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晨风晓月:才是天上人间的美景

  晨晓早起,大多时候是看书写字,听听晨鸟的鸣声,却很少看看天上,是什么样的光景。今晨起来,一人踱步于天台,只觉得天地寥廓,风和气爽。仰望天上,只见星河寥落,片云孤远,唯一轮晓月,仍高高地挂在天空。我才知道,其实晨风晓月,才是天上人间的美景也。
  
  清爽的晨风吹来,撩开轻薄的雾气,一轮朦胧的弯月,显现于破晓的天空。忆起小时候在乡下,也是这般时辰。父母呼儿上学去,当晨岚未开启,踏着满地的琼瑶,有晓月伴行蹊,即使被露水打湿了衣襟,也并不觉得。因为早听到学校那边,传来一片朗朗的读书声了。
  
  天台上遥看流烟伫寒郊,晨灯遥明灭,真不知身置何处。想起古诗里的意境,正是我心所向往的。古诗有曰,晨兴步北林,萧散一开襟。复见林上月,娟娟犹未沉。片云自孤远,丛筱亦清深。至此,正是无事由来贵,方知物外心。人间至美,就在似梦非梦、似醒未醒之间。
  
  吉田兼好笔下的晓月,我觉得是最温馨清新的,有似慢慢地渗入我的骨髓。他说,发皎洁之光,而令人一望千里的满月,不如期盼了一夜,到天快放亮的时候,才姗姗而来的月,则更有意味。此时的月,略带青苍之色,或在远山树梢间隐现,或为天上之雨云遮断,都极有韵味。
  
  那一丛丛的椎树与白橿,叶面如洗,辉映在月光下,望之沁人心脾。此情此景,岂能无会心者共赏?不禁怀想起京中的诸友来。湿润的晨风,酝酿着花之韵,与泥土之芳馨,糅合了鸟的鸣叫,在耳边柔声细语。诗人的童年,大概就是这样吧,清风晓月,最能生出物外之心。
  
  他还说,世上的事,最令人回味的,莫过于始和终这两端。确实,人间值得赏阅的,不过是黄昏和清晓,这处于白昼两端的美景,是最令人难忘而流连忘返的。我喜欢天地间那份宁静淡远,那没有喧哗的光明和温热。所以,只有真正体味到这般情景的人,才能不枉过这一生。
  
  就象男女恋爱,也是如此。恋爱之真味,不只在于日日相会长相厮守。有时要因暂难相会而忧虑重重,有时要悲叹缘分之变幻莫测,有时独自辗转到天明,有时遥寄相思于远地,有时则远避他乡而追怀往日。凡此种种,大都体验过了,才敢说,是真明白恋爱的真谛了。
  
  有遁世者认为,在这世上已经了无牵挂,只有时序节令的推移,还不能忘怀。月与花不必说了,便是风,也令人心动。如果是清风晓月相伴,那就是最称心的事了。嵇康也说,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在人迹不到、水草清茂之处徜徉,是人世间最为赏心悦目的事。
  
  在晨曦中,人就成了大地自然演变的见证人。从晨光熹微到旭日东升,这一段时间,是世上最神秘珍贵的时间。普里什文如是说,片叶不留的树木图案,在这时间才显露出来。晨光把小白桦从上到下的被梳理过,也把槭树和山杨,从下到上地梳理过,世界是如此清新无染。
  
  确实,只有身心如莲花的人,有如清澈的池水中开着纯洁的花,在晨光中享受着阳光和清风;或如蝴蝶一样的人,把感性的触须,伸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探知清晨和黄昏的讯息;又或宛若天鹅一般的人,在晨光暮色里,清水湖畔优雅踱步,欣赏游鱼的腾跃和飞鸟的歌声。
  
  我正感觉着沉睡的大地,在慢慢地醒来。当凄寂的长夜,积压着幽暗土地,昏迷地僵卧着,晨曦有如充满母爱的手臂,围抱着它;清醒温柔的眼,伏在它的脸上,直到它从沉黑的噩梦中醒来,万物从梦中醒来。夜渐明了,太阳从东方升起,晨风带来了新生的兴奋。
  
  有人说,没有比晓月,更富有情趣的。也有人分辩说,最有情趣的,该是早晨的露珠吧?确实,在晨风晓月中的万物,也会更加感人的。在这清晓时分,我想立即走出去,去问候此时上路的人们,那些全然陌生的人们,互相点头微笑,这样我们的心,会变得多么清明温情。
  
  不过,当太阳升起时,世界似乎显露在云彩中,高高地悬在半空。这时候,快乐也没有使人发狂,因为我们胸中并无春酒在发酵,现在的快乐是平静的,像平时有什么痛苦消失之后一样。你会因痛苦而感到快乐,但同时又伤感的想,这不是痛苦,而是生活本身消失了。
  
  因此,早晨的快乐,全不是兴高采烈的那种,而是淡淡的,象晓月的身影,慢慢淡去;象晨风,徐徐地抚慰着脸颊。吉田兼好说,品流高尚的人,虽好物而不溺于物,虽兴致颇高,也能淡然处之。当太阳升起,人境开始喧嚣起来,人也处于亢奋中,但那已经不是快乐了。
  
  我倒觉得,写晨风晓月,最好是以黄昏的感受,来作为结尾最合适。正如普里什文说的,太阳正在下落,斑点渐渐升高,渐渐熄灭了。我望着这些斑点,同时想着我自己。我也应该这样的,有朝一日也是要熄灭的,不过,一定要在冉冉上升时,正是这晨曦初开的时候。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