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微博时代:我们都是在场围观者

  不可置疑,我们已经进入到微博时代,微博在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在改变着社会,改变着世界。不管我们在围观,还是被围观,都是追求一种亲临其境,一种在场的体验。无论是最隐秘的私生活,还是公共事件,都可以通过围观,来达到最大规模的关注。围观也逐步成了一种共享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对于具有悠久围观传统的中国人来说,更是如此。
  
  由此,我想起了曾在天涯社区喧嚣一时的,在场主义散文流派。他们宣称的是,因为在场,所以没有阻隔,就是通过无遮蔽的敞开,而达至自由之境。不过,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概念大于实践的炒作,是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实际上,在场原本是一个古老的哲学概念,事物的在场性,就是面向事物本身,是关于事物经验的直接性、无遮蔽性和敞开性。
  
  在我看来,微博时代才是真正体现了一种在场主义。人们可以毫无距离地去体验,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无论是远隔千里,还是近在咫尺,都可以通过微博这样一种信息手段,去体验并参与其中。近日,女模特苏巍,通过微博直播自己企图自杀的过程,引起不少网民关注,最后,作为公共机构的警察机关也介入其中。不过,据说,这是一起自我炒作的闹剧。
  
  而我却认为,围观和被围观,也是我们国民性的一种本质表现。就象鲁迅在《藤野先生》一文中,曾记述过中国人,围观自己的同胞被杀的场面。他写道,当一个中国人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而现在中国人的围观,也在与时俱进,早就从街头巷尾的围观,看热闹,转到虚拟的网络世界了。
  
  有人直播自己的自杀过程,然后有千万双眼睛,在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如何在瞬间枯萎,那该是大呼过瘾的事情,对于自杀者还是看客,都是难得的机缘。如果看的是刀光一闪,首级掉地,血却飞得高高的场面,更可谓是难得一见的好风景。中国人历来的观念,不但活着的时候要风风光光,死的时候也要热热闹闹;不但要有哭声连天,而且,吹拉弹唱也少不了。
  
  也许是秉性使然,直到现在,我没有成为现实生活里的围观者,也不是网络上的围观者。我不想去围观别人,也不想成为别人围观的对象。在现实里,如果碰到有围观的人群,我会径直走开,而绝不会回头。而在网络上,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发过一篇微博,也不去围观过别人的微博。我从来不是一个生活的在场主义者,也不曾去追求过在场的体验。
  
  我希望和别人,和正在进行着的世界,永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甚至希望别人,还有这个世界把我淡淡遗忘。我觉得,能够活在别人的遗忘里,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从前,当我告别一段难忘的生活,也是一个人悄悄地离开那境地的。正如徐志摩诗中所写,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当有一天我告别这个世界时,更不想惊动任何人,即使是一草一木。
  
  在这个人人围而观之的时代,一个人活着不得安宁,死了也可能被围观。曾经不可一世的独裁者卡扎菲,在一年甚至几个月以前,还是万人之上的国君,而现在已经是沙漠之下的尸骨。更为可悲者,他死后血迹斑斑、弹痕累累的遗体,还被冷冻起来,任人围观。而这些人,不久前还是他铁腕统治下温驯的子民。他们可以拿蔑视的眼光,去亵渎他曾经威严无比的躯体。
  
  因此,我不敢去围观别人,更惧怕被人围观。在生活里,我不但经常不在场,有时还设法退场,用自己的影子来覆盖遮蔽自己。可见,我自己便是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outer者。然而,也可能是时代幸运的逃逸者。有人分析,围观往往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围困,或者围城。在围城之中,围观者同时也是被围观者,到最后,他们谁也休想突破那层层的包围。
  
  当然,有人也会说,网络在场的围观,会让我们的社会生活,更加显现出直接性、无遮蔽性和敞开性。在场性的唯一可能之途,即只有澄明事实真相,才能使在场性成为可能。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社会的管制,让我们无法去围观,因此,在很多事件中,也就无法获得在场的体验。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绝大多都只是冷漠的旁观者,他们一般是见事不管,或者束手无策的。
  
  因此,在我看来,现时的网络围观者,和鲁迅几十年前,所描述的杀人围观者,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10-27 08:01
    在围城之中,围观者同时也是被围观者,到最后,他们谁也休想突破那层层的包围。
  • 头像
    钓鱼舟2011-10-27 11:07
    但微博成了围脖,离绞架也就不远了!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10-30 18:34
    读鲁迅的文字,可怕的一点在于所写的现象在当下依旧如此,仿佛时间的流逝,独与中国无关。——朴素。
  • 头像
    木棉飘2011-11-01 11:06
    和先生雷同,我也是个outer者,从来不微博,即使它对我的创意工作或许有帮助。保持一定距离,或近或远、淡淡地看着纷乱的世界。内心的宁静,或许才是另外一种蓄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