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夜来香:危险的快乐,沉醉的癫狂

  

    近来,气温总是居高不下,躁热难捱,就连走在夜道上,也是无法消闲的。于是才真的体会到,酷夏,其实就是苦夏。似乎只有熬过盛夏的人,才知人生之苦。有一首日本俳句称,夏日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

 

   不过,有时候在晕晕乎乎中,忽而,有如当头被扑到一阵清冽,让人顿觉神清气爽,那是夜里遇到夜来花香了。我是走过去,才又暮然回首,因它的花香而驻足,而心帜摇曳。也许没有哪一种花,像夜来香那样,在黑暗里让我如此心动。

 

   在白昼里,我几乎忽视了夜来香的存在,如刘禹锡所说,山明水净夜来香,数树深红出浅黄的景致,我却没有领略到。即使在我居住的地方,夜来香是天天要打照面的。但只有到了夜晚,似乎总有某种埋伏,在等待着奇袭夜行者的身心。

 

   往昔在乡下的月夜,感受着夜来香,比现在来得有雅趣些。自家院子里的夜来香,当月上树梢时,静静地开了。一朵、两朵,绽开一簇簇黄绿色的吊钟形小花,稀疏却有致,姿容淡雅,浅香浮动,远近都充溢着阵阵浓香,流泻一地的光影。

 

   我喜欢泰戈尔笔下的夜来香,是一个淳朴秀美的村姑。乡下人叫她黑姑娘,在我眼里她是一朵夜来香。我在野地遇见她,她的双眸似鹿眼一样。她脸上没有蒙面纱,肩披着松乱的辫发。她黑?不管皮肤多黑,她的眼睛都像鹿眼那般明亮。

 

   都市里的夜来香,在我看来,却暧昧、癫狂得多。那是一笑解千愁,拨乱往事的羁绊,让我想起一败涂地的人。在喝大酒后面目猩红,在夏夜里大声吆喝,吆喝声里有着某种需求和癫狂。人说,夜来香代表着危险的快乐,沉醉后的癫狂。

 

   夜来香初闻时,觉得清气袭人,但是,久了便有一种晕眩感,几乎要让人窒息。所以,夜来香往往不能作为家养的花种,因为其花香会使人觉得呼吸困难,对像我这样高血压的人,尤其如此。因此,在夜来香下面,我是不宜久留的。

 

   赏识夜来香,只能在野外,注定它是野蛮的特性。别的花儿,多是在白昼里,靠着蝴蝶来传粉的,而夜来香则是与飞蛾为伴,它是靠夜间引诱飞蛾来传粉的。在夜里,隐隐约约看见那些狂舞的飞蛾,围着夜来香,那是夏夜的磨坊舞会。

 

   夜来香,让人想起那些徘徊于夏夜街头,隐现于黑暗和昏灯下暧昧的女人。于某个夏夜,我徘徊于街头,于黑暗里窜出一个女人来。我不由地停下脚步,一种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她问,先生,你想找快乐么?我知道那是一种危险的体验。

 

   如果是阴雨天,夜来香的香气则更比晴天里浓,而且越夜越癫狂。张晓风说,花的香味,是一种介乎虚实之间的存在。有一种花开,像夜来香,香得又野又蛮,的确是花香欲破禅那种香法。夜来香花开时,就连坐禅的和尚都快把持不住了。

 

   夜来香在我眼里,就带着热带夏夜某种躁动和欲求,那也不失为高热气温中一种消暑的方式吧。林清玄说,夜来香的花香,因为没有阳光的渲染,所以带着一种阴气,没有一种壮怀。我才明白,所谓的花开荼糜,那是指的香味中的夜来香。

 

   所以,夜来香是属于黑夜的,是黑暗里逸动的无影的精灵。张爱玲欣赏的一首诗《重逢》,诗写道,三年前,夏色瘫软,就在这死市里,你困惫失眠夜;夜色滂薄,言语似夜行车,你说,未来的墓地有夜来香,我说是一种片刻之恋吧。

 

   她评说,关于诗中人,那样的宛转的绝望,在影子里徐徐下陷,伸着弧形的,无骨的白手臂。然而,这是一时说不清的,她不是树上撇下来,缺乏水份,褪了色的花,倒是古绸缎上的折技花朵,断是断了的,可是却非常的美,非常的应该。

 

   写夜来香的文字和歌唱很多,但我偏爱陶喆的那首歌,望春风,夜来香。歌中唱道,花开当折直需摘,青春最可爱,自己卖花自己戴,爱恨多自在。这是一种沉醉至癫极的情怀,让人体会到一种,只为人生不重来,何不放开怀的人生感叹。

 

   张爱玲说,活在中国就有这样的可爱,在脏与乱与忧伤之中,到处会发现珍贵的东西,使人高兴一上午,一天,一生一世。夏夜里遇见夜来香,那是我的幸事,即使我不是很适合观赏它,我还是把它视为暧昧的女人,送来那危险的快乐。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