皆辛苦”到食鸡舌宰鸡数百,从忧患“农夫犹饿死”到逼迫“渡江淮者众”,李绅逐渐走向“渐次豪奢”的不归之路。

    现实中,我们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东窗事发后在铁窗下发出的忏悔,不也常能看见李绅“渐次豪奢”的影子吗?权力一旦失察失管,就会成为害群之马。强有力的监督既是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也是对官员负责。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