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夏天:我的灵魂都长在诗歌里

    题记:亲啊,我的灵魂生长在诗歌里,不在别的地方。我的诗歌里没有思想,只有灵魂,干干净净的灵魂。我的诗魂就是火热的夏天。走过这个时季,命运之门将打开,就像母亲的门对我轻轻打开,就像爱人的心扉对我翩翩而开。

 

    就像里尔克心中的夏天,夏天是那么盛极一时。哦,夏日的幸福,钟声已经敲响,因礼拜天已在望;而劳动的炎热,感觉就像苦艾酒,围绕着短而卷曲的葡萄树。即便在这般麻木中,祷钟的声浪,在这个无拘束的地方,依然沿着道路奔跑。

 

    看啊,那些阳光,轻逸如鸿毛,在笼罩着万物顺从的轮廓;那些小小的村落,远远的,有个人一直安慰着它们。我知道,那就是诗神。阳光是他的化身,无所不在。在夏天,有一些花在太阳底下枯萎凋谢,有一些梦的果结在累累的夜晚。

 

一、夏天的苦楝树

夏天的苦楝树

曾经是幸福的事物

 

致我消失的童年,雪般的花絮

撒在干净的村道上

像我的童年,彷佛那么洋溢

我曾经热爱的苦楝树

就像苦涩却是幸福的童年

 

从春天到夏天

母亲说,苦楝树不会成才

但是,它却生长得那么好看

我记住了母亲的叮嘱

活得好看就是生命的本分

 

在有苦楝树的夏天

我是苦楝树上的寄生

攀援在充沛阳光的枝头

直到如今,我不能不想你,苦楝树

就像我不能不怀想童年
      

二、夏天,我不再走在田野上

夏天,我不再长大

那个村庄里不再有打铁的匠

 

我打着赤脚奔跑在田野上

我是个未长大的太阳

 

我和铁匠的女儿是青梅竹马

她美丽成了夜晚的月亮

 

谁来到世上不想看太阳

谁来到世上不想遇见月亮

 

当铁匠死了,我们的村庄

就看不到浑圆的太阳

 

月亮也终日泡在悲伤的残雾中了

夏天,我不再走在田野上

 

那张模糊的脸庞,就是村庄的印记

我们不能再回到那个夏天

三、命运之门将打开

今天,我谁都不是

更没有人和我伴行

我什么都不说

也不再听别人说些什么

我只听到石头在历史中呓语

我只听到未来的帆桅折断的声音

我只听见我的母亲

在河的深处对我说

我只听见我的爱人

在云端对我说

 

走过这个时季,命运之门将打开

就像母亲的门对我轻轻打开

就像爱人的心扉对我翩翩而开

一些花在太阳底下枯萎凋谢

一些梦的果结在累累的夜晚


四、假如你爱夜晚

假如你爱夜晚

眼睁睁看流星从眼前闪过

便泪水连连

如愧疚地面对你爱的人

假如你爱早晨

不小心碰落一滴露水
便觉得是伤了谁的心

假如你爱所有的时间

不管是否等待,都是错过

有如摇落了无果的花

或者花的结果

 

不管夏天的风

是否和秋天的雨相会

不管今天的你

是否和昨天的我相遇

天地都是如此有情有义

上帝都是如此眷顾

乌云竟是一只温柔的佛手

触摸着我,触摸着你


五、经过四季的诗的种子

该经历的我是否都经过了

该留下又留下了多少

土地是我的生命

风雨是我的诗歌,我的华章
                  

春风不是我

花开过后不寂寞

雪月不是我

阅尽尘世不孤独

不是没有寂寞的日子
不是没有痛苦的日子

经过四季的诗的种子

在哪里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发芽

有谁告诉你,我的城市
在晨风中翩翩而过

穿过时间的光廊,去会未来的邀约

六、在什么样的季节

在什么样的季节,你头顶苍翠

你心花怒放,在什么地点,你和亲人告别

 

在什么样的村庄,你四处游荡

你喝着农家的醇酒,还把人家的姑娘张望

 

在什么样的田地里,你空虚地歌唱

到处麦子金黄,而你却满怀惆怅

没有人问起你的家乡,还有你的母语

在群鸟归去的所在,暮色茫茫

 

有谁在为你点灯,把你照亮

谁又为你守候,在远方的晨曦里

 

无为的马车,驮着一只累死的马

有谁在读着一首诗

一个老者在死后一言不发地醒来

 

七、那一片雪色的白

那一片雪色的白

经过千百次的思想

变成缭绕柔指上的余香

在记忆的边缘

挂着秋天的遗像

 

那雪般的白啊

有如北方的闺秀

守着一扇月下的窗

守着痴痴的望

 

无端又想起

那天使衣裾的白

去抚慰病榻上

生命微弱的青苍

回味似江南雨巷的丁香

 

映衬北方那一片雪白

是你的青春模样

象燃烧的高粱

永远是我宁静的天空

火红的幻想

 

八、在我颓废的寒枝上

在我颓废的寒枝上

冬天的风可以留停

悲情的夕阳可以留停

哀鸣的乌鸦可以留停

就是不能停留爱情

 

