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毛泽东:爱国爱的是谁的国?

  自启蒙开始,我们被灌输的核心价值之一,就是爱国主义。而且这种爱国主义还往往跟党,政府,某些集团,甚至某些个人联系在一起。可是,现在我们似乎才如梦初醒,爱国主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代表这个国家的政府,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不能代表绝大多数公民的利益,不能满足我们必须享有的权利,我们还能爱这个政府,以及它所代表的国家么?
          
  就象毛泽东说过的,爱国爱的是谁的国?毛泽东面对蒋介石的国民党,要求民众爱他的党国时,质问道,这时候爱国,爱的是谁的国?不是民众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国家?爱这样的国,就是叛国。要让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首先应该可爱,值得爱才行。就象我们处于一个家庭中,孩子往往会对自己的父母提出,要让我爱这个家,首先这个家要让我觉得可爱。
          
  从前,我们总是觉得,生活在五星红旗下面的人,都一定要爱国的。否则,他就可能是叛国者,或者道德败坏分子。其实,爱国并非是一种必然逻辑,一个公民只要他没有违法,他有权选择自己的感情倾向,任何剥夺他合法权利的行为,都是非法的。爱国与否也无关道德,一个人不爱国,并非就是道德败坏。所以,人们是否爱国,关键不在于人民,而在于这个国家本身。
          
  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就说过,恶的国家甚于无国家;我们爱的国家,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爱国主义的起落,往往随着时间的不同而不同,并且取决于当时的政治社会环境。以这样的观点来考察现实,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国家里面,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前提下,还有那么多人,对于爱国主义产生极大的疑虑,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以为,那一定是我们的社会,国家和政府出了什么问题,动摇了人们固有的核心价值观。试问,如果一个社会里,政府官员腐败成风,贫富悬殊日甚,人民的基本权利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人民还会对这个政府,这个国家,抱有多大的拥戴之心。在此,不禁想起古代一位政治家说的,民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也可以说,人民可以爱这个政府,也可以抛弃这个政府,以及所在的国家。
          
  爱恩斯坦认为,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现在,有些主流媒体,看不到民众爱国热情式微的根本原因,而是把大棒打在老百姓的头上,怪不得被人民所嘲讽和唾弃。列宁曾指出,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固定下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爱国主义,应该是一种沉淀下来的,很厚重的一种感情,是人们发自内心的,一种神圣无比的感情。
          
  但是,很多时候,爱国主义往往是表现出很感性,很肤浅的感情,是一种最容易受到诱使利用的感情。甚至爱国主义,经常是一种被迫的,或者被鼓噪而来,非理性的,过于强烈的感情。于是,爱国主义往往成了超越社会法律原则之上的,一种专横的崇拜。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种爱国感情只能成为国家民族的灾难,或者国殇的导火索。这是被无数历史事实所证明了的。    
      
  就象列宁指出的那样,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爱国主义,是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们名字的易燃的垃圾。爱国主义甚至可以为了微不足道的原因,去鼓动人们去杀人,或者被杀。英国作家萧伯纳甚至说,除非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人类将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宁静的世界。
          
  爱国主义有时候,确实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美国作家梭罗曾指出,民族主义是我们的乱伦模式,是偶像崇拜,是我们的疯狂。爱国主义是它的迷信崇拜。不必说,我所谓的爱国主义态度,将自己的国家置于人道之上,置于正义与真理的原则之上。只有那些没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爱国,实际上是热爱他们坟墓的泥土,爱国主义只是他们脑袋里的蛆虫。
          
  如果我们对于当今的现实,不能清醒地看明白,我们也会被一种盲目的爱国主义所迷惑。我们也可能失去最后的自由或权利。好在我们的人民还有一点觉悟,还能够启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现实的问题,去分辨什么样的爱国主义,才是我们可以信奉的,可以引为应该具备的。在中国,只有在忧患的时代,所表现出来的爱国主义才最感人,最能体现全体人民的意愿,一种同仇敌忾的力量。
          
  或者,在自然灾难面前,可以表现出一种悲悯的爱国主义,能够众志成城,去共同面对自然的灾变。然而,在虚伪的盛世之时,爱国主义往往是政治家手里的工具,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拿爱国主义来蒙骗人民,转移社会矛盾,来维持固有的统治。爱国主义极可能成为压制、剥夺个人权利和自由的理由,造就对内对外都不受约束的,绝对专制的政治主权。至此,爱国主义便成了肮脏的政治伎俩。  
          
  在那些高调叫嚣所谓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人看来,人类最重要的生存单位,是民族国家和种族;一切其他的生存单位,特别是个人,是微不足道的;甚至只有不计代价的本民族成员的个人牺牲,才能换来民族利益的实现,即以割股啖肉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以爱国主义来维持政治统治的人,是最可耻的,一点不亚于那些最残暴的,专制的或者血腥的统治。
          
  而且,爱国主义往往总是和专制统治联系在一起,爱国主义实际上成了专制主义的帮凶。那么,对于这样一种国家,一种政府,我们还有爱的理由么?我们只有抛弃它们,改变它们,才有可能得到我们应有的尊严和权利。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起码我们可以自主地表示,我们不爱你们这个所谓的国家,不爱这个政府,这是我们唯一的表达,也是我们作为公民最起码的一种权利。
          
  爱因斯坦就是一个典型的不爱国的公民。爱因斯坦最初放弃德国国籍,正是因为极度厌恶德国的学校,采用压制个人自由的教育方式。他说,对于学校来说,最坏的事是,主要靠恐吓、暴力和人为的权威,来进行工作。这种做法摧残学生的健康的感情、诚实和自信,它制造出来的是顺从的人。但是,这样的教育,在德国和俄国已经成为惯例,成为一种最普遍的现象。
          
  因此,他认为,国家的最高使命是保护每一个公民,并且,使他们有可能发展成为有创造才能的人。爱恩斯坦不爱国,是因为他原先的祖国先抛弃了他,迫使他去寻找可以让他爱的国家。他在《不回德国的声明》中说,只要我还能有所选择,就只想生活在这样的国度,这个国家中实行的是,公民可以自由和宽容,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而这些条件,在德国都是不存在的。
          
  爱恩斯坦虽然不爱国,但他却成了最伟大的世界公民。爱因斯坦不爱某个具体的国家,他只爱自由,他一生都在追逐自由,他不仅要自己自由,还努力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获得自由。爱因斯坦不仅仅属于哪个国家,他应该属于全人类。在爱因斯坦放弃德国国籍100年之后,这个当初被他抛弃了的国家,却将他的名言作为全体公民的信仰,国家是为人而设立的,而人却不是为国家而生存。
          
  现在,也许中国人最想说的,也许就是毛泽东曾说过的,爱国爱的是谁的国?因此,中国人也有权利选择爱国,或者不爱国,要让我们爱国,首先要让我们明白,爱国爱的是谁的国,这个国家到底是否值得我们去爱?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