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名博

喜欢看书,尤其是历史书。人生,是一种选择,往往也是一种态度。
博主:能消几个黄昏

蒋经国先生的西安之行

 

     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古都西安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的标志,一直备受当时文化名人的青睐。于是,很多文化名人跋山涉水,来到这一方水土进行参观和凭吊,从而一圆心中对这个古老都城的向往。
      1923年,康有为来西安。他在卧龙寺参观时,主持带他欣赏了收藏在这里举世闻名的《碛砂藏》。《碛砂藏》就是我们俗说的大藏经,印制于南宋时期,非常珍贵。康有为对卧龙寺珍藏的经书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从而有了“康圣人偷经”的故事;1924年,鲁迅先生来西安讲学8天,西安留给他的印象不甚了了,以至于有人说他筹备两年的小说《杨贵妃》从此流产;那些个日子,是由文学家孙伏园陪着的,眼前的此情此景让他很失望,在他眼里,“陕西的物质生活,总算是低到极点了”。西安的文物景点,在他们的眼中也破破烂烂,鲁迅先生告诉孙伏园,“看这种古迹,好象看梅兰芳林黛玉,姜妙香贾宝玉”。他们本来还打算到马嵬坡去,为避免看失望起见,终于没有去。到了1925年2月,中国有位陶瓷的考古大家陈万里先生来西安,是西北大学的校长傅铜先生接待的。陈先生说起他去下马陵董子祠,那里的情景极破旧,污秽满地。
      应该说,民国之初的西安古城在经历了战乱和经济的凋敝之后,是满眼的沧桑和疲惫。时间只过了不到20年,到1941年冬天的时候,蒋经国先生乘飞机从重庆经成都来西安。西安对他的印象与前面的名人相比,竟截然不同。我想这可能也和他的年龄有关,那一年,蒋经国31岁,从苏联回到祖国仅4年时间,正是英姿勃勃想要干一番事业的年纪。
      那个时候还是抗战最困难的时期,蒋经国一行乘飞机绕秦岭在宝鸡落地。在他的笔下,语言也极富诗意,叫“飞越秦岭到长安”。他引用的一句唐诗,就是韩愈的“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唐朝文学家韩愈在长安生活很多年,他对中国文学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后世的苏东坡看来,他是“文起八代之衰落,道济天下之溺”的文学丰碑。蒋经国乘飞机飞越秦岭时称“伟大秦岭”。
蒋经国心目中的西北是这样的:“西北是我们民族的发祥地,几千年来无数次惊天动地的事业,伟大无比的工程,都在那里创造完成,祖先们无数的鲜血,都渗在那边的土地里,使那块肥沃沃的土地上,曾经开过无数鲜艳的花朵。但是,到今天,我们已经把它遗忘了,我们已经对它生疏模糊了!”
      第二天午夜时分,蒋经国赶到了古城西安,入住了下马陵。他解释的下马陵的意思都对,“汉朝的董仲舒曾在这里住过,据说汉武帝每次来看他的时候,总要在那里下马,因此得名”。只是留在字面的,把名字搞反了,叫“马下陵”,也挺有意思的吧。蒋经国住的地方就是董子祠,这是古人纪念汉代大儒董仲舒的,他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影响中国长达两千多年。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胡宗南入住西安,他把董子祠收拾出来,当作了他的寓所,自然,他在这里也接待了来自全国的名人。这其中,还有赫赫有名的“特工王”戴笠和青帮老大杜月笙。这次蒋总统的儿子到西安,他不仅让出了自己的寓所,还专门派自己的机要秘书熊向晖全程陪同。
      我想,这里入住了高官,外面的卫生应该再也不是陈万里先生笔下的污秽之地了吧?
      蒋经国先生说,西安的文物景点有104处。这是1941年的统计,现在开发的应该上千了。到达西安之后,蒋经国先生首先去了临潼,那是他父亲“蒙难”的地方。他去实地看了,说那里的枪孔还在,让他“触目惊心”。总裁曾经很狼狈地藏匿在一块巨石后面,他为尊者讳,说那时总裁“坐”在一块大石头旁边。这个我想大家都能理解。 

      蒋介石躲藏的那块巨石周围,被一些附庸权势的人题了很多词。什么“浩然正气”之类,蒋经国先生对此很看不惯,他直言不讳地说,这些题词“把自然的美点和含有纪念的东西都破坏了”。
那天,他还去了华清池和秦始皇陵,那时兵马俑还没有发掘。他在参观完秦始皇陵之后说,始皇的事业却并没有死,他的功迹,是永远值得后人钦佩的。
      去临潼路过灞桥,随行的陕西人给他介绍,这座桥就是古代人们折柳送别的地方,又叫销魂桥。
      第三天,他去了武家坡。可能陕西人口语的问题,应该是五典坡,在那里他看了薛平贵、王宝川住过的窑洞。在参观的过程中,他发现那些窑洞的壁上,游玩的人题满了字。这段文字后面,他还加了这样一段:“据老百姓说,不吃槿菜,是为了纪念王宝川,因为她生时,贫苦得时常挑槿菜吃,而迷信说,二十里路内没有槿菜是从前给王宝川挑完了”!这里的槿菜应是荠菜之误。现在,当地还有这样的说法,但要说有20里,绝对不是真的。
      文章的最后,他这样写道:“另外,我还去看了唐僧塔、大雁塔,许多信佛的人,都到那里去朝拜。”
      据记载说,蒋经国游后归来,写了一篇《伟大的西北》,在政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文中,蒋经国说那一年是1941年,但全程陪同的胡宗南的秘书熊向晖介绍,那一年不是1941年,而是1942年。尽管蒋经国参观大雁塔时只记了一句,但陪同的熊向晖回忆说,蒋经国在大雁塔下回忆自己的母亲。经国先生的母亲在日本飞机轰炸时不幸遇难,在大雁塔下回忆母亲的时候,我想,小蒋先生一定很难过。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