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兰波: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题记:不是诗人,就是庸夫。就像法国诗人兰波说的,要么占有一切,要么一无所有。兰波自己曾是被诗神缪斯的手指,触碰过的孩子,14岁开始写诗,16岁便写出了名篇《奥菲莉亚》。19岁之前,他已经写完一生所有该写的诗,从此背叛了缪斯,与诗歌作了最彻底的决裂。

 

    兰波无疑是诗歌史上独特的奇迹,一颗横空出世的流星,毫无目的地照亮自身的存在,并转瞬即逝。而在他告别诗坛的18年生涯中,他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庸夫。他当过雇佣兵、马戏团演员、监工、保镖、武器贩子、商人、记者和探险者,他的足迹辗转于欧洲、亚洲和非洲。

 

    兰波认为,对于诗人,语言就是毒药,或者易于传染的病毒。兰波自称,我是被天上的彩虹罚下地狱来的,幸福曾是我的灾难,我的忏悔,和我的蛆虫;我的生命如此辽阔,不会仅仅献身于诗神,献给力与美。在《地狱一季》一诗中,他自我作贱说,从骨子里看,我只是个畜生。

 

    而且,他的颓废的阳光,也照耀了他的同性恋人,诗人魏尔伦。在离开兰波后,魏尔伦跟人诉苦说,兰波对我几乎榨骨汲髓,我这辈子算是完蛋了。于是,他从此成天酗酒,并与两个妓女轮流生活在一起,并不忘写诗轮流赞美她们。最后,贫困交加的魏尔伦,被发现死在妓女家中。

 

    诗歌是世上最可怕的毒药,往往吞噬人的灵魂。兰波说,诗人便是在无法言喻的痛苦和折磨之下,他要保持全部的信念,全部超越于众人的力量,他要成为一切人中伟大的病人,伟大的罪人,伟大而被千秋诅咒的人。就像兰波自己所说,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场温柔的疯狂。

 

    魏尔伦和兰波是诗人,因而他们都是以堕落全部生命,作为代价的。我不能成为诗人,因而我甘愿做一个庸夫。诗人的生命,要么就彻底的燃烧,要么就彻底的毁灭。兰波至死都在寻找燃烧生命的火种,即使在弥留之际还说,我永远都走得不够远,你明白吗?我需要的是太阳。

 

一、我欲向南海去踏沧浪

我欲向南海去踏沧浪

对着辽阔海疆把歌唱

看那风在疾走云在卷

苍龙作我的舟楫往深处探

 

我欲向高山去登攀

把巨岩当作我的卧床

让清泉流过枕边

山前流霞绘我七彩梦幻

 

我欲长住于穷乡僻壤

守着一圈篱笆几株槟榔

并选定我灵魂的栖息地

常常梦回儿时的放牛郎

 

二、夜是深深的河流

夜是深深的河流

我的小屋,是

一叶扁舟,漂流

不须艄公牵引

时间是娴熟的舵手

沉睡的城廓

是渔火点点的岸

 

夜是深深的河流

孤灯是撑起的桅杆

伴我尽情地游

当扁舟靠岸

黎明便是出海口

 

三、断章

不管历经多少悲凉和坎坷

心中永远回荡心灵的欢歌

不管生活的巅峰能否到达

攀登的辛苦快乐都属于我

 

四、我们来自彼方

我们来自彼方

又将回到彼方,何必

匆匆忙忙

 

老者背着手,踱着步

走在香格里拉

石板巷道上

夕阳照着他,衬出

玄妙的金黄

 

小和尚敲打木鱼

一天又一天

小金鱼游在水里

日复一日

敲呀敲,游呀游

哪管花开花谢,潮退潮涨

 

我们来自彼方

又将回到彼方,何必

彷徨又彷徨

 

五、诗魂阑夜未眠

诗魂阑夜未眠

携我的手

在无人之境

漫行,深夜零时

停下来,聆听

风翻动日历的

淅沥之声

田野里,洒满

晶莹的露点

不时,有小虫儿

送来和谐的乐声

自然正进行新旧

交替,迎接明天

 

诗魂与我

激情难捺,赶紧

回到小屋

为逝去的留下送别

为将到的草拟颂辞

 

六、海洋是生活汇聚的历史

江河流淌

淡淡的甘甜

海洋蕴含

浓浓的苦涩

在生活里

欢乐只是小小支流

奔泻不止的

是痛苦和寂寞

 

江河是跳动的日子

海洋是生活汇聚的历史

日子看来有些悦目

历史却不能卒读

充满呛人的苦楚

深深海洋,一望无边

总是伤心颜色

 

八、生活不仅需要拼搏

把心交给

黄昏和咖啡

调和出

一种灰色

然后,坐在

夏天的槐树下

斟酌

 

生活不仅需要拼搏

也需要闲逸

待销烟过后

战场上的小憩

是最美好的悠闲

 

