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时评 名博

媒体时事评论员,新华网2014年度十大网友,光明网2014年、2015年度精英博主。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南通张卫斌
博主:春风得意620
日志存档

哈根达斯

  第一回听到“哈根达斯”这个名词,是在我家附近的静海新月(那时候似乎还不是静海新月,是钱塘茶人)。
  那是部门里组织的一次集体活动,两桌人坐在茶馆里打牌,我和我的三位小部下非常难得地坐在一张牌桌上打80分(现在时兴炒地皮,80分早已经过时了),部门领导问大家要什么饮料,尽管开口,三位小姑娘唧唧喳喳,其中之一说出了“哈根达斯”这几个字节。当时,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四十多岁的人,也挺有阅历的,愣是没有听说过这个词语,更不知道“哈根达斯”为何物,但我又不便表露,假装镇静:生怕人家笑我老土啊。等“哈根达斯”上来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一种价格昂贵的美国冰淇淋。现在想来虽然好笑,但也不奇怪,我从小就是吃一分钱一根的冰棍儿长大的,不知道身价昂贵的“哈根达斯”就是美国冰淇淋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老实说,我对这些昂贵的东西,天生有抵触情绪,一方面的确是因为自己收入有限,但买“哈根达斯”的钱似乎还有,就是觉得花这么多钱吃它,不值!所以,当时我就怀疑它高贵的身价,贵得离谱啊。美国人真的天天离不开“哈根达斯”?完全不是。“哈根达斯”这个品牌,完全就是用来骗我们中国天真纯洁的小姑娘的。
  今天早上看扬子晚报,有一篇《生活的低成本》(作者东尼)印证了我的直觉。文章说,在美国,“哈根达斯”非常便宜,有头有脸的人甚至根本不屑于吃它。为了证明不是我杜撰的,这里引一段原文:
  很久以前,我曾经读到过安妮宝贝的一段文字。她买了一盒哈根达斯,用干冰包裹起来,坐在出租车里,小心翼翼的捧着,然后不停的流泪,悲伤的想: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剩我独自享用这美丽而昂贵的食物。
  彼时,我是一个靠家里供钱读书的穷学生,出租车都很少打,更不要说去买哈根达斯那样“昂贵而美丽”的食物。但我的头盖骨下充满了对于小资生活的仰慕与渴望。于是我觉得这篇东西写的凄美伤感摧人五内,字里行间都有饱含了那个阶层的华丽与绝望。她那如同捧着十世单传的婴儿或人血馒头的姿态深深地印在了我无邪的心灵上。
  若许年后,我辗转到了美国,站在食品店的冷藏柜前发呆。原来哈根达斯在这里卖得如此便宜,三块多一大桶,买俩桶的话还有优惠。即使换算成人民币,它也称不上昂贵。既然不昂贵,姿色也就大减。它与一堆杂七杂八的我没有听说过的牌子的冰淇淋推推搡搡的挤在橱窗后面,在我的眼中如同遭遇战乱流过风尘的宫女。而陪我购物的美国友人的一句话粉碎了我这最后的幻想:“哈根达斯?那是什么东西?我从不吃这个牌子。”
  当然,我还是买了两盒促销装的哈根达斯来满足我当年心底隐秘的愿望。平心而论,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当某些东西变得太容易的时候,实在没有什么趣味。
  我在这种若有所失的感伤情绪中展开了在美国的生活,逐步接受了一连串的新的打击。比如,有朋友托我买 CK的内衣。然后我发现CK在这里大约只相当于班尼路在国内的地位。不,准确地说,GAP才是班尼路,CK的品稍为高那么一点。但也就那么一点。再比如,有朋友托我买倩碧的黄油。倩碧一直以黄油的畅销而引以为豪。果然,畅销的象大宝,便宜的也象大宝。
  你看,我们用来作为生活品质的标志的东西,其实都很廉价。
  
分类:如歌岁月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linden771212008-08-15 13:57
    崇洋心理在中国特别有市场,谁让中国落后挨打几十年呢。
    
    嘿嘿,向春风老师推荐一款冰激淋,叫绿野仙踪,豆沙绿的颜色,挺好吃的。
  • 头像
    春风得意6202008-08-15 14:35
    谢谢简文同学,您这么隆重推荐,我一定找机会隆重品尝。
    如今的冷饮品牌真是五花八门,记得去年夏天,在外出差,还吃过一款冷饮,名叫“许留山”,本来都已经忘记,今年夏天在上海参观世博会展示馆,不经意之间又看到“许留山”,尘封的记忆终于被激活。
  • 头像
    弦鸣山水间2008-08-16 14:16
    
    哗,许留山的芒果冰淇淋~~
    记忆激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