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雨季里:那场没有预热的裸爱

  好久不曾经历的离别,却又偏偏是在雨季里。
  那一年,南国的雨季来得尤其早,似乎还带着情人的脾气,总是半晴半雨。
  我说,想送送你,在雨里;
  而你却说,不用了,我还会回来的。
  末了,你还是放下少女的矜持,把隐藏的心迹流露。
  在离别的那天,你才在电话里说出,我早就想听到的话,
  你说,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你还说,亲亲,我会想你的。
  这时候,我多想冲进雨里,让雨淋漓我,从身体到心底。
    
  这雨季注定会将我生命中的淤积冲刷得干干净净,
  就象雨季里城市的河流,带着满身的污垢融进了海洋;
  这雨季注定会变成我心中一段温润的回忆,
  让爱情有了新的注解,新的感受。
  生命里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爱的惊悸,象雨季中含苞欲放的薄荷花,
  清新得让人流连忘返,又不期然对雨季的没完没了产生忧虑。
  人总是这样,晴天的时候,总想着雨景之美;
  而到了雨季来临时,又抱怨没有好的天色。
  就象没有爱情的时候,总是怨艾生命几乎沙漠化了;
  而当爱情来临时,又担心爱的泛滥把生命的孤岛淹没,
  因此,生命的真味就这样被蹉跎了。
    
  热带海岛的雨季,空气里充满了湿润的淡淡的咸,
  似乎吸到嘴里,象刚刚喝完一口鲜美的海鲜冬瓜汤。
  雨停了,只有短暂的清凉,接着又陷入难耐的闷热中。
  这是一种容易让人滋生出疯狂欲念,和绝望爱情的闷热,
  我们的开始,就是在这样一种闷热里。
  我们的开始,几乎没有准备好,要酝酿一场爱情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我想到十五岁的少女杜拉斯,
  那个穿着旧的丝质连身裙,和镶嵌廉价亮片与污泥、尖头严重磨损的高跟鞋;
  湄公河上的风,微微吹开她脖颈下敞着的领,尚未成形的幼小的乳尖,在轻薄衣衫后若隐若现;涂着口红微微翘起的风情的唇,却有着放肆而淫乱的眼神。
  十五岁的少女杜拉斯是个性感尤物。
  而你,一件粉红色连衣裙,包裹着尚未丰满的身体,
  虽然你比她羞涩内敛,东方式的含蓄,但一切又已经显露着诱人的性感,
  我的眼睛对你说,你真的很美,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在你低下的半掩的脸上,我读出了一种难得的默许。
    
  也是一扇百叶窗,似乎热带的情爱背后,都有百叶窗作为背景。
  房间里光线很暗,我们都没有说话,
  窗上都没有嵌玻璃,只有窗帘和百叶窗。
  在窗帘上可以看到外面太阳下,人行道上,走过的错综人影。
  过往行人熙熙攘攘,人影规则地被百叶窗横条木,划成一条条的。
  在这时候,杜拉斯对她的中国情人说,请对我做你对其他女人所做的事吧。
  而你却没有说话,自始至终没有,
  就是在最需要声音的时候,不得不发出声音的时候,你也只有压抑着的呻吟。
  在百叶窗的光影隐隐绰绰下,氤氲着浓烈而让人窒息的情欲气息。
  在这种情爱中,欲望和热带的躁动交织在一起,
  使得我们的性爱更具有荼糜的美。
    
  当我们从百叶窗下出来,走在雨里时,
  我对你说,我送送你,
  你说,不用了。
  我说,我们走走吧,在雨中,难得;
  你还是说,不用了。
  过一会,在人海中我几乎认不出你的身影了,
  但是,我的嘴边还残留你樱桃般的唇印,浑身满是你少女的馨香。
  当我站在人群中,不知不觉雨停了。
  下午的阳光,又重新倾洒下来,非常绚烂,和美,
  阳光下是绿的树、黄的建筑、红的花,每一种色彩都非常纯正,有着强烈的对比效果。
  在这热带的夏天,在这雨季里,一切都很美好,
  如果没有一场热烈的情爱,便辜负了上天的着意安排了。
  况且,当我从忽悠的岁月中度过,更觉生命的紧迫,时不我待。
    
  我突然想到,有些东西是可以流传很久的,
  在一些相通的,或者陌生的灵魂里面,它都会生生不息的。
  就象这种情爱,赤裸的,没有预热,或者蓄意安排的爱,
  一种热带独有的,杜拉斯式的爱情。
  在这块土地上,几乎没有四季之分,炎热而又单调,
  没有季节的更新,只有雨季和旱季。
  因此,生命要自己寻找更新的机会,寻找可以尽情享用的情爱。
  正如不知道雨季何时到来,何时结束,
  我们的爱也是这般捉摸不定,但是,雨季里疯狂成长的热带树,
  一定给了我们某种启示,濡湿的空气里满是裸爱的味道。
  在此后的每一次相聚时,我们都毫无保留地沉醉,
  在没有语言参与的时刻,肉体和灵魂都是最自在的。
  先裸爱,然后再让心灵坐下来谈心,这是可能的,也是我曾感受过的。
    
  望着穿不透的雨幕,我想到杜拉斯式爱情的结局,
  多年以后,他来到巴黎,依然胆小怕事,但并不能阻止他,象过去那样爱着她,不能不爱她。即使那个少女已经老了。
  杜拉斯写道,有一天,在一处大厅里,一个男人向我走来。
  他主动介绍自己,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
  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
  现在,我是来告诉你,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时候更美。
  与你那时的美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我似乎看见雨中那远去的,你的身影,
  既担忧雨季会淫蚀了我的心,又害怕雨季不再回来。
  我不知道我们的爱情会有怎样的结果,
  但耳边一直回响着你的话,我会想你,我会回来的。
  因为这几乎曾是你对我说过的唯一的一句话。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