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我们:曾经的纯真都去哪儿了?

  

    如今的父亲,是越来越糊涂了。母亲说到一件事,一天家里没电,父亲便将电水壶架在炉火上烧,不用说,水没烧开,电水壶被烧得面目全非了。现时的他,也尽显孩子气,而我们也当真把他看成孩子了的。返老还童这是一种规律,虽然说这与生命衰老退化有关,但我宁愿相信,这是人性回归最后的本真。

 

    由此,我想到尼采关于人的三次变形,也是精神三重境界的论述。第一种是人成了骆驼,是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写照。面对现实的重重压迫,骆驼只有接受和服从,承载着传统道德,和理性准则,它孤独苦闷、焦虑忧郁、无奈无助,深切地感受到自我存在被忽视,但又必须在自我否定中,努力保持着既有状态。

 

    第二次变形,是由骆驼变成狮子,为自己争得自由,做自己的主人。人要取得独立性、自主性,就要勇敢面对现实境遇,从骆驼的盲目顺从,变为狮子般积极主动地对命运的抗争。对自我的承认、关注和尊重,通过人的内在力量,确证人的价值,突出人的创造性和超越性,表现出人的内在价值,与生命的尊严。

 

    第三次变形,则是从狮子变回孩子,生命的原型。代表人实现了人生境界的,根本性超越,达到了完全的自由境界。因为孩童才是生命的原创与回归。而孩子纯真无邪,自由快乐,代表着人的新生,象征着希望和未来,是对人性一种神圣的肯定。孩子是纯真的新生,是对生命的再度肯定,代表一种自由境界。

 

    纯真是生命回归的真切表现。由此看来,我们的生命的诞生,生长以至于成熟,最后瓜熟蒂落,是一种由纯真到芜杂,然后再由芜杂变为纯真简单的过程。席慕容自己在回顾自己的生命历程时认为,随着人生的不断丰富,在得到诸如名和利之类,但是也失去了很多。人生最本质、最纯真的东西,早已不复存在。

 

    她写道,我喜欢停留,喜欢长久,喜欢在院里种下千棵果树,静待冬雷夏雨,春华秋实,尽情地享受成长的过程。喜欢生命里只有单纯的盼望,只有一种安定和缓慢的成长。有一首老歌唱道,我不想不想长大,长大后的世界没有花,长大后的世界没有童话。也许是因为它,道出了我们这些曾经的孩子的心声吧。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校友会,遇见一个,曾经是我学生时代的梦中情人,一个校花,如今的女名流,让我惊讶莫名。那时的她淑女窈窕,率真活泼、温柔美丽,而现在的她体型臃肿不堪,满脸世故和虚伪。现在流行语,时间都去哪儿了?其实我们更应该问一问自己,问问身边的人,我们曾经的纯真都去哪儿了?

 

    晚年的梁实秋,不止一次提及过这样一件陈年轶事。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当时他在青岛教书,曾有一位十七八岁的清纯女孩,到他家来做客。临走时,那女孩开口向他借钱。借多少呢?两毛。梁随手给了她两毛钱,但心中却疑惑不解,一个年轻女孩,不轻易开口向他借钱,却只借了这么点钱,有什么用处呢?

 

    当女孩下楼后,梁实秋几乎是下意识从窗口往下望。只见那女孩走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小店,用那两毛钱买了一粒糖丸。她刚转身走出小店,就将糖丸高高抛起,同时伸长脖子,仰头,嘴巴张开,准确无误地将糖丸接住,然后,快活地蹦跳着走掉了。也许很难想到,这个女孩就是后来成为千夫所指的恶妇,江青。

  

    面对后来的江青,我们能将如此天真可爱的少女,跟一个专横跋扈,为虎作伥的文革旗手联系在一起么?我们只能说,那些世俗的,意识形态的东西,甚至传统道德,都是纯真的天敌,或者毒药。它们在以各种方式,来损伤或慢慢戕害我们的生命,精神或灵魂,让生命扭曲,变成丑陋不堪,沾满铜臭,腥气。

 

    有一部韩国另类电影,叫《欢迎来到东莫村》。在朝鲜半岛烽火连天的岁月里,东莫村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先后闯进美国大兵、朝鲜和韩国的军人,给这个宁静优美的山村,带来了骚乱。朴实的山民们,竟不懂为什么会有战争,人怎么会剑拔弩张地对峙在一起,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野猪才是他们的天敌。

 

    最后,在村民们的感化下,那些战场的敌人,逐渐放弃了仇怨,回归到真实的内心。他们帮助村民们种庄稼,赶走了糟蹋庄稼的野猪,一时间和睦如一家人。就在几乎忘记了战争的时候,灾难却降临了,为了挽救各自的军人,敌对的各方开始争夺这个小村庄。那个曾经是世外桃源的所在,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那个带着纯真笑容的智障女孩,就像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穿梭在那些士兵之间。她脱下袜子,为士兵抹去脸上的雨水,唤起了他们最原始最纯真的情感,感化了所有的仇恨和恩怨。虽然她最终还是,死在战争罪恶的子弹之下,但她的死更唤起了士兵们内心的良善本性,决定为保护村庄,而牺牲自己的青春生命。

 

    《聊斋志异》中有一短篇《婴宁》,写一个天真浪漫的女孩,她的最突出,也是最本真的特征,就是她的笑。对于人世间的善恶,不作辩解,总是一笑置之。而且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并有众人乐之的效果。婴宁的笑,不仅使人神清气爽,而且,还能化解了很多矛盾、许多冲突,和谐着周围的纷纭人事。

 

    婴宁纯真的笑,是人性中十分美好的东西,是人的天性,或是纯真的感情,或是不被世俗所污染的人格。原来天真、爱笑的婴宁,在现实生活中生活久了之后,矢不复笑,竟虽故逗,亦中不笑。不过,婴宁后来生了个孩儿,在怀抱中,不畏生人,见人辄笑,亦大有母风也。可见,现实生活对人性的扼杀和歪曲。

 

    父亲现在也常常笑,我觉得,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平和而带有无限宽容的笑。从前很计较名誉和尊严,并不惜兄弟绝义的他,现在对别人的各种评议,总是置之一笑。其实,那些纯真而憨痴的笑,孩子的天真笑容,才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风景。也就因为有这样纯真的笑,我们才不会对这个沦落的世界完全绝望。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4-03-09 11:53
    其实,那些纯真而憨痴的笑,孩子的天真笑容,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风景。也就因为有这样纯真的笑,我们才不会对这个沦落的世界完全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