一个哲人说过

懂得休息的人

才懂得生活

 

十、逝去的日子

逝去的日子

是颗颗珍珠

用记忆串起

挂在门边

随风飘来荡去

如果有人登访

殷勤的主人

便取下,让客人端详

然后共一场

嗟唏的晚餐

 

九、我和你,坐在街头

我和你,坐在街头

守望爱情

如守望丰收的瓜田

人流在身边旋转

目光似潮汐

淹了小小的安全岛

 

我和你,坐在霓虹灯下

守望星空

今夜不让一颗流星逃走

请能证明的都证明

我和你,曾坐在一起

在夜晚的城市街头

 

十一、心碎的声音

有一种声音温柔地絮语着

象那古代花园的潺潺流泉

有一种声音长长地舒缓着

似黄昏里夕阳悠悠的哈欠

有一种声音默默的潜伏着

是那颓墙上被遗忘的时间

有一种声音在夜空里悬着

是月光放养的勇猛的猎鹰

有一种声音在风前清脆着

象无意跌落祖母的梳妆镜

有一种声音象所有的声音

却是落地无痕又消失无影

呵,那就是你心碎的声音

 

十二、此时,彼时

不必欣喜,不必哀泣

以永不停歇的流水为心态

 

此时,邀来一片绿荫

柔和新鲜如初遇的目光

 

此时,一座挂钟

彼时,一面潮汐

还有一双在空中

跋涉的鞋子

 

此时,已证明

是一条靠岸的船

彼时,歌剧院的掌声

爆炸般响起

 

十三、无题

如果等候是一种使命

我将等到时间的尽头

如果等候是一种目的

即使一分钟也是煎熬

 

十四、即兴

想你一次

便会想她二十次

从星期一到星期六

除了想她,就是和她在一起

只有礼拜天做弥撒时

才会不期然想起你

噢,我的上帝

 

十五、她在黑暗中

她在黑暗中

似镶黑边的白玫瑰,散发奇魅

遥远的昔日王后的眼珠

也是这般,在湮没的时间里闪烁

弥漫在冥河波光里

地下的星星不会比她更明亮

黑色是一种祟尚

为洁白所不曾,在她的

核心里,藏着一个神话

 

她的边缘生长许多晕圈

一个晕圈是一个逝去的魂

在她的目光下

翩翩起舞,犹如

水母的罗衫,翕动之间

永恒的观念,似佛魂

升起,黑暗是她

守住的最后一隅

神圣

或者虚无

 

十六、黎明

小精灵在晨空里翩跹

黎明如此空旷而宁静

萎靡的灯火遮上衰颜

太阳给人间镀上一片黄金

 

谁不被感染且动心

去赌一赌白昼的博彩

也许恶梦有吉祥的征兆

上帝也投下充满求欲的眼

 

时间给我许多幸运

生活却嫉妒良深

在贪婪无度的占有者身边

只能从指缝间得到一点点

 

十七、今夜又是月朗风轻

今夜又是月朗风轻

最惹人伤心

不相干的风

戏弄着情绪

让悲伤掺和些许滑稽

 

今夜人儿无措

灵魂更无处安生

满地笙歌如潮

却没有恰当的角色

星星窥见我的尴尬之形

 

无端的忧愁

是圆满的日子赐予

逝去的故事

流落在海边

涛声响起

似胸膈空鸣

夸大而有些吓人

 

十八、蟋蟀

蟋蟀叫在城市的夜里

这昔日的乡村歌手

如今声音孱弱而乏力

淹没在一片狂嚣之中

失去了田园的舞台

也失去了忠实的观众

是谁让你流落此地

受不良马戏团的诱骗

先是在花鸟市场巡演

既而被富人圈养

最后遭遗弃街坊,你这

卑怜的乡村歌手啊

只有拾荒者,流浪儿及弃犬

在人们遗忘的边缘

听你述说身世的凄凉

 

十九、我的窗台是一种存在

我的窗台是一种存在

它可以被目光忽略

却顽强地占据心灵一角

它的核心保持常年墨绿

展示生命最本质的东西

 

我的窗台缺乏四季的灵性

也没有献给君王的贡品

在宫嫱的名册里

也找不到美丽的身影

它几乎被一种眷恋所幽禁

 

我的窗台是无为的意境

没有被发见的荒漠绿影

当深夜里被星宿读出

一本线装的史前经典

时间也无法烙上斑点

 

二十、断句

为什么想念你的时候总想哭

是因为我爱你爱得深爱得苦          

为什么追求总是越失望越执着

是因为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孤独

 

二十二、别以为

别以为,离开你影子覆盖的

区域,我就迈不开步了

别以为,闻不到你的香味

我就没有呼吸了

别以为,没有你在身边

我看世界就没勇气了

别以为,你生了气

我就该向天下的人赔罪

别以为我只是以为

我看见一只鸟儿

飞回昨天

就再也没有归来

 

