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生命:用烛火在黑色的墙壁上作画

  烛火,似乎成了遥远而陌生的存在。但是,烛火曾经是文明的象征,甚至可以说,人类创造文明的历史,就是追求光明的历史。在古代很长时间内,人们一直使用原始的发烛,也就类似于燧石取火的方法,到唐宋时,发展以松木制成的发烛。以至于清代时,取火方法,也没有多大进步。照着人们在黑暗里摸索的,都是那豆大的烛火。烛火代表着农耕时代特有的风景,昏暗,弛缓而恬谧。
  
  就是在电力尚未普及的年代,烛火仍代表着光明。小时候,乡下还没有电灯,点的都是煤油灯,蜡烛还是奢侈品。每当坐在煤油灯下,翻阅着书本,户外虫声清凉一片,感觉真是幸福之极。或一家人围着一盏昏灯闲聊,就可以制造出充满温馨和宁静的氛围。灯光和窗外的月光互相映衬,竟是一派天地融融的景象。人只有置于无边的黑暗中,才能感到烛火的温暖。
  
  即使是台风天,当狂乱喧嚣的风雨声,震撼着整个大地,不时透窗而来。而屋内一盏细小的灯花烛火,在风中微明微灭。但是,屋外的风雨声愈大,便愈感觉屋内的幽深,并且微透出睡眠的恬静。那时候,小小的烛火,成了我们心灵唯一的寄托,只要有烛火在,我们就还有希望。有一句话说得好,与其诅咒命运的颠簸和黑暗,不如点燃起生活的烛火。
  
  时间一滴一滴地漏泄,犹如烛火慢慢地燃尽。现在,即使有了耀眼浮华的灯光,但有时候,我还是想把灯光熄灭,把自己埋没在深深地黑暗中。然后燃起一盏昏灯,去回味旧时的时光。母亲在灯下缝补衣裳的面颜,父亲在灯下陪读的身影,少小的兄弟姐妹围聚的快乐,我那少年时的玲珑慧智,都在灯下一一浮现出来,让人感伤,也抚慰着瘢痕累累的心灵。
  
  我想起现代诗人穆旦的诗句,在我们的前面有一条道路,在这路的前面有一个目标;这条道路引导我们,又隔离我们走向那个目标。在我们黑暗的孤独里有一线微光,这一线微光使我们留恋黑暗,这一线微光给我们幻象的骚扰。在黎明确定我们的虚无之前,如果我们能够看见它,如果我们能够看见。生命之所以不息地前行,就因为黑暗的孤独里有一线微光。
  
  我向来认为,生命的目的是要真正享受人生,林语堂说,我们知道终必一死,终于会象烛光一样熄灭,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这使我们冷静,而又有点忧郁;不少人并因之使生命富于诗意,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虽然知道生命有限,仍能决心明智地、诚实地生活。生命如烛火,在燃尽之前,总会放出光明,即使蜡炬成灰泪始干,那泪里有苦难,也有快乐。
  
  当世界一片漆黑,用烛火在黑色的墙壁上作画,这是一种生命的意象,那些闪光的灵魂,都是以烛火在黑暗里作画的人们。烛火映照着我们的身影,就象是圣火照耀我们的生命。由于有了烛火,我们的心灵,才有了慰藉,有了温馨而深刻的体验。因而,我们往往在烛火下面祈祷,去洗涤心灵的污垢;我们常常在烛火下面祈愿,去燃起生活的希望,唤起对未知的向往。
  
  法国画家乔治-德拉杜,就是用烛火在黑色的墙壁上作画的人。他所画的,全是描写夜晚里屋子的景象,而屋子里所有的光明,全都来自一支燃烧的蜡烛。那烛的火焰格外地长,几乎与蜡烛的长度等长,有时还超过蜡烛的长度。黑暗中的烛火,让他的画里,充满一种神秘的氤氲的气氛;使习惯于阳光下的人们,禁不住地颤抖,并完满地体会到烛光的力量。
  
  有人说,德拉杜用一支蜡烛,不只在画里表达了空间的神秘,同时,也表达了对时间的感受。他对于宗教、青春、死亡、爱、神圣的思考,都是通过一支烛光来完成,他具有的玄想的巨力,到达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德拉杜的烛火之所以可贵,我觉得,就是因为它触及了艺术最可珍惜的本质,就是以最平常的表现,来完成了一种独立于人生经验的真实。
  
  然而,德拉杜的画曾埋没了近三百年,才最终被发现其价值。他的一幅题名为《玛达琳与夜光》画作,最能体现人在烛火下的思考。玛达琳是圣经里的妓女,她的香肩半露,姿态优美,正凝视着静静燃烧的烛光。可是,在她右膝的手掌中,却赫然放置着一具骷髅。她内心的所有,对青春、时间和死亡互相流转的种种思绪,都通过那过分安静的烛光,表现了出来。
  
  烛光永不会熄灭,还在静静地燃烧在历史深处,它擦亮了时间,抵达我们的灵魂。我还设想,那些在阳光下绽放的花朵,也许都是烛光之燃烧的灰烬,缤纷而成的。所有的光亮,即使一时辉煌无比,终将熄灭了;唯有烛火的光明,从人生和历史的暗处,以一种高贵又诡异的氤氲亮丽出来。它擦亮幽深的时间通道,接近天堂的美,无比地灿烂,照耀着我们的额头。
  
  烛光,是全部生命的赠与,也是神明的渴望。当人们处在黑暗之际,一支烛光,虽是虚渺而微小的光明,也能照亮一片大的天地。烛光不只点燃在黑暗里,也点在人的心坎上,给人以无边的温暖,给人以无穷的想象。其实,无论生活如何沧桑变迁,生命如何颠沛流离,如烛火明灭忽闪。而在我心里,永远有一幅安静不动的画面,在那闪烁的煤油灯下,坐着一个面容如玉的读书少年。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