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布里吉特-吉罗:爱情其实没那么美好

  对于爱情,这世上有太多的赞美,太多的扬歌。不过,爱情真的那么值得向往么?事实上,爱情其实没那么美好。蒙田曾说过,爱情之火更活跃,更激烈,更灼热。但是,爱情实际上是一种朝三暮四、变化无常的感情,它狂热冲动,时高时低,忽冷忽热,把我们系于一发之上。爱情不过是一种疯狂的欲望,它是以身体的快感为目的,一旦享有了,就不复存在了。
  
  法国女作家布里吉特-吉罗,有一部小说集《爱情没那么美好》,便是以十一个平凡的爱情故事,写出了爱情死亡之前,十一种弥留的状态,令人嗟叹不已。它赤裸裸地写出现代人爱情故事的样貌,身边全是爱情溃败的迷惘,上演的尽是无疾而终的故事。它的题旨,似乎就是为了剥去在爱情表面那层浪漫的面纱,揭示了爱情被高估的事实,爱情根本就没那么美好。
  
  布里吉特-吉罗认为,爱情的美好,只是来自于瞬间的美丽,像烟火,似昙花,总是还来不及感叹,就已飘然远逝。可偏偏人的记忆是如此顽强,会自动将无数甜蜜的瞬间,刻在心板上,越想抹去,而越显清晰;屡次想离开,却硬是被拉回窘境里。记忆全被装在痛苦的盒子里,象一颗不定时的炸弹,无法预知它何时起爆?只能在炸开的一刹那,看见心灵碎片零落四散。
  
  那些热恋中的人,也许无法去理解爱情是如何死亡的。当初次相遇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怦然心动的感觉,又是那么热切又真实。那些不曾发现的良好品德,还有细微的恶习,都是那么浪漫的存在。所以,便在心里肯定地承诺,我们会一直这样,永远地爱下去的。爱情就是心中的天堂,是一幅永恒的美景。爱情怎么会有那么绝望的内涵存在,它又怎么会突然死亡呢?
  
  而只有尝试过爱情垂死挣扎的人,完成过失恋伤痛恢复记忆的人,才能够体会到,那么多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并不是爱情真正最后的结局。迷人的缺点在厌倦之后,将被无限放大,遮挡了美好的光芒;拍手叫好的优势渐渐缩小,甚至容忍或过分体贴,都会变成没原则、没骨气的另一种表达。爱人变得越来越没耐性,不再称赞你的好,不把你放在眼里。爱情就这样死掉了。
  
  爱情的真相是,你一旦爱过一个人,就再也走不回原路了。生命从此将残留那人的身影,不管你愿不愿意?他将成为你身体里的一部分,继续看你笑,陪你哭。但唯一不同的是,你们将不再并肩同行,也不再有任何对话,而成为心灵上独一无二的风景,甜蜜而绮丽,却布满如影随形的感伤。最后,变成一道道无形的烙印,时刻提醒你,这就是爱情没那么美好的真正原因。
  
  有人说,世上所有的事物都会有明天,唯独爱情是没有未来的。就象蒙田所说,爱情是以快感为目的,一旦享有了,就不复存在。也许,布里吉特-吉罗只是借爱情死亡之名,去探究现代人生存的困惑。爱情,只是人生空洞的代名词;生存之痛,在绝望的婚姻中,常常如魅影般浮现。因此,人人都是生活失败的承受者,当欲望堵塞了人们的耳目,爱情将不堪重负而溃败。
  
  布里吉特-吉罗的爱情小说,与其说是故事,还不如说是爱情弥留之际的呓语,或祷告。《物品》记录的是一种残忍的爱情回忆。当结婚十二年的夫妻离婚了,妻子看着丈夫回家,整理着两人物件的情景。妻子满以为,丈夫会拿走充满两人幸福回忆的物品,即使分开了,他的心里仍会恋恋不舍的。妻子仍痴痴地希望,每一件物品都将灼伤你,带你回到仍然确定爱我的时候。
  
  然而,丈夫却什么都没有带走,他是空手离去的。对他而言,此情不再,物品终究只是物品;而对她来说,物品等于回忆,遗弃物品,等于弃置两人共有的回忆。在爱情里,女人总是活在自我感觉里,却忘了现实,始终比想象残酷许多。不爱了,纵使有满屋的物件与回忆,也是枉然;而彼此相爱,即使一无所有,心填满了所有的空隙,爱情的存在,不需要任何外在的证据。
  
  在《故事终结》中,爱情的故事早已经结束,而女人却还没意识到。当他站在窗前,你责怪他挡住了光线。你看到的不是他,而是被他挡住了的,那些进不来的阳光。毕竟爱过的男人,最终成了女人心头,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让阳光在生活里永远缺位。爱情从现实的故事,变成女人心里的独白。正如书中女主人公所说,自从你消失之后,我已习惯了在黑暗中自言自语。
  
  应该说,布里吉特-吉罗的爱情故事,只是表达了女人心目中的爱情感受。女人凭着敏感的天性,总是对爱情充满太多的幻想,当海誓山盟、甜言蜜语消失之后,爱情又陷入平庸琐细、一无是处的境地。在《白昼和黑夜》里,女人觉得,两人的爱情已死,而男人却仍浑然不觉地,在测量着浴室的尺寸,在准备着修筑未来日子里共享的爱巢。这样的局面,比悲剧的结果来得更为惨烈。
  
  不可避免,两个人的世界,成了封闭的各自的堡垒;两个人的对话,变成了空洞的各自言语。当爱情变成现实的婚姻,女人往往把时间,当成价值的尺度;把生命中的男人,变成了一块试验田。考验他,强迫他进入你满意的条条框框。指定了一个位置,分配了一个角色给他。不准他越界,把他当成一件物品来使用,来决定他的用途,而任意支使他。实际上,你已经不再爱他了。
  
  然而,在终篇《时光已逝》里,作者依然语重心长地写道,我的爱人,我不是在做总结,而是在凝聚激情,重新燃起对你的激情。当我看到周遭那些破灭的爱情,对备受追捧的自由的痴心妄想,对片刻激情、无限享乐的幻觉;当我听到那些爱的缠绵痛苦的对话,当我看到所有的书本里,都写着失败的伤痕,展现出丧失了的残忍的美丽,我还想大胆转身向你,再次对你说,我爱你。
  
  所以,布里吉特-吉罗说,可以确信的是,你对他还有柔情,据说,这就是爱情消逝后的说法。女人总是无法去接受,爱情死亡的结局。她们总是认为,等待就是希望。否则,何必等待呢?爱情往往是被女人捧杀了的。女人对于爱情,天生便有一种无知的幻觉,并且自始自终愿意被它所迷惑,所欺骗。直到爱情故事终了,直到曲终人散,才会发觉,爱情被高估了,其实爱情没那么美好。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