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殉殇:死如菖蒲之诡美

  

    那一晚,我在都市的月色下,看到几个男人,抬着一张大网,往护城河里撒。我靠近问,他们在做什么?有人说,是捕鱼吧。也有人低声地自言自语,是捞月么?虽说是污浊不堪的河水,却也不时有黑影从水里跃起,拍打着闪烁的水面。

 

    直到下半夜,观看的人们早已散去。随着网的起落,还是一次次落空。可是,那些男人仍不甘罢休,整个河面笼罩在一片不祥的气氛之中。忽然,一阵强烈的击水声,从河深处传来。只看见一头硕大的黑影,几乎是自愿撞入那罗网之中的。

 

    那些男人,竟然没有为此欢呼雀跃,反之,当他们看到这一幕,先觉得匪夷所思,继而感到莫名的恐惧,最后他们弃网而逃了。留那一头在网中挣扎的鱼儿,独自在河边上,发出婴儿般的叫声。那鱼儿是一种殉身行为,还是夜游的盲视呢?

 

    没有人知道。但人类对于类似于殉殇的人和事,总觉得是神圣无上的。于是,才有这样的感叹,你若是射手,我就是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让我死在你的手下,就好像,终于能死在你的怀中。

 

    我认识的一位画家,他平生喜欢画花。但是,在他笔下所画的,几乎都是枯萎的花,凋零的花树。在他看来,花朵的绽放和凋谢,都表达着某一种殉情,在零落成泥的花朵中,隐藏着永恒的美。每一个生命,都是为了凋谢而绽开的无果之花。

 

    日本推理小说家连城三纪彦,以花葬为主题的推理小说集《一朵桔梗花》,写了一场场的殉情,或者说花葬。他说,人的性命,就是为了埋葬那串花的仪式。屋檐下的花即使是默默无言的,最后也不让花瓣受到一点污垢,然后结束短暂的一生。

 

    殉情也并非一种壮烈,而是时代的无奈选择。在日本的大正年代,是从一个黑暗房间,连接另外一个黑暗房间的白色走廊,像回光返照般的一缕繁华。透支着生命,焚尽而盛放,求得最后瞬间的光亮,小说讲述的,就是这样一种绝望的狂欢。

  

    我以为,那些在悲剧或者灾难来临时,躲避或者躲避不及而殉命的,并不是真正的悲剧;真正的悲剧是,明知毁灭降临而迎上去,或者执意去寻求这样一种灾难,这才是真正的,也是神圣的悲剧。我的眼前浮现出,那一头纵身投入罗网的鱼儿。

 

    在小说开篇时,呈现了一个巨大的意象。在真正的繁华和最后的毁灭之间,港口的妓女户中,充满着短暂的热闹,人们像赴死一样赶来寻欢,只求一夕的快慰。那充满烟雾的雨中港口,即将雨打风吹去而浑然不知,那欢歌笑语听来却格外凄凉。

 

    在他的小说《白莲寺》里,母亲是一个杀人犯,但首先又是一个殉情者。莲花是真宗里所说的极乐净土,开着以各种颜色绽放的花。母亲在一片漆闇的土地里,不只埋葬了季节,就连死后的世界,罪恶所不被允许的世界,也一并都埋葬了去。

 

    为的是,在来生的生命里,只看守着罪,只当一个恶人;还有为了守护我的血。母亲临终前说,杀人的理由,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尤其不希望儿子知道。究竟其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当扯开它的时候,只看见瓣瓣莲花,拥簇着的是母爱。

 

    殉殇,一直是人类最高的,难以企及的神圣境界。所以,连城三纪彦说,我好想在胸臆里双手合十,向这些不住地流逝的花膜拜一番。因为我禁不住地祈求,那些消逝的生命,但愿在死后的永恒黑暗里,同样地,以各中花的颜色浮泛着。

 

    在《一株白藤花》中所揭示的,垂死之人能做什么?尽可能延续生命,或者放弃一向的妥协?为什么那么多绝望的人,不会选择去伤害别人,而宁愿自己独自承担悲剧的运命?就因为他们对这世上同样绝望的人,往往有一种先知般的预警。

 

    菖蒲花的花期,仅仅三日而已,而对于歌人的意义,菖蒲花竟然如许复杂和深邃。对于花朵的感叹,似乎只留下世界崩坏的念想了,因为抑或所有的结局,都应该存在。葬花和歌是在悼怀美人,还是自己命运的绝唱,恐怕已经无法分辨了。

 

    不过,只因为这些欲望,本身并无世俗的元素,和贪婪,金钱,权力无关。罪恶终于褪去了深红,显得亮烈洁白;而奔赴罪行的人们,也带有了某种绝望的,不可逼视的庄严。殉情,不管是因为罪恶的,还是纯情的,都是不可评说的圣迹。

 

    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一位有三个女儿的母亲,为了不伦的爱,竟和情夫合计把丈夫毒死,成就了一段情殇。在那样的年代,她几乎成为道德沦落的象征。而她的女儿们竟不以为耻,而以母亲为荣,也几乎是她母亲生前的翻版。

 

    生命有如最后一片花瓣,是对季节的殉殇;生似和歌之悠远,死如菖蒲之诡美。花朵虽然拥有最动人的美丽,却无法掌控短暂而脆弱的生命。一切美好都将如花朵凋零, 但那一缕永远无法抹去的幽香,却是渺小生灵,存在与尊严的完美诠释。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