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西蒙娜-薇依:没有人发现过我的美丽

  近来,每当清晨或昏晚时,总听见一种禽鸟的声音,喈,喈,一声声弥漫在神秘的空中。开始觉得它很凄厉,幽怨,由远及近,慢慢地渗入,并填满我的内心。这时,我便感到了一种情绪的激越,带着生命的驱动和兴奋,象空中的骑士,驰骋着越过时间宁静的荒野。
  
  我曾问过研究禽类的友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鸟,发出如此震撼心灵的鸣声?他也不甚了了。他觉得,我描摹得过于抽象了,没有具象,没有飞翔的轨迹,是很难下结论的。确实,我自己也弄不清楚,这种声音到底是来自于哪里?是在树上,还是空中;是在远方,还是近处;是什么样的鸟儿,抑或别的存在呢?
  
  其时,我正看关于西蒙娜-薇依的文字,我似乎听到她软弱却坚毅的声音,就象这禽鸟的鸣声。她说,我哀告你,若是你能办到的话,请给以我更多的磨难,和需要的危险,使我不被忧伤完全耗尽了精力。我没法在安宁的处境中生活,这使我近乎于绝望。
  
  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个娇小瘦弱的女人,身体由于长期的疾病,还有营养不良,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她整个人吹起来,送到空中,象一只回翔在天空中神秘的鸟儿。也因为如此,她更具有天使,或者圣徒的特质。
  
  她一生为了爱,过着极其清苦的生活,目的是把薪金省下来分给穷人;也很难想象,她那般绷紧的弦弓一般地思考及写作,还同时坚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直到全身乏力,不能动弹为止。她的生命因为疲惫,因为饥饿,只活了短暂的三十四年。
  
  她曾经回忆道,我每天起来,怀着不安,我带着恐惧去工厂,象奴隶一样干活,午间休息是令人痛苦的时光。在劳动中,她最看重的个人尊严受到了损害,感到从未曾经验过的奴役和屈辱;她发现,现存的社会秩序,并不是建立在劳动者的苦难之上,而是建立在他们的屈辱上面。屈辱比苦难还要深重百倍。
  
  她曾跟写过被誉为女性圣经《第二性》的作者,著名女权主义者波伏娃讨论过革命。她觉得,革命就是让所有人有饭吃。而波伏娃却认为,问题不在于培养人的幸福,而是为人的生存找到某种意义。她以厌弃的神情回敬说,我知道,因为你从没有挨饿过。
  
  她说,爱是我们贫贱的一种标志。所以,她为了爱,对上帝的爱,以及对穷人的爱,付出了一切,包括生命。她让我们相信,爱是一种信仰,是我们灵魂空荡的回音,是残缺的心灵渴求圆满的欲望,是无数精神流浪者的宗教,是拯救我们平淡晦暗的生活,最后的稻草与虚拟的激情。
  
  对西蒙娜-薇依,她的生命,她的追求,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从她那里,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残暴的生命现象,剥夺自己,无条件地把自己作为奴隶,上帝的奴仆看待。确实,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爱,一种以作贱生命换来的爱。她让我们晓得,所谓的人生寻觅,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从现实返回内心。不断地撕裂自己,使生命变成乱絮碎片,飘洒在真理的祭坛,只能是这样。
  
  我似乎听见西蒙娜-薇依对我说,应渴望乌有;她对我说,应爱上爱本身。她不仅说说而已,心里也曾有过翻腾,后来她平静了,但更极端了。她的激烈无人可比,言之凿凿,遗留搏斗的痕迹。最后,她死于饥饿,留下病床上白色的床单,她的纯洁和痛苦一如这件事物,白色的、贫寒的,谁能躺上去而不浑身颤抖?
  