在我最后的日子里

健康可以轻轻抛弃

快乐可以轻轻抛弃

甚至生命也可以轻轻抛弃

但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九、冬天,我在铺霜的田野

冬天,我在铺霜的田野

捡到了一只跋涉的鞋

她从春天出发,走到

这冷漠的季节

她已穿透了底儿

鞋帮子也该补一下

那只跋涉过季节的鞋

她就不准备停下来歇歇

只是她实在走不动了

就被丢弃在这铺霜的田野

 

那只鞋,是祖母的绣鞋

是我童年见过的云彩

 

十、一个鸽子斜飞的角度

一个鸽子斜飞的角度

就像一首现代自由诗

 

和我在镜子前的几分钟,对着

自我影子完成的作品大相径庭

 

所以,不必在乎天空的颜色

也不必理解风的方向或者力度

把握每一个角落,倾听它的脚步

 

也许鸽子的翅羽曾经启迪灵感

鼓励我超脱肉体追求真理

让诗直接进入脱离引力的轨道

 

但我仍想着黄昏里的约言

摆脱不了靡靡花香的诱惑

更重要的,是精神不能适应

鸽子迎风而上的姿势

 

也许鸽子和诗歌都是宿命的符号

象被牵引着进入艺术的我的影子

先是声名四射,然后被废黜为奴

 

我无法证实的,死亡都会证实

象极光穿过雨幕,不会被打湿

真理的魅力就在于它的错漏百出

 

 

分类:随笔 | 评论:9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3-06-19 08:19
    亲啊,我的灵魂生长在诗歌里,不在别的地方。我的诗歌里没有思想,只有灵魂,干干净净的灵魂。
  • 头像
    天庭观天天天蓝2013-06-19 10:44
    此诗和原来的略有不同,不过挺好。呵呵
  • 头像
    天庭观天天天蓝2013-06-19 10:46
    此诗和原来的略有不同,不过还好。呵呵
  • 头像
    超级短线股2013-06-19 17:05
    热点轮换很快 跟不上节奏 股市涨涨跌跌 行情永远是出人意料变幻莫测的 在一片热情中迅速调整 在一片质疑声中急速反弹 一进就套一抛就涨一追就高,如些恶性循环弄的人心惶恐不安 面对这样的行情你是否无所适从呢? 你是否在犹豫后期市场会如何走? 股 市上为什么只能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大赢家, 而大多数散 户一段时间下来会伤痕累累损失惨重? 因为散 户没有相对正确操盘理念、方法、和纪律。 若此时的您还在等待解套又或是还未赚到钱, 不妨拿出勇气,带上诚信跟上我们的脚步。 有意加 在线 交流 Q Q :5745 5167 诚信双赢
  • 头像
    超级短线股2013-06-19 17:05
    热点轮换很快 跟不上节奏 股市涨涨跌跌 行情永远是出人意料变幻莫测的 在一片热情中迅速调整 在一片质疑声中急速反弹 一进就套一抛就涨一追就高,如些恶性循环弄的人心惶恐不安 面对这样的行情你是否无所适从呢? 你是否在犹豫后期市场会如何走? 股 市上为什么只能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大赢家, 而大多数散 户一段时间下来会伤痕累累损失惨重? 因为散 户没有相对正确操盘理念、方法、和纪律。 若此时的您还在等待解套又或是还未赚到钱, 不妨拿出勇气,带上诚信跟上我们的脚步。 有意加 在线 交流 Q Q :5745 5167 诚信双赢
  • 头像
    超级短线股2013-06-19 17:05
    热点轮换很快 跟不上节奏 股市涨涨跌跌 行情永远是出人意料变幻莫测的 在一片热情中迅速调整 在一片质疑声中急速反弹 一进就套一抛就涨一追就高,如些恶性循环弄的人心惶恐不安 面对这样的行情你是否无所适从呢? 你是否在犹豫后期市场会如何走? 股 市上为什么只能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大赢家, 而大多数散 户一段时间下来会伤痕累累损失惨重? 因为散 户没有相对正确操盘理念、方法、和纪律。 若此时的您还在等待解套又或是还未赚到钱, 不妨拿出勇气,带上诚信跟上我们的脚步。 有意加 在线 交流 Q Q :5745 5167 诚信双赢
  • 头像
    超级短线股2013-06-19 17:05
    热点轮换很快 跟不上节奏 股市涨涨跌跌 行情永远是出人意料变幻莫测的 在一片热情中迅速调整 在一片质疑声中急速反弹 一进就套一抛就涨一追就高,如些恶性循环弄的人心惶恐不安 面对这样的行情你是否无所适从呢? 你是否在犹豫后期市场会如何走? 股 市上为什么只能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大赢家, 而大多数散 户一段时间下来会伤痕累累损失惨重? 因为散 户没有相对正确操盘理念、方法、和纪律。 若此时的您还在等待解套又或是还未赚到钱, 不妨拿出勇气,带上诚信跟上我们的脚步。 有意加 在线 交流 Q Q :5745 5167 诚信双赢
  • 头像
    第一美女出版2013-06-21 06:59
    苦楝树我们小时候叫莲子树,最喜欢的是成熟的果实,等干了枯了的时候就在树下捡起来好多,把皮弄掉,洗干净,然后把果核中间的孔穿透就可以串成串做成项链手链
  • 头像
    千江雪月2013-06-22 17:45
    读诗是一种享受,在这样酷热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