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时评 名博

媒体时事评论员,新华网2014年度十大网友,光明网2014年、2015年度精英博主。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南通张卫斌
博主:春风得意620
日志存档

处分葛宇路,中央美院何错之有?

7月中旬,一篇《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

 

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于2013年起就在地图上寻找没有命名的空白路段,然后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接着就被高德地图等软件收录。

 

经媒体报道后,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个人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将对私设路牌的当事人葛宇路追责。

 

葛宇路本人的命运是许多人关切的对象。没想到的是,中央美术学院对他给予了记过处分。

 

近期,中央美术学院发布通报,因葛宇路违反校纪校规给予其记过处分。

 

对此,澎湃新闻发表评论《处分葛宇路,中央美院在这条路上走了有多远?》 

 

 

文章指出,对新闻事件中的当事人进行处分,就不是一个学校内部的事情,而是舆论场上被热议的公共话题。依据新闻传播的逻辑,如果葛宇路的“创意”没在知乎等社交网站上流行,如果没有大量媒体后续跟风报道,这件事或许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力,只是当事人和朋友之间闲谈时的话题。但是,校方的处理,是不是考虑到此事“影响很大”,破坏了正常的教育和管理秩序了呢?

 

若是这样,就应该看看舆论怎么说。打开门户网站跟帖、微博留言,可见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批评处分文件的“不靠谱”,甚至有人本来想批评葛宇路本人,也转而指出“处分太严重”了。既然舆论主流倾向如此,校方为何要处分葛宇路呢?

 

澎湃新闻的评论,显然是乱弹琴。 

 

 

中央美院为什么要处分葛宇路?

 

从中央美院的处分决定可以看出,“该生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根据学校规定,给予葛宇路记过处分。”

 

显然,葛宇路被处分,与其自制的“葛宇路”路牌并无关联。

 

事实上,今天上午,葛宇路本人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该处分决定并非因为私设路牌,而是之前犯下的其他错误。

 

媒体没有搞清楚新闻事实,就对中央美院妄加指责,这充分暴露了某些媒体的漂浮作风。

 

霍尔在1906年出版的《伏尔泰的朋友们》一书中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的确确,我们捍卫媒体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但是监督绝对不是扣帽子,说话的权利不等于没弄清真相就挥舞舆论大棒。新闻评论连最基本的事实都没弄清楚,如何做到有理有据?又如何服众?

分类:时事评论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