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当你窥探深渊:它也正在窥视着你

  

    有时候,精神萎靡得很,欲望却反而振兴起来,往往会做出令自己也深感讶异的事情来。似有魔鬼,在暗地里押着天使般的灵魂,到光怪陆离的红磨坊一游。这是一种很奇特而怪谬的生命体验,一种斯文掩盖下的疯狂。其实,天使和魔鬼是人的一体两面而已,是它们存在的共体。人说,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这个敌人就是指的心魔,住在内心里的魔鬼。

 

    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有如年轻的叔本华。他在前半生常常受到性欲的驱迫,却又往往无法得到满足,因而常常慨叹自己,受制于动物性的激情。年轻的时候,叔本华与他的另一位朋友,常在晚上结伴去寻找香艳刺激的冒险,沉溺在性欲的堕落生活,对象都是下层阶级的女性,女仆、女演员、陪酒女郎。如果得不到,他们便从妓女的怀抱里去寻找安慰。

 

    他喜欢称呼人类为两足动物,确实,人在欲望支配之下,与动物没有什么两样。他不喜欢与人交往,身体也不怎么健康,却沉淀于强烈而活跃的性欲之中,逼使自己想要与女人发生关系。但是,由于叔本华经常遭到女性的拒绝,最后造成他对世人异常刻薄,对自己强烈的性欲感到羞耻,因而他又从心底里痛恨,被性驱力所主宰,他憎恨自己内心的魔鬼。

 

    叔本华坚信,性的感受在人类行为占有重要的角色,在人所有的天性里,有一种持续不断、永不满足的原始生命力,人的每一器官都是意志的产物,它们产生盲目的欲望。人生永远在欲望与满足的轮轴上旋转,我们会因为欲望得到满足而停止吗?而在短暂的满足之后,人立刻开始感觉空虚而无聊,于是,又再次去寻求刺激,以逃避那种可怕的无聊感。 

 

    有时候,越是忧郁低沉,便越是欲念亢奋,而难以自持。蒙田认为,忧郁既是一种气质,也是一种疾患,包含了诅咒和祝福,标志着天才和恶魔的结合。精神之中,总有内在的力量在制衡着我们,一种是天使的翅翼,引我们上升,一种是魔鬼的诱惑,让我们下沉。我们的精神总是处于激昂、震撼,在极端的对比中摆动,在本能与理性,激情与救赎间跳跃。

 

    心魔是一种超乎人性的东西,作用于我们内心,这种魔力往往超越了我们自身的力量。有如我们与生俱来的欲望,有时候越是压制,便越无法自控,以致泛滥成灾,让我们不能自已。正如尼采说的,当你对抗恶魔时,小心你自己变成恶魔。或者说,当你窥探深渊时,它也正在窥视着你。有如男人道嫖客,女人说妓女,但内心里都有成为其中一员的欲念。

 

    在生活里,即使是我们身边最有教养的人,内心也存在着一种疯颠的欲望,这是一种可能的理性丧失,但也是生命的一种必然表现。歌德笔下的浮士德,一个社会成功者,他已经把哲学、医学、法律、神学都读遍了,人们尊敬地称他为博士、律师、神学家、科学家、教授,他的房间里摆满了书籍和科学仪器。他应该知足的。但是,浮士德却毫无满足感。

 

    他感到,这样的生活远离了生命的本原,而离开生命本原的所谓学者生涯,书斋生活,视同委琐的、爬虫式的生活,连猪狗都不如。他说,我不象诸神,对这一点我深有所感。我不过象虫蚁在尘土里钻,当它在尘土里求生觅食,路人会一脚把他踩死、踏烂。当魔鬼梅菲斯特与天主打赌,想把浮士德引向满足、怠惰和堕落的歧途,浮士德则欣然随之前往。

 

