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苏轼:凡世如云烟之过眼

  

    苏轼的随笔《宝绘堂记》,是他历经宦海沉浮,人生遭折之后,在任徐州知州时所写。虽是一篇随记,却立意不凡,蕴含丰富的人生思想。文中开篇,便是一番精彩的哲思。他写道,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寓意于物,虽微物足以为乐,虽尤物不足以为病;留意于物,虽微物足以为病,虽尤物不足以为乐。

 

    即所谓,寓意于物,而不可留意于物。人可以把心意寄托在外物之上,但不可把心留滞于物之中。外物对于心,既是快乐之源泉,也是祸害之魁首。如果把心意寄托在外物之上,即使很微小,也会很快乐,很满足;把心意留滞在外物之中,即使外物很微小,也会成为祸害,即使是事物很奇特,也不会感到快乐的。

 

    然后,举老子之言,来加以论证。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俗物不外皆是声色犬马者,如果沉迷其中,让它们夺其心志,自然就会让人目盲耳聋,人心发狂了。然圣人未尝废此四者,亦聊以寓意焉耳。圣人之所以常以这些外物怡情,因为他们只是聊以寓意而已。

 

    凡物之可喜,足以悦人而不足以移人者,莫若书与画。外物之中,最能取悦于人,让人沉迷的,莫过于书画了。而书画即使高雅脱俗,但如果执意想占有它,留意与它,有时候也是一种祸害。苏轼自小起就喜好书画,也曾爱不释手,废寝忘食,但他觉得,吾薄富贵而厚于书,轻死生而重于画,岂不颠倒错缪失其本心也哉?

 

    如果把书画置于富贵、生死之上,岂不也是一种错谬,而丧失本性吗?自此,苏子把书画,视如烟云之过眼,百鸟之感耳,岂不欣然接之,然去而不复念也。书画虽好,也只是过眼云烟,妙音过耳罢了。苏子作此文,就是要劝导宝绘堂的主人,恐其不幸,而类吾少时之所好,故以是告之,庶几全其乐而远其病也。

 

    我才知道,过眼云烟典故的出处,就在于此。如今流行的神马浮云,也大概是来源于此吧。其实,苏轼所言是书画,寓意却是指所有世上的事物,包括荣誉,财富,权力,爱情等等,都不过是心外之物,都只能寓意于物,而不可留意于物。所以,我以为,苏轼的人生成功之处,就在于他能超越荣辱是非,始终保持心胸旷达。

 

    这种超然物外的思想,始终贯穿他的人生,也随着他的经历和感悟,愈发得到升华。苏轼饱经了人世沧桑,对生活进行了深刻反思后,所树立起来的一种人格理想,就是不仅丢弃了现实中具体的功利目的,甚至对生活的终极目的,也无所驻心,只是以一种不喜亦不惧的心态,去面对现实生活,求得个体的生命实现。

 

    在此,不得不提到苏轼在这期间,写的另一篇散文《放鹤亭记》。它记述了云龙山隐士张天骥,筑亭放鹤的事迹,写出了清远出尘的山林隐逸之乐。并借这一隐士的形象,寄寓着自己追求隐逸生活的向往。文中,苏轼对隐士说,你知道这隐居的快乐吗?即使是朝南坐的君主,也不能跟他相比,表达了对现实深深的失意。

 

    他还把君主之乐,和隐士之乐做了具体的比较。《周易》、《诗经》中,把鹤比作圣人君子,不显露自己有德行的人,如果亲近把玩它,应该好像有益无害的。但古代的卫懿公喜欢鹤,却使他的国家灭亡。而超脱世俗、隐居山林的贤士,即使荒唐迷惑,颓败迷乱像酗酒的人,也不能成为祸害,更何况对鹤的喜爱呢?

 

    君主之乐和隐士之乐,为何不一样;卫懿公和隐士张天骥,他们同样喜欢鹤,为何一个是乐,一个却是祸呢?就因为隐士是寓意于物,而卫懿公却是留意于物。卫懿公能把天下据为己有,当然也把视为玩物的鹤,当成囊中物。而隐士则放情于山水,超脱于世俗之外。其实,归隐山林的人,也早就把自己当成闲云野鹤了。

 

    万物一如,是佛教世界观的真谛,也是苏轼思想的基石,让他能在世事沉浮中,始终保持一个真我。人不应执着法相的荣衰,及自我的得失,世间万相本在不断地生灭流转,一切皆待缘起,故执着,或者留意是没有必要的。这一点,苏轼在《阿弥陀佛赞》中,更鲜明地表达出来,见闻随喜悉成佛,不择人天与虫鸟。

 

    因而,也才有《前赤壁赋》中,天地协和,人物合一,情景交融的境界出现。在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遇之而成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之 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适。这正是表现了一种般若真幻一如,万法皆由缘起的佛学思想。

 

    只有这样,才能超越有无之间、不即不离、无往而不乐的人生境界。而这种境界的产生,正是源于寓意而不留意于外物的生活态度。有如他的诗词所写,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生活着的人们,就要与当下保持距离,与速朽的一切保持距离,与过眼云烟保持距离,与生活中的泡沫保持距离。林清玄说,因为生命的历程,就像是写在水上的字,顺流而下,想回头寻找的时候,总是失去了痕迹。因为在水上写字,无论多么的费力,流水是不能成为永恒的,甚至是不能成型的,更是不能久留的。

 

    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生命历程中的快乐和痛苦,欢欣和悲叹,拥有或失去,都只是写在水上的字,一定会在时光里流走。人生不过是一场悦目的观赏,所有风景都会过去的,最后都会消失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得到一些会心的满足。正如苏轼所言,视如烟云之过眼,百鸟之感耳。岂不欣然接之,然去而不复念也。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3-10-27 17:56
    如烟云之过眼,百鸟之感耳。岂不欣然接之,然去而不复念也。
  • 头像
    西沟散人2013-10-28 06:34
    “生活着的人们,就要与当下保持距离,与速朽的一切保持距离,与过眼云烟保持距离,与生活中的泡沫保持距离。”——诚然。
  • 头像
    西沟散人2013-10-28 06:34
    “生活着的人们,就要与当下保持距离,与速朽的一切保持距离,与过眼云烟保持距离,与生活中的泡沫保持距离。”——诚然。
  • 头像
    楚中浪人2013-10-29 09:41
    过眼云烟典故的出处,就在于此。如今流行的神马浮云,也大概是来源于此吧。其实,苏轼所言是书画,寓意却是指所有世上的事物,包括荣誉,财富,权力,爱情等等,都不过是心外之物,都只能寓意于物,而不可留意于物。所以,我以为,苏轼的人生成功之处,就在于他能超越荣辱是非,始终保持心胸旷达。
  • 头像
    楚中浪人2013-10-29 09:42
    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生命历程中的快乐和痛苦,欢欣和悲叹,拥有或失去,都只是写在水上的字,一定会在时光里流走。人生不过是一场悦目的观赏,所有风景都会过去的,最后都会消失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得到一些会心的满足。正如苏轼所言,视如烟云之过眼,百鸟之感耳。岂不欣然接之,然去而不复念也。——深以为然!
  • 头像
    楚中浪人2013-10-30 11:29
    生活着的人们,就要与当下保持距离,与速朽的一切保持距离,与过眼云烟保持距离,与生活中的泡沫保持距离。——可为警示!
  • 头像
    饭后钟声2017-05-09 22:33
    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