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男人在世:最苦的是情欲的煎熬

  古人言,万恶淫为首,淫便是过度的情欲,淫心是一切罪恶的开始,对于男人更是如此。自古以来,男人的罪与罚,首先表现在情欲上面,情欲是男人心中最大的魔。一方面,男人视淫欲为悬在心头的一把刀剑,耽醉淫欲者,当悬剑树林,就是这种说法;另一方面,男人又不时甘愿受情欲的驱使,甚至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因此,男人在世上,最苦的莫过于遭受情欲的煎熬。
        
  这也许是上天的造化,也是一种惩罚。男人自从情窦初开,直到耄耋之年,生命都会受到情欲的诱使。在电影《那一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那一群花季少年,就深深地被情欲所纠结。据说,在原版电影中,那些男孩中有一个外号就叫勃起;他们在宿舍里一起看三级片,一起集体打飞机;他们甚至在上课时,幻想着女老师的酮体,然后在书桌下面打手枪。很遗憾,这些情节在内地映出时,都被和谐了。
      
  这一切,既是男人朦胧爱恋的萌芽,也是他们的情欲蠢蠢欲动的真实表现。男人对于女人的追求和占有,伴随着男人成长的每一个阶段。这一点,是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正如尼采所说,贪婪和爱情,对于这两个概念,我们的感觉是多么截然不同;然而,这可能只是同一种欲望,两种不同的说法罢了。人类一代又一代延续的爱情,明显地表现为对占有的对象,热烈疯狂的追求。 
      
  在电影中所表现的种种,在我们的少年时代,也同样经历过。可以说,这种情欲的煎熬,是每一个男孩成长为男人,所必须体验的。我们也有过羞于启齿,难以遮掩的勃起;也有过结伴去看淫秽录像,在宿舍里互相交流手淫的经验;甚至有过去偷窥女生洗澡的恶作剧。有人论证过,男人从十二三岁开始性发育,到二十岁左右真正有性爱经历,大约都会有近十年左右,水深火热的情欲煎熬期。
        
  看《红楼梦》,谁都觉得,贾瑞这个人物,是个可悲又可怜的男人。实际上,他是受情欲折磨而最后殒命的牺牲品。他家境中落,自小父母双亡,跟着老朽的祖父生活,受到非人性的管制,形成了他单纯而愚钝的个性;也因为他所处的时代,到了二十余岁,几乎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跟贾宝玉形成了对比,当宝玉梦游太虚,便得到云雨之法,再与秦可卿初试云雨时,也还不满二十岁。
        
  按照荣宁二府的规矩,凡公子哥们长大了,在未娶亲之前,都会先安排一两个丫头贴身服侍。他们有丫鬟侍候,自然可以一解燃眉之急。不至于象贾瑞那样,常常受到情欲的煎熬,饥渴难耐。而贾瑞除了以指头消乏之外,几乎没有地方可以去排解。结果,使得他压抑的性冲动,愈加猛烈,终而形成一种病态心理。难怪贾瑞自从在宁府遇见了,秀色可餐的王熙凤之后,便生了贪欲,起了觊觎之心。
        
  那么,为什么贾瑞没有自知之明,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且冒着触犯封建伦理,对作为他嫂子的王熙凤,起了色胆贼心呢?我想,除去王熙凤美人胎子般的模样,还有,就是因为贾瑞自小缺乏母爱;他对王熙凤之所以鬼迷心窍,一半是情欲所驱,另外一半,也想从她身上寻回一点母爱吧。因此,在这种畸形的心理支配下,使得贾瑞被王熙凤这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却始终心甘情愿,而毫无察觉。
        
  确实,贾瑞对王熙凤,可谓痴心可掬,他对王熙凤的倾诉,是那么情真意切,真正体现他的痴心和诚意。他真的很痴,被王熙凤骗了一个晚上,寒冬腊月蹲在地上冻了一夜,回去又被祖父打了一顿。但第二天,他去找王熙凤的时候,王熙凤说,你昨晚怎么没有来呢?他马上觉得是自己错了,赶快又跟王熙凤道歉,并再续约。他为了得到王熙凤的人,已经到了神魂颠倒、走火入魔的地步。
        