    复活节的祷钟,复活了浮士德内心生命的意欲。而魔鬼的到来,点燃了他近似于疯狂的热情。他明知追随魔鬼,会有堕入地狱的危险,但他依然是那么兴奋,那颗在书斋中被麻木了的心,焕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美国作家福克纳觉得,他自己最向往的理想工作,就是当妓院老板。人的内心都有原罪心理,都有犯罪的欲望,一旦机会来临时,总会蠢蠢欲动的。

 

    为什么已知天命的浮士德,仍把灵魂出卖给魔鬼?这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也许没有心魔,我们会永远只能会循规蹈矩地,麻木不仁地生活着,就像契诃夫所描述的套中人。那些伟大的灵魂,往往是受心魔驱使的人,他们感觉到,自己完全陷入了它的控制中,他们不是听命自己的意志,而是甘心变成了魔鬼的依附,而成为毫无制控的中魔之人。

 

    浮士德是伟大诗人歌德的替身,作为一个尊贵非凡的思想尊者,歌德到了晚年,还是处于思想困惑之中,而甘愿成为魔鬼的随从者。如果没有魔鬼的指引,浮士德也就不会从书斋中走出来,走上探索人生意义的道路。而他的人生,也将浑浑噩噩而终结。所以说,人的内心如果没有魔鬼,也就没有天使;世上如果没有歧途,也就不会有正道的存在。

 

    叔本华的最后醒悟,却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当他晚年时,他的思想有了根本性的转变。他以为,欲望是人最大的耻辱与罪恶,人类要摆脱痛苦与不幸,就必须在自身中抑制情欲,把现世的享乐视为虚幻,遏止自私的欲念。他认同佛学思想,只有以禁欲、断念为起点,然后忘我,最后忘掉一切,进入空幻的境界,才能够超脱生命意志,以及一切烦恼。 

 

    人在追寻人生价值和意义时,都将无法逃避灵与肉的纠结,天使和魔鬼的博弈,自然欲求和道德灵境的两难选择。这就是所谓浮士德难题,也就是叔本华的难题,更是人类共同面临的难题。当浮士德将死去,魔鬼要收走他的魂灵,而最后是天使拯救了他的亡魂。实际上,生命只有终结,才代表了生命意志或欲望的泯灭,天使和魔鬼终于可以言欢一室了。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4-03-24 23:30
    过几天,便是博客周年纪念日,仅此为志。 顺祝诸位安好。
  • 头像
    天庭观天天天蓝2014-03-25 09:37
    您在放纵人生时,人生也在放纵您,
  • 头像
    天庭观天天天蓝2014-03-25 09:37
    您在放纵人生时,人生也在放纵您,
  • 头像
    三味h2014-03-25 18:30
    我就率先祝贺哈~~
  • 头像
    三味h2014-03-25 18:30
    我就率先祝贺哈~~
  • 头像
    三味h2014-03-25 18:55
    搜索了一下叔本华的图片,主照片堪与魔鬼类比,有一股杀气~~
  • 头像
    言言672014-03-27 16:42
    很多思想家几乎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刻骨的孤独。作为思想的先锋,必须从精神上抛弃一个时代——因为一切固化下来的东西注定走向腐朽,这使得他们与时代格格不入。而人的社会性又注定了人渴望交往,通过欲来填补无孔不入的寂寞。 物欲的尽欢需要他人的陪伴,而更深刻的仍不具备言语的属性,这时候,魔鬼和天使一同降临。
  • 头像
    言言672014-03-27 16:42
    很多思想家几乎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刻骨的孤独。作为思想的先锋,必须从精神上抛弃一个时代——因为一切固化下来的东西注定走向腐朽,这使得他们与时代格格不入。而人的社会性又注定了人渴望交往,通过欲来填补无孔不入的寂寞。 物欲的尽欢需要他人的陪伴,而更深刻的仍不具备言语的属性,这时候,魔鬼和天使一同降临。
  • 头像
    言言672014-03-27 16:44
    不好意思,网络没反应,点了两次,请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