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李敖:男人最向往的一种死法

  有人说,男人应该选择适合于自己的死亡方法。古希腊诗人有诗曰,人啊,不久将长眠地下,活着就要想清楚怎么死。在历史上,男人的死法,往往比女人更加离奇多样。既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慷慨而死的英雄好汉;也有象南宋名将牛皋一样笑死,喜极而亡;也有象陶渊明那样,托体同山阿,静穆而溘然归去。但这些,显然都不是男人最向往的死法。
  
  李敖是当代公认的真男人之一,素来以特立独行、愤世嫉俗而著称。在其著作《中国命研究》 中,曾记述了他在与友人陈又亮的通信中,表达了他最向往的一种死法。他说,昨晚你长途电话中所谈,令我笑个不停。你把我的黄色笑话,讲给红色高干们听,他们的反应,我一想就要笑。共产党素来是严肃的,而使严肃的人忍俊不禁,应是最有趣的一种恶作剧。
  
  他的笑话,除了黄色,还有黑色的幽默。他说,合肥人的口音,有邪门者在。他们习惯用舌尖发之字带子、死的声音。他们往往把洗字念为死。有个合肥老妈子,早上打好洗脸水,对主人全家老小说,老爷先去死,老爷死了太太死,太太死了,少爷、小姐死,你们全家死完了,我再死。对蒋家老小,我的心情正如这老妈子。他们全死了,我再死,可以含笑矣。
  
  自然,念洗为死字的,不仅安徽人,在南方地区的方言中,也常常如此。李敖从这样的幽默笑话,想到了他的宿敌蒋经国的死。他带着幸灾乐祸的口气说道,蒋经国这回是七窍流血而死,按中国的传统说法,此凶死相也,实在与他的仁慈不相称。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死、是什么样的死相,但我最向往的,其唯阿提拉式乎?意思就是希望自己,象匈奴王阿提拉那样死去。
  
  阿提拉是五世纪时的匈奴王,武功所及,包含了大部分中欧和东欧。此公外号上帝之鞭,其凶悍可想。据说,他身上集中了极端的邪恶,如果婴儿被他所凝视,往往就会惊吓而死。但其死也,并不是非命于沙场,而是死于与德国少女伊尔娣蔻的花烛之夜。据史载,在他们的性交高潮中,女方欲仙欲死,而男方却真仙真死矣。如真王三姑娘老爸所说,死得好也。
  
  这样的死法,实在是一种福气。李敖指出,别说这种福气,只阿提拉一个独享吧。十世纪的教皇李奥八世,是与情妇云雨时,死于高潮的;十九世纪法国总统福尔,也是与情妇私通时,死于非命的,可见阿提拉之道不孤,有后望焉。所以,李敖的结论是,与其形而上,七窍流血而死;不如形而下,一窍流精而亡。云雨巫山,断肠有道,并表达吾与子共勉之的心愿。
  
  因此,李敖认为,云雨巫山,断肠有道,男人最向往的死法,便是一窍流精而亡,也就是俗语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实际上,在中国历史上,死于女人温柔乡的男人,最著名的不是阿提拉,而是汉成帝刘骜。汉成帝为了博得赵飞燕姐妹一笑,竟然亲手杀死自己的亲骨肉。汉成帝自此整日与她们欢爱不止。最后,终因纵欲过度,而死在与赵合德合欢的床上。
  
  汉成帝宁愿醉死女人的温柔乡,也不慕汉武帝的白云乡,便成了古今男人快乐死的典范。男人对于这样的风流鬼,总是持一种艳羡和向往的态度的。过把瘾就死,是男人乐于尝试的生活方式。古典小说《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便是古今众多男人倾慕,而竞相模仿的对象,他更是男人心目中的真英雄,真汉子。西门庆跟汉成帝一样,也是心甘情愿死于女人的温柔乡的。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小说《失乐园》,被认为是表现当代人性爱的经典。而它的题旨,就是通过性爱场面的描写,来让读者感受到性爱快感达到极致时,而表现出来的恐惧,以及面对死亡的快乐感。这是性爱最接近死亡的一面,也就是一种爱的极致。当性爱到了这样一个程度,人间的,凡世的、肉体的行为方式,已经容纳不下了,便只有天国里才能生存了。
  
  他认为,人到了中年以后,性在爱中占的比例就比较大。对性爱快感的追求,是人与生俱来的,但也容易给人带来罪恶感。性爱的双重矛盾:罪恶感和快乐感,这种矛盾是极致的,埋藏在人的心灵和身体深处。这种罪恶感在中年人中体现得更多,因为他们有家庭,要肩负责任。而他们往往没有勇气,去达到性爱的极致,也就是李敖所说的,一窍流精而亡的那种程度。
  
  而那些为爱殉情的恋人们,他们往往抱着爱不惜死、爱过就死的执念,最终才能采撷到了生命的圣果,情爱的大欢喜,性爱的大快乐,精神的大悲苦、大幸福,甚至生命超脱的极乐境界。他们从极其和谐美满的性爱,看到了生命极光的映照。于是,他们懂得了爱就是生命,真爱的男女就是圣徒。他们在爱中永生,在性中涅槃,而最后成为了情圣,成为凡世性爱之超人。
  
  男人总是那样情愿地,死于女人的温柔乡,死于女人温暖的怀抱,这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男人一生下来,就躺在女人的怀中,而到了临近死亡的时候,也便把女人的怀抱,作为生命的归宿。如果是在和女人的欢爱中,达到仙仙欲死,甚至真仙真死的境界,那更是一种生命的满足,一种难得的福气。男人往往是乐于享用这样一种福气的。这便是男人的本能,生命的原驱动力。
  
  费洛伊德认为,在人的心灵深处,有一个动力在驱使着他的一切行为,这就是性欲。叔本华也认为,人具有强大的生殖欲望与冲动。这实际上,就是男人强大性本能的哲学根基,生命的意志。在通常情况下,由于外在的道德、责任等限制,生命意志未必能得到极致的扩张和表现。所以,一般男人也就无法达到一种快乐死的的境界,他们只有毕生在向往,而无法去体验。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