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心是孤塔:在房子和一切之上

  

    题记:近来,为了修房子,频频往返于故里和都市之间。与故乡越靠近,便越是生出一种可怕的疏离感。房子应该在年底就可以入住了。年迈的父母,是天天拄着拐杖,到工地去看守着,这也许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件未了的夙愿了。

 

    看着日渐成型的楼房,我却没有一点归宿感,也许当父母他们百年之后,这房子便成了岁月里的空巢。里尔克说,在岁月的长河中,人永远没有自己的故乡。人就象射出去的弓弩,不可能返回原地,而世上也没有任何地方供我们停留。

 

    在我的意念中,那楼房有如一张石头的脸,甘于承受其内部的重量,而悄然使之毁灭的广漠空间,却将迫使它日益趋于神圣。孤独就是神圣的必由之路。房子似乎无限绵延自己的生命,享用着永久的安眠,也期待着房子里面石头的觉醒。

 

    当然,房子也是有用的,它可以提醒我回忆,在苍白的寂静的空间回忆。在我的面前,仿佛从往昔的某个地方, 升起了无边的忧虑、意象和祷告。我的心将变成一座孤塔,在房子和一切之上,我自己将在它最高处守望,故里的天空别无它物。

 

一、岁月的船停在外婆桥边,我的女人

岁月的船停在外婆桥边,我的女人

露着双乳站在黑暗里,一首糜烂的诗

就这样开始,用残指调制的梅子汁

酣畅的酸意在五月里流露,我的女人

不在我梦中出现,却装饰了别人的窗户

婚姻带来的只是舞池里的昏眩

没有人在意一种姿势的介入,在穿裙子的

天空,我的背负是蜂窝的复眼

暖房里的语言已是不复收拾的僵尸

忍耐着,我的使命不再期待完成

假如爱情不曾敲响种在肉体中的那颗钉

 

二、人格的隐语藏在不能阅读之处

人格的隐语藏在不能阅读之处

月光下闲荡的鹤,把宗教的徽记

放大至无限,圣母的床褥里

养着一只硕大的教堂鼠

我那痛恨的脐带,却无法割舍

在现代市井的流行窗里,腊像

比真实还逼真,乌有的更有生存空间

没有人在意于物质之上的我

没有人看到杜鹃的血啼洒在清晨

岁月把霓霞当作领结,装扮成翩翩少年

谁在头颅里种上星星,便收获诗歌的

莴苣,把待人解放的丝带挪开

从维纳斯的胸前,于是我便坐在下议院

贵族般讨论人性,玛利亚的官能症

那是痴笑,是妖魅,是俗世的痛隐

 

三、一种声音穿过时空,迸发出

一种声音穿过时空,迸发出

绚烂的烟花,在我和她邂逅之间

一个少女走进我的花园

微轻的脚步把心灵的魔鬼唤醒

她那没有栅栏的春,沿着长长的滑梯

下探,在声音萦绕的网里攀援

不知道是崩溃,还是喜悦的句点

每一夜都有裸嬉,伴有星子的忧郁

倾斜的磁场指挥着精神的重建

我在哄她安睡,头向着南方一角

那床单上尽是猛兽与美女的图案

那声音成了欲望的调色板,变幻着

传达着我的蒙太奇画面,惊悸

她的小鸟的懦弱,身体浮在水面

水母集结的海域写着永远永远

 

四、没有梦固然冷清,可是消失了梦

没有梦固然冷清,可是消失了梦

却更加凄凉,那独角兽守着的夜

如此狰狞,不给意志以些许的叛逆

菩提树下的白马配上高贵的鞍

是否可以普渡众生,从此岸到彼岸

樵夫的斧抽断了绵绵江水

从此人间不再有断桥遗梦

狸猫躲进了季节的衣兜,夕阳

在傍晚的风车上转悠,象悠闲的农夫

没有梦的日子就像中学生没有成绩单

困扰,敢于对弈于所有社会残破的局

来换取自由国度里的忏悔,并写上我的姓名

看屋顶和星群之间,藏着扑击真理的金雕

张开翅膀遮天蔽日,翼下风猎猎地响应

互相搀扶着,一对走向墓地的情人

 

五、不需要诠释,也不去思想

不需要诠释,也不去思想

海明威的光荣耻辱,缀满了

西班牙的荒野和美利坚的山脉

一颗子弹风一般穿过

一个天才的头颅,一朵花托着

一个夜晚,我们在风信子的眼里

读到了季节的叛变,在翘摇的游戏中

每一个过客都是唐朝的贵胄,全部历史

只是一声嘘叹,玄色的素描在橄榄窗上

喘息,那痴肥的巫婆统治着选美殿堂

凤蝶被押解到绝无人迹的荒岛,祸殃

总是由风情所致,想到巴黎的左岸吧

满河的脂粉泛滥,象兰波那绮丽诡秘的

散文,谑笑的风景流入我明媚的晨曦

 