二十三、夜啊,燃烧起来吧

夜啊,燃烧起来吧

把欲望的柴火堆得高高的

把行为的鼓风机拉得吱吱直响

把青春的肌体当作拨火棍

燃烧吧,带着放纵和绝望

给黎明留下悲惨的废墟吧

然后去重构白昼的模式和布局

 

二十四、你是什么样的女人

你是什么样的女人

我不想去问底刨根

只认眼前的真实

红红的嘴唇妖媚的脸

不管明天有什么发生

只要今晚的风月今夜的情

最难堪你的朦胧泪眼

是触景伤情还是喜极饮泣

让我好生惶恐而悻悻

风尘中起落浮沉

脂粉泛流无边

直把我认作旧时张生

那就借我的薄肩

让你去倚靠

借我的双手

擦去你的泪水

如果还有一点点痴

便把一段古典剧情上演

只怕那情节太老套

不知道选择何种结局

搪塞两颗空洞无凭的心

 

二十五、一夜情话

那一晚你对我说了一夜情话

实在让我一生不断地牵挂

虽说那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却犹如摇曳于梦中的残花

 

那一晚你对我温柔缠绵有加

让我每每想起都把泪儿洒

虽说那都是一场月光惹的祸

却是人生路上无法挣脱的枷

 

二十六、深夜花园里

深夜花园里

没有星星和我对语

连蝈蝈的琴声也没有

冬眠的蛇行影也消失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

是那些事物嫌弃我

还是我厌倦了这里的平静

 

当看见一个小孩从家里

哭着跑出来,后面跟着

挥着棒子的父亲

我理解了,为什么

这个世界总是连年战争

因为仇恨的种子

早早就种在人类的心灵

 

于是,我只能忍受平静

因为我无法面对战争

 

二十七、一个没有墙的地方

风沿着她的目光在寻找,一个

没有墙的地方,而她站的地方

背后,正是一堵高高的墙

风沿着干涸的河床,沿着龟裂的

田野,风似乎已做好停下的姿势

然而,正好一只鸟儿笔直地掉下来

象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因此风宁愿

到处流浪,唯有她的目光在原来的

地方,注视着风游走的方向

她想把风抱在怀里,风也想把她守望

风最终回到她的身旁,不再流浪

他们漠视那墙的存在,象漠视时间

还有四季的变换,用他们冷漠的目光

 

二十八、十三号街的酒吧

在十三号街的酒吧里

他们相遇

酒也喝了一些

但主要还是眼神

他们最后坐在了一起

一问他现年四十七,而她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

刚好二十七

他的男孩已经上大一

她的女孩就读小学一年级

一个大一生的父亲

和小学一年级学生的母亲

在周末的酒吧里

他们讨论的不是教育

而是关乎彼此的感觉问题

她说,我们很谈得来的

他点头答道,也许

如果大一生和小一生在一起

他们是否也会说

我们很谈得来的

 

二十九、怀念

一辈子只有一次死亡

正如一辈子只有一次诞生

上帝的旨意任何人不能违反

 

但我所仰望的那个人

死了,却有一百次复生

在每一次面对星空的夜晚

 

对于我的生命,她只是一个

小小的片段,象戏剧里的引子

与波澜壮阔的情节无关

 

尽管记忆的拷贝也斑驳不堪

但我还是没有理由遗忘,就象

我的父亲无法否定是她儿子的事实

 

我想她,是从母亲今日驼背的

角度,来验证她给我留下的影响

以及那纤弱之躯,在三寸金莲之上

 

但我还是无法认定,是她复活了

我的记忆,还是我的怀念

让她重新回到这晦涩的诗行

 

而这时我感到生命绿枝在伸展

因为在我所凝视的枯朽里

母爱的泛绿浸染了我的眼眶

 

不信你看,在我仰望的天空

一只白鹤正凝神俯瞰着我

翅翼象一片祥云,庇护着四方

 

三十、深夜花园在不知名的地方

深夜花园在不知名的地方

幽静的脚步象蛇一般移过

一个没有城堡环绕的场所

向所有的爱情演练者开放

 

它虽然渺小,却显示了所有

热带的气质,从野花到尊贵的

非洲棕,还有美人蕉的妖娆

一年四季游走不息的温情熏风

 

其实它是在人居的典范之中

与老叟与幼孺有更亲密的接触

因此它不属于士大夫的范畴

没有幽深的语言,和繁缛的修辞

 

如果把它挂在房间里,也只是

一种简单的仪式,如果需要

还有更直接的表述,你在厨房里

忙碌,偶尔抬头也可以和它对视

 

它在城市的心脏里,城市活在它的

肺里,早晨的呼吸影响着一天的

空气,它的岚气连着遥远的湖

它的娇体接受着远山的呵护

 

让我夜夜为它朗诵一首诗

为热爱生活的人奉端火烛

当夕阳滑过疏密相间的篱笆

破损的心让花园的月光为你缝补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