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恐惧:是谁动了潘多拉的魔盒

  

    我有个习惯,波澜不惊的生活时间久了,就会找来恐怖片看看。一是企图打破眼前的沉闷,二是想在极度恐惧中,去寻找精神的松解。恐惧感是人们所尽力躲避的,但是,须不知人们还有另一种互相矛盾的心理,那就是对恐惧感的追求。我有一个异性朋友,她寻常里很胆小,但是,却常常喜欢看恐怖片,而且乐此不疲。

 

    我问,这是为什么?她只说了一句,越怕越想看。人的精神往往是矛盾无解的,对于很多东西,在千方百计逃避的同时,又不知不觉地趋向于它们。也许是为了精神上的补偿,或是为了享受最终解脱的瞬间。在死亡恐惧之中,或理性完全失控之中,必定蕴藏着一种无可挽回的诱惑;它如同情欲一样深嵌在本能里面,不可理喻。

 

    米兰-昆德拉在评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时说,她真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术师,因为她懂得如何把谋杀,变成轻松的消遣。她的小说像一个杀人集中营,里面有一条制造消遣的杀人生产线。人们在其中感受着恐怖,往往是让恐怖感就此被消解,让谋杀就此成为一种消遣。让我们释放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焦虑,并满足了好奇心。

 

    其实,人类便是在恐惧中生存,恐惧几乎无处不在。古希腊人认为,存在另一种恐惧,不是产生于理性失误,难以查明缘由,只能归咎于上天的震怒。这种恐惧,往往足以震慑整个军队甚至民族,举国恐慌。到处是恐怖的叫喊声,混乱和躁动。他们把它视为报复人类的潘多拉魔盒。当恐惧或灾难来临,一定是有谁动了潘多拉的盒子。

 

    人们对未来的恐惧,叫做虚空恐惧,也许类似于潘多拉恐惧。在人们的想象中,那里虽名为虚空世界,但这里并非一片荒芜。这里生活着无法形容的生物,笼罩着人类无法想象的恐惧。当然更多的关于未知的恐惧,是人们根据现实的恐惧,来推断未知的恐惧,比如生态的失衡,战争摧残,还有星球的毁灭,都是产生恐惧的根源。

 

    蒙田说,谁恐惧,谁就要经受折磨,并且,已经受着他的恐惧的折磨。我一直都难以忘记,当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感,几乎一连几天都很难入睡,心灵连同整个宇宙都处在失重的状态中。我不敢问父母或大人,而宁愿一个人承担着这种恐惧。直到有一天,村里有一位老人死了,而在人们一片呼天抢地的哭声中,我倒得到了解脱。

 

    预知的恐惧得到了验证,感受到恐惧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怕,于是我释然了。蒙田年轻时,对死亡曾经极其恐惧,甚至让他觉得生活毫无乐趣。幸运的是,就在差不多那个时候,他自己有了一次濒死的经历。而正是这个事件,将他从恐惧中释放了出来。事情发生时,蒙田从马上被甩下来了,整个人飞出了几米,当场不省人事。

 

    他的同伴们把他送往家里时,他才晕晕乎乎地转醒。据他同伴后来讲,他当时口吐鲜血,并且剧烈地撕扯自己的胸口,仿佛想把自己撕裂一般。但是,在他这样折腾的时候,而他自己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他当时似乎感觉自己,正漂浮在轻盈飘逸的白云之端。那感觉如同安然入睡,甚至比美梦中的安眠,来得更加甜美酣畅。

 

    看来,恐怖感也是生活不可缺少的元素,一种独特的调味剂。很难设想,如果生命里没有一两场极度恐怖的经历,将是如何的乏味无趣,也就无法去体验生命的深刻意义了。川端康成正是因为自小不断经历了亲人的死亡,内心不断涌现出对死亡的恐惧感念,和对人生的虚幻感,他说,是深深的悲哀和恐惧,成了我全部作品和生涯的潜流。

 

