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尤二姐:女子到底是不标致的好

  在小说《红楼梦》中,尤二姐与尤三姐并称二尤,归入《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副钗之列。她们虽然只是红楼悲剧的配角,但却能真正体现女人的命运。相对于那些出身贵族的金钗们,她们的生活经历及最后的结局,更具有普遍的意义。尤其是尤二姐,作为女人,水性杨花是她的本色,而生于风流、死于懦弱是对她一生最好的评价。她的悲惨结局,与她自身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对于尤二姐,男人嗤之以鼻,是情理之中的事;而女人对于她,更是表示不屑,便很费解了。甚至有女人认为,王熙凤设计整死尤二姐,简直就是为女人除去孽种,挽回女人的声誉。尤二姐的一生,充满着一连串的错误。她先是错误地失身乱伦,接着,又错误地嫁给贾琏,面对王熙凤的陷害,更错误地放弃了抗争,最后,错误地把平生的勇气,用在自杀这件事情上。
  
  一般都认为,尤二姐主要的悲剧因素,缘于她的性格,是性格决定了她的命运。不过,我却觉得,还是尤二姐自己的一句话,道出了她自己的悲剧来由。当贾琏赞美她的时候,她却谦卑地说,我虽标致,却无品行,看来到底是不标致的好。尤氏姐妹可说是《红楼梦》中的尤物,一对凋零的姐妹花。她们出身低微,却凭着天生丽质,吸引了大观园里那些放荡的贵族公子。
  
  如果说性格决定她们的命运,为何尤二姐和尤三姐,两个人秉性完全不同,却同样走向悲惨的结局呢?尤二姐性格上的优柔,情感上的脆弱,而尤三姐的性格是如此刚烈,正好与尤二姐的懦弱妥协,形成了鲜明对比。尤二姐被王熙凤逼上绝路,最后不得不吞金自尽。而尤三姐为世所困、为情所痴,最终选择以死明志,为了捍卫自己忠贞的爱情,不惜拔剑自刎。
  
  因此,这显然不是曹雪芹的本意。尤家姐妹的所有遭逢,都缘于她们美丽的容颜。或者说,她们虽然拥有了天生丽质,却没有相匹配的智慧,品性,来引导利用这份天赐的财富,为自己的人生讨得好的结果。反之,却因为这天生的红颜,而断送了卿卿性命,并留得一世的污名。美丽是女人所期待拥有的,但是,须不知,美丽是上帝放到女人手里的,一把双刃剑。
  
  实际上,尤二姐本来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最初的她,不但模样长得标致和悦,比凤姐还俊俏。而且,做人也好,举止大方,言语温柔,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贾琏对尤二姐的赞美,我想应该是由衷而发的。他说,人人都说你婶子好,依我看,那不及你二姨一零儿呢。贾琏总是把她和王熙凤相比,人人都说我那夜叉婆齐整,如今我看来,给你拾鞋也不要。
  
  就是这样一个,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的青春女子,只因为出身寒微,而身陷于大观园这个大染缸,便成了水性人儿,几乎成了淫乱的典型。她先是与姐夫贾珍私通,然后,再跟外甥贾蓉苟合,最后委身于贾琏,以致将人父子兄弟,已致于鹿聚之乱。但是,如果说尤二姐是淫乱的女人,首先是因为有淫乱的男人在。就是这些无耻放荡的男人,让尤二姐成为了地道的淫女。
  
  作为原先一个纯情女子,尤二姐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是非观念,是她困窘的生活处境,让她无法去抵抗贾珍们给予的生活诱惑,所以一错再错,终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说明女人个性的软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软弱的个性,伴随着惊人的美貌。美丽是一种奢侈品,不是任何女人都可以消费得起的。女人拥有的美貌越迷人,对智慧和个性要求更高,否则,她就无法去把握和利用这种美貌。
  
  其实,美丽的女人,大多数都是些纯真的女人,拥有了迷人的美貌,却不具备相应的自我保护的能力,以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法向男人说不。只要男人拍拍她们的肩膀,就会听任男人的任何安排。美丽便成了女人的莫大罪过。尤二姐也是因为生得太美丽,到后来便只剩下一个淫字,凭她有甚好处也不算了。她的温柔和顺,她的种种可敬可爱之处,也都不再有人提及了。
   
  她想着从良,而以贾琏作为托身的主,即使是做个小妾,也心甘情愿。她对贾琏是出于痴心,而贾琏对她也应该是真情。她说,我如今和你作了夫妻,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愚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作了夫妻,我终身就靠你。而贾琏听了,笑道,你且放心,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也不必惊慌。并安慰道,谁人无错,知错必改就好。
  
  况且,贾琏还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即私房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姐素日之为人行事,枕边衾内尽情告诉了他。虽然贾琏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但是,当王熙凤害死尤二姐后,贾琏便决心为她报仇,并最终休了王熙凤。一般都认为,尤二姐是偏信了贾琏的甜言蜜语,才酿成自己的悲剧。我却觉得,尤二姐能抓住青春的尾巴,让自己有个好的归宿,是无可厚非的。
  
  于是,尤二姐拿着自己的青春美丽,当作最后的赌注,来孤注一掷。但是,尤二姐的智慧,显然和母夜叉王熙凤不在同一个层次上。正如尤三姐之言,偷来的锣儿敲不得,她尚未从对未来幻想的美梦中醒来,危机就出现了。王熙凤将尤二姐请进贾府,一步步使之陷入事先布置的陷阱。先是让贾母得知尤二姐的身世,再让秋桐与贾琏相好,以此来刺激她,使之受气得病。
  
  当尤二姐怀了孕,王熙凤又指示小厮,请来了庸医胡太医,把尤二姐腹中的胎儿愣是打掉。致使尤二姐万念俱灰,而在绝望中吞金自尽。尤二姐在自尽前,曾听到尤三姐托梦说,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可见,女人有了天生的美貌,稍有不慎,便有淫奔的可能。因此,美丽的女人往往比一般的女人,更有可能成为人们所不齿的没落女人。
  
  有人认为,尤二姐的形象,脱胎于《金瓶梅》中的李瓶儿,我觉得有几分道理。不过,李瓶儿的性格跟尤二姐有所不同,李瓶儿既有狠毒绝情的一面,也有温和娴雅、隐忍屈就的一面。但在潘金莲的淫威之下,李瓶儿最后也只能落得恹恹而亡的结局,跟尤二姐几乎一样。所以说,当美丽不被把握和利用的时候,当品行不能匹配美貌的时候,女人到底还是不标致的好。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