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飛覺得天涯名博

jiangfei220@163.com

卖米的老者

2017-06-09 11:04浏览:300

       脑壳进水,右耳不适,去校医院检查。治耳朵的医生,偏偏姓龙。说,外耳道炎。我感觉这个词听得耳熟,想了一下,可能是语音的记忆混淆,掩耳盗铃。 

        激光消炎,今近愈,出校医院,听得一声叫卖,耳熟,买米喽。平板三轮车,蹬车的是一老者,六十来岁,当年头花白,而今全白,当年那声买米喽,可以从一幼破数重墙,贯彻我在社会主义大院的耳朵,而今低八度。三轮车上的蛇皮口袋印了号标,汉中大米,当年的蛇皮口袋无标示,然而他的吼声如雷,毋庸置疑。

        买米喽,新米。 

        当年,是一九九九年,我硕士毕业留校教书,住社会主义大院深处。院内有草木,门前是公共厕所,方便方便。时在夏季,杂花生树,群蝇乱飞。我与数学系的谢小平坐在檐下,谈国计民生,感慨,要是一个月的工资有一千块就好啦,顿顿吃一块二的中江米。 

        那时,老者还是中年,中年也还年少,中年一声买米喽,从川大一幼破数重墙,贯彻社会主义大院深处,我和谢小平年轻的耳朵。

验证码
  • 南方故道
    南方故道看到姜座还在更文章,好感动!一直在追着看,虽然很少评论。
    白话夹文言夹方言,语言干净自持克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