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时评 名博

媒体时事评论员,新华网2014年度十大网友,光明网2014年、2015年度精英博主。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南通张卫斌
博主:春风得意620
日志存档

悲观乐观是解释风格的不同

  在马丁•塞利格曼的定义里,悲观与乐观不是一种天生的人格特质,而是指对人生的两种截然相反的解释风格。再说得具体点,就是你对为什么这件事会这样发生的习惯性解释方法。
  如果你是一个乐观的人,你会倾向于将消极事件归因于外部的、暂时的、具体的因素,将积极事件归因于内部的、稳定的、普遍的因素。如果你是一个悲观的人,你会将积极事件归因于外部的、暂时的、具体的因素,而将消极事件归因于内部的、稳定的、普遍的因素等。
  专家说,这两种解释风格是童年时代就已经形成的。
  一般来说,青春期以前的孩子非常乐观,有无限的希望,对抑郁也是免疫的。会认为好事会一直好下去,而且都是自己的功劳。不好的事只是碰巧发生的,很快就会过去,而且都是别人的错。这种无限的、不合情理的乐观,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进化对人类幼年的一种保护策略,但它也仍然会受到他们日常生活经验的影响,比如父母的解释风格,尤其是母亲乐观/悲观的解释风格,会对孩子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说父母的批评方式,早期生活经验中的巨大变故,都会对解释风格产生影响。
  童年时代所发展出来的悲观或乐观是基础性的,新的挫折或胜利经过它的过滤,最后变成一个牢固的思维习惯。
  塞利格曼认为,一个人对生命的控制力,尤其是在对挫折和危机的应对上,很大程度是由这两种思维习惯决定的。
  乐观者在面对挫折时,多采取设定目标、做好计划、积极投入。
  悲观者在面对挫折时,则更多地采取后撤、思量、放弃。
  二者之间关键的差别并非前者积极而后者消极,而在于后者对困难基本上浅尝辄止,前者则往往会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尝试,而不轻易放弃。
  1954年以前,4分钟之内跑完1英里被科学界认为是不可能的,是人类能力的极限。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证明了科学家的结论1英里4分2秒,4分1秒,但没有人能少于4分钟。直到一个叫罗杰•班尼斯特(Roger Bannister)的英国人出现。他说,4分钟内跑完是可能的,而且我要做给你们看。
  当时,班尼斯特还是牛津大学的一名医学博士。他是出色的跑手,但不是最好的。他最好的成绩是4分12秒。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但他坚持苦练,一直到了4分2秒。然后,和所有人一样,成绩一直没有提升了。
  这时候也有人告诉他:“你不可能再提升了,4分不可能过了,你到了4分2秒已经是非常好了。”但他不肯放弃。他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模拟以4分钟的时间跑完1英里的过程,长此以往便形成了强大的成功信念。到了1954年10月,班尼斯特在牛津以3分59秒的成绩打破了4分的神话。6周后,澳大利亚运动员以3分58秒创新了纪录。同年共有37名运动员低于4分钟跑完1英里。到了1955年,总共有300多人打破了这个纪录。以后纪录有更多的人来打破,然后再也没有人去计算了。到了2006年,人类所创造的最好纪录是3分43秒。(据677期三联生活周刊)
  
分类:如歌岁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