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有一次朋友聚会,在觥筹交错,喧哗如潮,晃动的人影之间,有人忽然唱起一首民歌。歌中唱道,山在水在石头在,人家都在你不在;刮起个东风水流西,看见人家想起你。那苍凉的歌声,仿佛是在寒夜的旷野上,一个人悲怆地呼喊,场面顿时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他是要让我们追忆刚刚离世的一位朋友。这不期然响起的歌声,在我们心中引发了极大的震动。
  
  不过,这个缺席的友人,在我看来,却比别的人,占据了更显要的位置,突出了他在我们心中的在。所以,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于这个在字。年轻时候,想念一个人时,也有这样的意念,为何山在水在石头在,别人都在,就你不在?当你不在,这所有的存在,也都失去了意义,偌大的这个世界,只留下一个孤孤单单的我。那时候,世界只因为恋人一个人而存在。
  
  近读台湾散文家张晓风的散文《我在》,把人在世上的突兀感,揭示无遗。她记述了小时候上学时,老师常常大清早点名,大家都坐得好好的,小脸还没有开始脏,小手还没有汗湿。当老师叫出她的名字,她响亮地回答了一个,在。这回答,总是充满一种饱和的幸福,仿佛不是在回答老师,而是回答宇宙乾坤,告诉天地万物,告诉神灵说,有一个我在这里。
  
  每到天地辽阔,或长河大漠处,我们也总会不由自主地喊一声,我在这里。这喊声,就是对着世界,对着乾坤宇宙发出的。只是想证明,我在,所以世界乾坤才在;我在,世界才如此美好,万物才如此生动谐和如斯。其实,在生活里,人与人之间,或为亲情或为友情或为爱情,哪一种亲密的情谊,不是基于我在这里,刚好你也在这里,而以之作为前提呢?
  
  张晓风说,一切的爱,不就是同在的缘分吗?就连神明,也无非由于昔在、今在、恒在,以及无所不在的特质。而身为一个人,我对自已,只能出现于这个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感到另一种可贵,仿佛我是拼图板上,扭曲奇特的一块小形状。单独看,毫无意义,及至恰恰嵌在适当的时空,却也是不可少的一块。我便是此时此际、此山此水中的有情和有觉。
  
  张晓风设想,在《旧约-创世纪》里,堕落后的亚当,在凉风乍至的伊甸园里,把自己藏匿起来。上帝说,亚当,你在哪里?他噤而不答。张晓风说,如果是我,我会走出,说,我在,我在这里,请你看着我,我在这里。我有我的逊顺祥和,也有我的叛逆凶戾,我在我无限的求真求美的梦里,也在我脆弱不堪一击的人性里。上帝啊,俯察我吧,我就在这里。
  
  因此,在我们的世界中,所有的事物都有存在的理由。林清玄觉得,一个石头、一朵野花、一株小草,都是在诉说自己的价值。甚至连每个人都有存在的理由,有些为爱存在,有些为学习存在,有些为生命的美好而存在。只有一个人确定了自我存在的理由,才可能成为更自信、更深情、更温柔的人。我们生活着,都在寻找存在的理由,寻找存在的合理位置。
  
  最近常常想,身后的世界会是怎样的情景?我只能从那些逝者的身上,去领略和感受。也对自我的存在,有了另外一种认知。当我在世时,世界在我眼前是流动的,或者统一协和,或者分崩离析,就象我的存在;当我不在时,世界和我便都归一,都回到上帝划定的黑暗之中。我觉得,如果人死后,还有魂灵的话,他看到的人世,也许就象我们幻想的冥界一样。
  
  因为我不在了,一切都失去了光彩,失去了实体,而成了虚有的光影。所以说,人和世界的关系,就是互为存在的关系,正如王阳明眼中花与人的比照。他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人在恍然飘忽的世间,似乎总需要一些参照物,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在时间的流水中,我们都只是漂泊而无根蒂的浮萍。
  
  西方有智者说,我思故我在。其实,这几乎是所有智者的觉悟。正如佛所说,心者,万法之根本也。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万行具备。因为有自我,天地万物才存在,自我主观之内有天地万物;当自我不存在了,心灵湮灭了,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就象山中盛开的花朵,当我不在的时候,它便沉寂下去,不复有鲜明的色彩,以及芬芳的香味。
  
  倘若人丧失了他所赖以生存的锚链,尼采曾问道,会不会漂移到无尽的虚空中去呢?那么人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为了虚空吗?当然不是。尼采认为,人存在的唯一价值,恰恰就在于心灵的意志,只有心灵的意志,才是牵绊着生命的唯一绳索,或者锚链。存在主义认为,只有思想,才能超越自身、超越一切,让我们在存在中超越自我。
  
  叔本华则指出,一切外在物,都是自我的表象。我们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太阳,或者什么叫地球。而永远只是眼睛,是眼睛看见太阳;永远只是手,是手感触着地球。我们就会明白,围绕着我们的世界,只是作为内心的表象,而存在着。有了自我,消失的世界可以复活;而没有了自我,现实的一切也都会消亡。我在,世界就在;我不在,世界就崩塌,就湮灭。
  
  确实,没有人生活在过去,也没有人生活在未来,现在是生命确实占有的唯一形态。面对苍茫的世间,遽然的时序,我们总会庆幸地想到,告诉世界,我还在。经过了疾痛和死亡的逼迫,我才深刻理解了,我在的真正意义。世界因我而美丽,我因世界而精彩。就象张晓风说的,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也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呢?
  
分类:随笔 | 评论:8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2-01-07 19:55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也在,我们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呢?
  • 头像
    繁梨花2012-01-07 21:34
    希望你在新的一年里开心快乐!

    每天早上起来,先绽开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你就会发现,每一天,你都可以很快乐。------真的,多少年,我都是这样做的。
  • 头像
    盏茶月夜雨语静2012-01-07 22:04
    悲观于人生无益处,曾几何时迷茫其中。父亲常严词喝阻,不以涉人世深而废求索。应以理想为北斗,坚强求索不辍!祝先生身体多健康。但分明是心理须更明亮才是,生时思生之乐事才是。祝福您!
  • 头像
    迟暮美人20092012-01-07 23:52
    确实,没有人生活在过去,也没有人生活在未来,现在是生命确实占有的唯一形态。面对苍茫的世间,遽然的时序,我们总会庆幸地想到,告诉世界,我还在。经过了疾痛和死亡的逼迫,我才深刻理解了,我在的真正意义。世界因我而美丽,我因世界而精彩。
  • 头像
  • 头像
    语茶小筑2012-01-10 22:45
    上帝说,亚当,你在哪里?他噤而不答。张晓风说,如果是我,我会走出,说,我在,我在这里,请你看着我,我在这里。我有我的逊顺祥和,也有我的叛逆凶戾,我在我无限的求真求美的梦里,也在我脆弱不堪一击的人性里。上帝啊,俯察我吧,我就在这里。

    ——是哦,无论我是怎样的,只要我在
  • 头像
    千江雪月2012-01-24 00:41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也在,我们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呢?
    -------------
    是的。
  • 头像
    cherry5242012-02-14 15:38
    确实,没有人生活在过去,也没有人生活在未来,现在是生命确实占有的唯一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