六、磨坊的歌声今夜又唱响

磨坊的歌声今夜又唱响

白色的挽联邀请花儿加盟

寂静的星光点燃了酒窖中的约言

一生追踪的风伴脚底的尘

我是你们的性,是舔着伤口的鹰

当不可能成为我最后的寄托

闪耀的不是阳光,而是雪崩的亮度

田野的秋天里到处呈现镰刀的影

稻禾的成熟缩短了宿命的预言

当意象蜂拥而出时,世界已是另一种

形式,那不能带走的智慧怎么办

留下的文明怎么办,一道旱冰鞋

纵恿着我回到铁马冰河的年代

把死亡的哲学研判,让堕落

成为死亡的临摹,虚拟的现在

让自杀者纷纷向海边集结靠拢

 

七、我是乡下的孩子,永远都是

我是乡下的孩子,永远都是

笨拙而且诚实,不懂得乘虚利势

我的精神家园已是残垣断壁

保存多年的镜子破碎了一张天真的脸

童年的白纸象骨头那样被撕裂

太阳已经向着沦落的深谷滚去

许久以后,我看见一只羚羊还在

独自徘徊山坡上,怀着疯狂的沉闷

理想都化为丑陋的石头,灼热的

烫伤了冷却的心,世界变的如此伪善

告诉太平洋的岛民,我不再受欺诓

关于一个乡下孩子,这个城市没有传奇

躯体中藏着满满当当的秘密银子

白昼里发挥出来的种种兽行

于我无关,我永远都是一个乡下孩子

 

八、我的生活是一封苍白的信,无法寄出

我的生活是一封苍白的信,无法寄出

遗忘是往事的终点,忽略的诺言

被废黜的存在,乌云越洗越污秽

阴影变成主人,时光被逼近死胡同

我在月光下游荡,最后月光淹没了我

肉体在炫目,灵魂却暗淡如星光

现实是淫妇厌倦的床,水蛇出没于

欲望的海域,我没有打渔的船

风站在青瓦之上,讥笑乌鸦的狡猾

阁楼的隐逸里有祖先的魂,对语

隽永的汉赋让我的现代诗稍逊

没有墓地的我,象野蜂没有巢穴

一本一月的书,让我读到最后

没有种子的我,不期待大地记得

幽玄的絮从我出生的村庄上轻轻掠过

 

九、中午站在你忽略的阳光下

中午站在你忽略的阳光下

宁静的夏天,知了吐出一圈圈

淡蓝的晕,在火车站月台上

盼望的目光,总是让距离缩短

赤红的手指,灼伤了我的灵感

希望是海底苍白的磷火

天空无谓的笑考验着万物冷漠的

心理,长蘑菇的树桩必定潮湿

浮世绘挂在傍晚的河边

海鸥穿梭纺织亚热带的海滨及帆影

黄昏闭上眼等待死亡

夕阳划出蜉蝣的墓地,比基尼的广告牌

在小树林旁,云朵是女人的裤带松懒着

等待着,一只手牵引她进入黑暗的房间

鲸鱼的喷泉广场,聚集着爱和平的人们

 

十、唯一的战争图像正在向城市

唯一的战争图像正在向城市

博物馆开放,血红的河至今还在

流淌,裸体的男女唱着国际歌

走向法西斯的祭坛,我在黎明前

重读历史,似在黑暗里寻找出路

历史却很难找到重视的目光

千万名光荣或耻辱的死者骸骨

都在肥沃着那片松林,松林却不分

光荣或者耻辱,也许没有战争

他们还是童颜鹤发的邻居,孺子绕膝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我在努力忘却

那些遗忘的眼睛,象散落在土地下面的

玻璃碎片,让你的脚板惊醒

和平的人们可以忽略战争,但战争却

占据了人类无时无刻的历史

 

十一、我们忘记了时间,瞪大眼睛

我们忘记了时间,瞪大眼睛

去等待花园死去,然后摘取玫瑰

空白的笔迹,记录着我们的回忆

没有地址的邮件,呆在邮局角落里

竟然没有目光怜惜,天空编辑不出

更好的诱惑,体会的只有蓝色的冷漠

还有更高的蓝色,却不能附庸儒雅

雨在呓语中落下,黎明没有更多牵挂

清道夫洗刷着古老的街面,黑夜留下的沙子

离去的大海还没有归来,童话也没有打开

白昼也没有剥开,唯有乌鸦在独享那灰色的爱

我们不会抱有仇怨,对于冬天阳光的短暂

因为有更多的事物需要冬眠,白雪需要加工

空气需要宁静,虚无需要时间

 

