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名博

喜欢看书,尤其是历史书。人生,是一种选择,往往也是一种态度。
博主:能消几个黄昏

海上闻人杜月笙陕西之行 花车自宝鸡开来

                

 

 

《民国大事记》1942年11月5日记载了两件事,一是北非德军隆美尔部为英军蒙哥马利所败,退至突尼西亚;另一个就是杜月笙自重庆到西安,翌年正月中旬返重庆。

当时,这个赫赫有名的青帮头子杜月笙54岁,那一年,他的公开身份是全国红十会的副会长。杜月笙来西安,是受西北王胡宗南的盛情邀请,陪他一起到西安的,是他的三太太吴佩豪。

10月下旬,杜月笙一行自成都来到了陕西南郑,受到了当时川陕鄂边区警备副总司令祝绍周的热烈欢迎。1927年,杜与祝相识于上海。祝绍周的妻子都是杜月笙和一个叫俞叶封的人给做的红娘,15年不见,祝绍周对杜月笙的到访显得格外亲热。不仅请他吃“联合公宴”。还带着杜月笙参观西北特产标本,矿石、木材、药材、农产品等。(两个多月后,杜月笙回重庆去见蒋介石,大门外再次遇到了祝绍周。祝绍周正被蒋介石任命为陕西省主席。蒋介石之所以任命他而非别人,足见祝绍周是当时少见的有脑子的人,专心研究当地物产,考虑发展经济。这已是后话了。)

告别南郑,杜月笙经褒城、留坝、凤县到达宝鸡。途经秦岭时,气候寒冷,空气稀薄,杜的哮喘病发作了,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到达宝鸡时,陕西官方和民众代表恭候车站迎接。杜月笙喘得厉害,脸色铁青,不能直接出面,只好让随员出面答谢。他本人则蜷缩在车内, 直奔住处。休息了两天,宝鸡当局专为他请来的豫剧名角进行表演,听到得意之处,杜月笙嘶哑着喉咙,拍案叫好。

时任陇海铁路局副局长的周啸潮,与杜月笙有过“交情”,他亲率一列花车,到宝鸡接杜月笙去西安。这列花车到达西安时,西北王胡宗南派了军乐队到达车站,吹吹打打,表示盛大欢迎。西北公路局局长何竟武特地让出他的官舍“四皓庄”供杜月笙居住。这个四皓庄位于西安革命公园北部,尚德路以西,现在改名叫“四浩庄”了。人家是说的是“商山四皓”,咱们的“浩”不知作何解?

在西安盛大的欢迎仪式上,陕西名人宋联奎、王幼农、康寄遥和许多白发苍苍的老人围着杜月笙双手合十,喃喃念佛。杜月笙被这样的行为吓坏了,仔细一问才知道,1929年(民国18年),陕西大旱,陕甘两省遭遇持续三年的大旱灾,以致陕西九十二县全部受灾,尤以关中最为严重,饿死的以百万人计,逃荒外地者也有五十万人。

灾情传到上海后,社会名人王一亭、闻兰亭、虞治卿、王晓新、杜月笙等人积极为陕西赈灾,上海一地就捐助了四十多万大洋.尤以杜月笙募集的捐款数量最多,深得陕西各界人士的感谢与赞许。

事隔多年,杜月笙自己把这事都忘了,但陕西父老却铭记终生。

接杜月笙来到西安,胡宗南特地在当时西安城最抢眼的饭店——钟楼东边的豫顺楼饭庄宴请杜月笙夫妇。(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杜月笙再次来到西安。出于对豫顺楼的好感,杜月笙花巨款买下了豫顺楼饭庄,把它变成了“通商银行”和“北洋医院”。这是后来 “西安五一饭店””的前身。)

作为帮会首领,湖北、河南、陕西三省清洪帮大小头目一千余人,仿罗汉请观音方式,请杜月笙赴宴。那天,这些帮会头目们,专门在杜月笙所坐的首位上,披上虎皮座褥,两旁各放一只炭火通红的大火炉,请杜月笙升座。只是杜氏大瘦,坐在宽大的虎皮大椅上,显得有些滑稽。 

在临潼,当地袍哥以红灯相送。如果杜月笙接了这灯,就是袍哥的人。只要在袍哥的地盘上,所到之处随意吃喝;袍哥的人到了他的地盘,也要享受同等待遇。杜月笙没有接这盏灯,理由不详。此时他是蒋介石的红人,远非袍哥这种江湖势力所敢问津,所以这盏灯不接也就不接了,袍哥也没敢吭气。这个袍哥是谁?临潼的朋友可以帮忙搜搜相关的史料。

在西安,杜月笙还牵线搭桥,介绍著名爱国实业家,毛纺织大王和火柴大王刘鸿生在西安建厂。1943年,西北毛纺厂在西安建成投产,杜先生功不可没。

由于受到西安人的热情欢迎,杜月笙也爱上了这座城市,死活不肯挪窝了。重庆那边有大事等他回去,他坚决不肯走,要尽情享受西安人民对他的深情厚意。他的徒弟们无奈,只好让他的妻子姚玉兰来西安催他,结果他把姚玉兰也留在了西安,让老婆看看他多么受人欢迎。

直到1943年的元月中旬,杜月笙才恋恋不舍地返回了重庆。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