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李碧华:每个人都有前生后世

  

    从小,我便是在关于鬼的故事中长大的。小时候在乡下,无聊的人们总是拿鬼来说事,增加生活的佐料。但在那些幼小的灵魂里,鬼魅却是如影随形。直到现在,在异地时毫无鬼观念的我,一回到乡下,看每一个阴影里,似乎都藏着一个凶煞。

 

    但我又实实在在是个无神论者,灵异的事情我是一概不信的。即使对于那些绘声绘色的描述,我也只报以冷冷的一笑。孔夫子曰,敬鬼神而远之。也许在我的意识里,对于鬼神的恐惧,实际上包含了对先人的敬畏,有如对自然的敬畏一样。

 

    其实,关于灵魂不死,或者人死后有鬼魂的说法,自古至今,都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据说,女作家杨绛九十六岁时,才开始讨论有关哲学问题。无非是关于上帝,灵魂的有无等等,她的讨论与别人无关,甚至与她暂时栖身的这个世界无关。

 

    川端康成晚年,曾写过一篇短文《不死》。文中写了两个人物,一个是生前当过高尔夫球童的男人,一个是深爱着他的姑娘。他们没有结成良缘,姑娘殉情死了。在男人垂老的时候,姑娘却飘然而至,他们又重温旧梦,并携手离开这个世界。

 

    在川端康成眼里,这就是永生不死的境界。他曾说过,真正的美,只存在于少女、孩子,和濒于死亡边缘的男人。我想,川端康成应该是一个无神论者,但他又期待着灵魂不死,期待衰朽的生命获得重生。信者道,灵魂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其实,从广义上说,应该是物质不灭,生命不死。人的生命与万物一样,都是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不断地轮回,不断的更替着。生命的概念,不应仅仅是从个体的消长去考量,而应该把它放在生命的整体上,和生命发展整个过程去看待。

 

    有人说,历史不是一个如同链条一样,连续的进程,而是一个在无尽的复沓与轮回中,彼此迭加的时空。而构成这种历史的个体生命,也应该如此。生命轮回并不代表着生命不死,而是以另外的形式去轮回。比如血缘的延续,物质变异生成。

 

    徐志摩以为,人生只是生命的一个表象,而且是最不重要的一个表象。因此,人的生命中,也许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是被我们所忽略了的。我觉得,人的前生后世,并不是指生命的延续,而更多是体现在命运的共性,不可逃避的宿命感。

 

    只有感到巨大的命运存在,我们才能对生命,有敬畏或热爱的情感产生。宿命是生命轮回、灵魂穿越的动力,是驱动生命变换的神秘力量。我常常恍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是从前某个人生活的延续;有时候进入一个境地,却恍如前世之感。

 

    又或者,常常觉得,自己的生活并不能为自己所把握,而是被另外的人所支使,又无端觉得,自己是活在某个人的阴影之中。而这个人又偏偏跟我距离数百年,甚或数千年。时下有一个热词就是穿越,人的灵魂也许真的可以穿越时空的。

 

    在这个意义上,我执着地相信,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前生后世。香港女作家李碧华,被称为天下言情第一人。在她笔下,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前生后世。生命在时空里,可以让时光因之而倒流,也可以向未知借来后世。

 

    她那支灵异之笔,常常跨过阴阳两界,让《胭脂扣》中的痴情女鬼如花,返回人间;让《秦俑》中尘封两千年的蒙天放,跃出古墓;让背负千古第一淫妇恶名的潘金莲,九转轮回,为当代的芭蕾新秀单玉莲,无不充满了命运的暗示和预言。

 

    她的小说《霸王别姬》中,从二千多年前楚汉相争的时代,到文革后期的现代,程蝶衣的虞姬,依旧是自刎别霸王;而段小楼的霸王,依旧让人张目瞠舌,惊讶得不知所措,彷佛历史真的都没有改变过。而历史的惊人暗合,一如人的转世。

 

    以致让我们觉得,相信若有来世,把一切再从头来演过,程蝶衣依然是一个理想化的虞姬,哪怕他明知,这通向理想的路遍布荆棘,甚至永难超生。而这也正是几千年前虞姬所感受到的。现代戏子程蝶衣作为虞姬的再生,正是如此的神似。

 

    人的前世今生,都有互相对照,相互印证的真相。李碧华另一部经典小说《胭脂扣》,说的是胭脂扣松脱烟消,现实中角色对换的故事。她回忆写《胭脂扣》时的感觉,仿佛另一只手在借着我的手写,应该是人物扯不断的命运引导着她。

 

    做了鬼的如花,过了五十三年后,回来寻找前世有情人,却见到了像鬼一样活着的十二少。她本不是来寻仇的,大失望之后却也是平静。她交还那盒胭脂,也是交出了对爱情的幻想。贯穿他们的前生后世的,仍是那无法挣脱的爱的宿命。

 

    李碧华曾说,在自己成长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不是人或事,而是三个梦。只有在梦中,才会有前生后世的相聚或者离析。她借庄周的梦,来释解心中的结。梦里究竟谁梦谁?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在李碧华的世界里,往往是人鬼不分,生死莫辨,时空交错,阴阳跨界的。在她那里,每个人都有今生,还有更具异彩的前身和后世。就像她自己说的,我不是个真实的人,我也不是个虚构的人。人命就是这样子,死之前很贱,死后才珍贵。

 

   也许只有她才敢这样说,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万事都关乎此情,而且用情极深,超越男女性别,超越人妖殊途,超越人鬼界限,超越生死轮回。因为她窥透了生命的秘密,包括它的前生后世,纠缠不清的一切,来龙和去脉。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