十二、没有烛光挑着睡眼,鼾声已变得迟悔

没有烛光挑着睡眼,鼾声已变得迟悔

鬼魂和老鼠同坐在楼梯上,悠然的翘腿

祖父的烟斗还闪烁着桔黄的光

台面上的灰尘死而复生,诉说主人的近况

为斑驳的镜子预订了一幅离子界面

好让模糊的双眼去观赏雾里的花影

白蚁蚕食了老屋的记忆及照片上的脸

谁在黑暗里挥霍睡眠,铁在呼噜声里熔尽

蜘蛛网承受不住春秋的重量,喘延的时光

以不安的眼凝视着天窗,月食的女人

躺在红色的沼泽里,颓墙上折射着神圣的光影

天使今夜滞留在银河边,没有人伴我进入

一朵花的洞房,把季节的锈锁打开

窗台上每夜都有暴风雨的演习

兀立的寂静以另一种方式阻止一切发生

 

十三、我在想你,在你没想起我的时候

我在想你,在你没想起我的时候

路灯亮的地方,是黑暗淌着血的伤口

情人的背影如长在苔藓之上的石头

天空被霓虹鞭挞着,躬腰忍着痛

寒霜是冷的火焰烫伤了我的手

地里的田鼠在啮咬风的遗骨,发出夜的

诅咒,浪人的音乐卡在街道的喉咙

明天的猝死被证明是一种阴谋

核桃的功用不仅仅在于健脑,还有

加速遗忘,砸碎头颅象对待一枚桃仁

广场上的雕像不知道何时搬走了

似乎景色也无辜地被颠倒

我就象跟着季节背后的狗,闻风而吠

南方的嘉树让飓风折断了自由

 

十四、宁静的夜,一条街道的影子

宁静的夜,一条街道的影子

含在另外两条街道里面,零点时分

风走过,雨也走过

你没有走过,没有,在街道深处

在街道与街道衔接的地方

你走到了,宁静的夜

 

十五、我面对着天空与大地的夹缝

我面对着天空与大地的夹缝

有人说那就是人间

我面对着过去和未来的夹缝

有人说那就是现实

我面对着出生和死亡的夹缝

有人说那就是生活

我面对着男人和女人的夹缝

有人说那就是爱情

我面对着你和他的夹缝

你和他都说,那就是我

 

十六、呵,那一种感觉很轻柔,很轻柔

呵,那一种感觉很轻柔,很轻柔

象你清晨无端的哭泣

一首歌从霞光里飞出,象蝶影

恍惚,让我想起了

那时和你邂逅在虚幻的世界里

 

生活不必太实在,会扼杀梦想

精神总要有个月光铺就的花园

荒谬的前奏,诡异的微笑

灵魂有时就那么甘愿受魔鬼的惑

有些事,上帝也管不了

 

呵,那种感觉很神秘,很神秘

象你那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

一阵风闯入反季节的花园

讶异和窃喜,让我想起

和你夜夜在超时空境地里亲昵

 

十八、你的目光变得难以知解,变得空洞无物

你的目光变得难以知解,变得空洞无物

你的存在变成了什么,也没有什么

而我还在对你诉说我的寂寞

好象我在对我的影子诉说

 

我在讲着我们曾经的事情,琐细而

语无伦次,还伴有滑稽的哭泣

虽然常常如此,最后总是我一个人

对着发白的墙,而你已经睡去

 

有时你会给我一瞥目光

但又空无一物,而且更加遥远

比没有相识之前,比那个离别的街角

更加凌厉

 

我在诉说,而天色已经暗下来

你的目光洞开着,一种幽绿开始游荡

那是你黑暗里突然的微笑

让我的声音霎时停止了

记忆闭合了,世界消失了

 

十九、等不到阳光,我在这里

等不到阳光,我在这里

从清晨到晌午,我呆坐在椅子上

椅子在八楼802室,一个狭窄空间

对面的家居声音,晃动的人影

一会儿在我左边,一会儿在我右边

 

我的母亲在厨房里晃动,猫儿在窗台晃动

感觉世界都在晃动,唯有我没有动

似乎我在占有另一个时空

在那里时间比我还懒惰几分

 

等到所有的动静消失了

而我还在,但时间的位置已经空下

时间趁我打盹儿时溜走了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3-10-04 23:39
    等到所有的动静消失了 而我还在,但时间的位置已经空下 时间趁我打盹儿时溜走了
  • 头像
    楚中浪人2013-10-05 22:48
    里尔克说,在岁月的长河中,人永远没有自己的故乡。人就象射出去的弓弩,不可能返回原地,而世上也没有任何地方供我们停留。

  • 头像
    退隐终南山2013-10-28 19:16
    对生命的无奈与呐喊从未停止的煎熬撕裂我们卑微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