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读木心的随笔《琼美卡随想录》,其中有一篇文《很好》。文很短,却蛮有意思。用两个闲人街边的闲聊,道出了生命的真实况味。文中写道:
    
  昨天,我和她坐在街头的喷泉边,五月的天气已很热了,刚买来的一袋樱桃也不好吃,我们抽着烟,应该少抽烟才对。满街的人来来往往,她信口叹问:生命是什么呵?我脱口答道: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无言相对了片刻。她举手指指街面,指指石阶上的狗和鸽子,自言自语:真是一只只都不知如何是好。细想,细看,谁都正处在不知如何是好之中,樱桃怎么办,扔了吧。
    
  我这二十年来的不知如何是好,够证实你又偏偏说对了。一一我不需要进而发挥这个论点。终于我意外地必然地飞离亚细亚,光阴似箭,二十世纪暮色苍茫了,我在新大陆还是日夜逃、避,逃过抢劫、凶杀,避开疱疹、艾滋——我这辈子,岂非都在逃避,反之,灾祸又何其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她听了我这样的自诉,蔼然地称赞道:你是一个很好的悲观主义者。
    
  不知如何是好,也应该是木心一生的解读。木心的最后二十年,他说是在飞离亚细亚,逃避灾祸。而在这之前的岁月,更是不堪回首。正如他所说,中年被幽囚在积水的地窖中,那是文字狱,我便在一盏最小号的桅灯下,不停地作曲,即使狱卒发现了,至多没收乐谱,不致请个交响乐队,来试奏以定罪孽深重之程度。其艰难的境况,都包含在这淡淡的文字中了。
  
  木心的身后,人们对他,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按照生理年龄,木心应该属于上一辈的文学人,但是,他却名不见经传,甚至找不到蛛丝马迹;所以,有人对发现他惊为天人;他的写作,被视为中文写作的标高,他的作品被誉为当代的《广陵散》。但是,他的名字至今少有人知晓,他在文学史上的位置,更难下定论。木心到底是蒙尘的瑰宝,还是时间里面的泥沙?
  
  经过了这病患反复的折磨,我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常态,每天都是在不确定中度过。病魔就是生活中的不速之客。这一时刻还是好好的,但到了下一刻钟,说不定又有新的危情发生。生命时时刻刻,总处在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之中。以至于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亲友们的关切和问询。也无法有秩序地,去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总之,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到生活中的人们,其实谁都处在一种无奈之中。回头想想,身在红尘中,即使没有疾病的骚扰,我们也会被功利诱惑所纠缠,又如何能够把握自己,去过一种真正称心如意的生活呢?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生活中的我们,有如被命运,或者社会驱使下的困兽。就象木心所感受的那样,我这辈子,岂非都在逃避,反之,灾祸又何其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既然如此,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应该是生命的一种常态。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就是很好。只有处在不知如何是好中,才能启发生命的危机感,让生命以不安的蠕动,去破茧成蝶;也只有在不知如何是好中,让生命以不安的触角,去寻究最深刻的底蕴。也只有当生命被疾病折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便是上帝赐予我的,一种真正的好。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2-02-23 22:07
    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应该是生命的一种常态。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就是很好。
  • 头像
    风清雨扬2012-02-24 11:04
    知足常乐。
    向王老师问好!
  • 头像
  • 头像
    5446051562012-02-25 10:44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生活,一如睡着的姿态漫步人间...
    睡梦中的行走,独孤求败的黯然...
    介于理性与非理性之间,思考感性与非感性的悲情与寂寞..
    有时候罗裙的轻舞,总让我们畅想没有明天的自由..
    生与死,灵与肉,常常总是不共戴天...
  • 头像
    迟暮美人20092012-02-25 21:17
    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应该是生命的一种常态。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就是很好。只有处在不知如何是好中,才能启发生命的危机感,让生命以不安的蠕动,去破茧成蝶;也只有在不知如何是好中,让生命以不安的触角,去寻究最深刻的底蕴。

    这段话说得太好了,绍叶老师。只是,不知如何是好,真的就是很好的一种生命状态?困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