  她的语音,听起来就象唱诗班里小女孩的声音。她说,爱就是愿意分担,不幸的被爱者的痛苦。她把爱,连同沉重的苦难负担起来,并以此为幸福。这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爱。如果要爱,我们注定会贫贱不堪,软弱无比;但如果不爱,我们又将一无所有。因此,只有让自己贫贱,受辱,甚至使生命消弭的爱,才是真正的爱。
  
  我知道,她从小就是一个自尊心极为强烈的女孩,一个在优渥条件下成长的中产家庭的孩子。因此,便无法去理解,一个如此自尊、自爱的人,怎么会成为一个苦行主义者,成为一个作贱自己,甚至放弃自己生命的圣徒?就象我怀疑那只鸟儿,也许是一个藏在某处的幽灵,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我们所不曾见过的?
  
  因此,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在谈到西蒙娜-薇依时才说,在我们周围,存在着两类人,一类是起着表率的作用的,另一类却不能;在这些模范之中,他们或者激起我们的效仿之心,或者产生一种距离感,使我们对他们的看法混合着厌恶、怜悯和敬畏的复杂感情。简单地说,这就是英雄和圣徒之间的差别。很明显,西蒙娜-薇依属于后者,她不是英雄,而是圣徒。
  
  面对西蒙娜-薇依,总会让人产生一种羞愧感,因为在她伟大人格面前,在她怀着对上帝的期待面前,在她的苦难中,一丝不苟履践爱之真理面前,在她对快乐和幸福的鄙视,对痛苦不倦追求的面前,自诩热爱生命的我们,总会深深赧颜于自己,从根本上缺乏行动的勇气和力量。我们只能获得一种态度,赞许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着的人,就象西蒙娜-薇依那样。
  
  她是人类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为了理想以生命殉道的人之一。也许,没有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愿意去效法她对真理的追求,对绝对的爱的向往,那种奉献精神。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俗世之上,还有无上的精神,无上的神圣存在。我们就会被它所打动,被它所感化。就象神秘之物,盘旋飞翔在我们的周围,而从不被我们所逮获。
  
  有人说,她的生命宛如一道光束,幽微而迅疾地,投向无限的黑暗深处,使所有的生命相形见拙,包括那些号称伟大或者不朽的生命。这是一道幽光,它因过于苍白,而显得更加凸显灼烈。她以生命之光证明,无论发生了什么,沦陷了什么,至少宇宙是满盈的。
  
  西蒙娜-薇依最爱的一首诗《爱》,我知道,那是她在向上帝倾诉的心声。在她心目中,那个圣洁无比的你,绝非俗人,他就是上帝。没有人窥见过她真正的美丽,除非上帝。诗里写道,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情。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生命中最真的那部分。
  
  我爱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却被你的光芒照的通亮。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所以,没有人发现过我的美丽,没有人到过这里。
  
  在我心里,西蒙娜-薇依便成了那只神秘的鸟,也许不曾有人窥见过它的美丽,也没有人曾经靠近它,逮获过它的实体。也许它曾在人世间出现过,只不过是一道白光,悠忽之间消失在黑暗深处,有如西蒙娜-薇依那短暂的生命。也就因为如此,才成就了我美好的联想。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2-05-25 14:07
    如果要爱,我们注定会贫贱不堪,软弱无比。但如果不爱,我们将一无所有。
      
  • 头像
    楚中浪人2012-05-27 09:48
    西蒙娜-薇依最爱的一首诗《爱》,我知道,那是她向上帝倾诉的心声。她心目中那个圣洁无比的你,我知道绝非俗人,他是上帝。没有人窥见过她真正的美丽,除非上帝。诗里写道,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情。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生命中最真的那部分。——欣赏!
  • 头像
    楚中浪人2012-05-27 09:50
    如果要爱,我们注定会贫贱不堪,软弱无比。但如果不爱,我们将一无所有。
    ——言之极是。
    问好!
  • 头像
    踩着单车去桃花源2012-05-29 14:30
    如果要爱,我们注定会贫贱不堪,软弱无比。但如果不爱,我们将一无所有.
  • 头像
    流浪云色2012-05-30 10:09
    也许她爱的是自己,是被自己所感动,她是自己理想的殉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