    村上春树的小说《第七个男人》,写的便是关于恐惧的故事。一个男人在年轻时,经历了一种特殊的、从未见过的巨浪。浪没能把他卷走,只差一点点,但海浪却吞没了对他来说最为珍贵的东西,友人和友谊,把他们带往另一个世界去了。而到重新找回它们的时候,已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无可挽回的、漫长而宝贵的岁月。

 

    真正的恐惧总是不请自来,而且毫无征兆,毫无预感。那男人说,就我来说,那就是海浪。至于对大家来说是什么,我当然不得而知。但对于我,碰巧就是海浪。一天,它突然没有任何前兆,作为滔天巨浪,在我面前现出可怕致命的狰狞。在台风到来之前,我邀上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同到海边去散步,看风暴前那不一样的海浪。

 

    在那里大约待了五分钟,我想也就那样。不料蓦然意识到时,海浪已经赶到了我们眼前的沙滩。浪无声无息、神不知鬼不觉把光滑的舌尖,轻轻伸到距我们脚前极近的地方。根本没有料到,海浪竟转眼之间偷袭到了跟前。其中潜伏的某种凶兆,刹那间让人脊背发冷,变僵。那是一种无端的,没有缘由的恐怖,却又是真正的恐怖。

 

    结果,海浪成了怒海里的食人兽,制造了他终身难忘的恐惧。他幸免于难,而他的朋友至今都找不到尸首。那张横在浪尖上冷笑的脸,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友人那只仿佛引诱似地朝他伸出的手、那一根根手指,无法从脑海里消除。此后,他常常于梦中,看到死去的友人,从浪尖中轻盈一跃,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拖进茫茫大海之中。

 

    然后,恐惧变成一种习惯,一种无法挣脱的内心挣扎,他只好央求父母搬家。离开那个镇子以后,恶梦做得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倒不是说它已退出了他的生活,有时还会像高利贷收款的那样,找到他头上,快要忘掉时肯定会找来的。梦总是一模一样,细节都毫无二致。每次他都大叫着睁眼醒来,独自面对黑暗,汗出得被褥湿漉漉的。

 

    以致他终身没有婚娶,因为他不愿意半夜两三点,大声把身旁的人吵醒。这以前,也有几个自己喜欢的女性,但跟谁都没一起平静度过一晚。恐怖已经沁入他的骨髓、灵魂,并且不能与别人分担。就这样延拓着到了花甲之年,一次无意间,他翻看了死去友人过去的水彩画,在画里,他看到了友人,那一颗没有杂质的,安详平和的心灵。

 

    于是,他回到了昔日的海边,感觉四十余载时光,在心中犹如朽屋土崩瓦解,旧时间和新时间融合在同一阵漩涡中。四周声响尽皆消遁,唯有光影在颤颤摇曳。随即他倒在涌上前来的波浪中,四肢感觉变得虚无缥缈。他就以那样的姿势伏在浅浪里,无法立起。但他已经不再怕,恐惧终于消去了。是的,已没有什么好怕的,一切都已远远离去。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做过恶梦,也没有半夜惊魂过。他并且准备改变人生,从头做起。或许已经为时已晚,可纵使为时已晚,还要感谢自己终于如此得救,并试着去重振人生。因为,在孤独无援的情况下,在恐怖的黑暗中,惊栗着终了此生的可能性,也还是会存在的。因此说,恐惧可以毁掉我们的一切,但恐惧也会重造我们的灵魂和身体。

 

    我在想,人生中真正可怕的,不是让我们恐惧的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待恐惧的态度。恐怖的确无时不在,它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不时会让我们降服屈就。但是,比任何恐怖更加令人恐惧的,则是在恐怖面前,背过身去,闭上我们的眼睛。这样,我们就会将生命中最为宝贵的东西,拱手恭送给了恐惧,那生命里的食人兽。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3-10-06 13:01
    比任何恐怖更加令人恐惧的,则是在恐怖面前,背过身去,闭上我们的眼睛。这样,就会将生命中最为宝贵的东西,拱手恭送给了恐惧,生命中的食人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