  我就想,要是贾瑞追求的,是大观园里那些不更事的少女,也许会演绎出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浪漫戏剧来。但是,曹雪芹却执意要通过贾瑞这个人物,写出男人受到情欲摧残之后,所发生的深刻悲剧。贾瑞追求女人,可能也是一种爱情,这种爱可以往精神上升华,也可以向肉体那里沉沦。但是,在王熙凤身上,贾瑞只能是一种情欲的倾泻。因为在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一点精神的共鸣。
        
  蒋勋说,人性本来就存在着两面性。《红楼梦》写秦可卿的死,告诉我们,情都是空幻的;写贾瑞的死,则告诉我们,肉体上的沉溺,也是空幻的,情与淫,在这里是同一种存在。在小说中,警幻仙姑对贾宝玉说,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这句话集中体现了曹雪芹这一思想。因此,也注定了贾瑞对于王熙凤的示爱方式,必定是一种赤裸裸的占有,一种急不可耐的嵌入。
        
  对贾瑞的变态欲望,通过这种描述,更显得入木三分。曹雪芹写道,贾瑞便意定是凤姐,不管皂白,饿虎一般。等那人刚至门前,便如猫捕鼠的一般,抱住叫道,亲嫂子,等死我了。说着,抱到屋里炕上就亲嘴扯裤子,满口里亲娘、亲爹的乱叫起来。贾瑞拉了自己裤子,硬帮帮的就想顶入。在贾瑞那里,根本不管那是不是王熙凤,即使面对的是一头畜生,他也会不顾一切去发泄的。
        
  然而,这还不是贾瑞受情欲折磨,最为深重的时候。当贾瑞已经躺在病床上,来了一个跛足道士,要度化他,给了他一面风月宝鉴。道士对他说,这面镜子是警幻仙姑所制,证明一切情欲都是虚幻的;并叮嘱他,不可以看镜子的正面,只可以看反面。但贾瑞却偏偏不听道士的规劝,他翻过镜子的正面看时,只见王熙凤在里面向他招手淫笑,他便荡悠悠地进入,镜子那虚幻的境地里,最后纵欲而死。
        
  实际上,贾瑞是被情欲的魔力,招走了魂魄的。我觉得,每一个男人心里,都有一面风月宝鉴。这面镜子代表着情欲的两面性,也就是正与反两个方面。据蒋勋的理解,镜子的正面,体现的是情欲的虚、假、生、色;而它的反面,才揭示了情欲的实、真、死、空。因此,贾瑞最后的生命里,那一浪接一浪的云雨激情,何尝不是补偿他未尽情欲的痛苦,也算是兑现了他临终的心愿了。
        
  佛说,宁以利刃割截身体,也不与女人共会,故此,淫欲乃人生诸结之本。贾瑞的悲剧人生,正是这种宗教思想的突出演绎。曹雪芹用了四个字,来描述贾瑞最后的惨境,曰其苦万状。文中写贾瑞,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其状惨不忍睹、生不如死。其实,在贾瑞的精神世界里,所遭受的痛苦尤甚,更是其苦万状。
        
  贾瑞是死在自己情欲的火焰中,也可以说,他是在用堕落和毁灭的方式,来达到自我的完成。这说明了,情欲自我燃烧的煎熬,绝不是礼教、道德,或者宗教、政治的说教,可以消灭或者改变的。所以,男人生在世界上,最苦的是情欲的煎熬,最悲惨的是因情欲而殉命。因为对于男人,很容易彻悟的,其实都不是情深;而真正的痴情,一定是至死不悟的,即使赔上卿卿性命,也无怨无悔,在所不惜。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2-01-13 00:14
    男人,很容易彻悟的,其实都不是情深;而真正的痴情,一定是至死不悟的,即使赔上卿卿性命,也无怨无悔,在所不惜。
  • 头像
    繁梨花2012-01-13 09:53
    呵呵,被情欲煎熬,其实女人亦然。只不过时间不同而已------在女人,不是十几到二十几,而是相反,三四十到四五十罢。

    而其实,所谓最完美的人生,不过是食与色二者皆得到最大的满足罢了。

    当然,以这个标准论,这世间,又有几人,如中六合彩一般,得到如许的满足呢!
  • 头像
    迟暮美人20092012-01-21 23:16
    欣赏楼上二位见解。呵呵,新年快乐,绍叶老师!
  • 头像
    moshangrousang2012-01-22 11:24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