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没有胡子的男人:等于一只没有尾巴的猫

  人们常说,女人可以凭一白遮百丑,长得白净的女人,看起来怎么都亮鲜一些;而男人则一胡遮百丑,留胡子的男人,可以凭胡子来增加自己的美感,或者魅力。故而在古代中国,便把蓄着大胡子的男人,美其名曰美髯公,或美须髯。似乎在说,只要留胡子的男人,大都是美男子。但是,据沈从文考证,照一般习惯,似乎只能作为,对长得一部好胡子的赞美。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沈从文曾写过一部思想随笔《古人的胡子》,引发了沈从文和语言学家王力的笔战,起因就是男人的胡子。王力认为,古代汉族男子留胡子,并不是谁喜欢才留,而是身为男子必须留胡子。古乐府《陌上桑》说,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鬚,可见当时每一个挑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胡子长得好,算是美男子的特点之一。
  
  所以,《汉书》称汉高祖美须髯,《三国志》也称关羽美须髯。对此,沈从文辩驳道,从商代雕玉人头,以及铜鼎、铜刀、戈钺等器物上人头,到春秋战国人形泥范、彩绘木俑,以及西汉时壁画、汉末神像镜、石刻等大量文物实证,对当时留不留胡子,以及各时期胡须式样进行了介绍。他的结论是,同是统治者,有下巴光光的,也有嘴边留下大把胡子的。
  
  不过,我觉得,在中国古代,男人蓄须的现象应该比较普遍;因而胡子大多时候,仍是男人地位、修养及魅力的象征。当新文化运动由西东渐,这场运动,在把中国女人的小脚解放的同时,也把男人的辫子和胡子,给统统革掉了。因而到了现代,中国男人蓄须的现象,则是越来越少了。反而蓄须,更成了前世遗老的最大嫌疑,甚至也是作为保守派最普遍的标志。
  
  阿,你的胡子这样了?鲁迅就曾因为蓄须,而遭到严重的质疑。首先,在他年轻的时候,曾因蓄须,被当成日本人。他写道,那已经是老话,约有十六七年了罢。我就从日本回到故乡来,嘴上就留着宋太祖,或什么宗似的,向上翘起的胡子,坐在小船里,和船夫谈天。先生,你的中国话说得真好,他说;我是中国人,和你是同乡,怎么会?我答;哈哈哈,这位先生还会说笑话,船夫最后说。
  
  鲁迅让自己的同胞,当成东洋鬼子,其原因就在于胡子,因此,他常常为胡子而受苦。曾有人当面对他说,你怎么学日本人的样子,身体既矮小,胡子又这样。那些国粹家兼爱国者,发过一篇崇论宏议之后,就达到这样一个结论。到最后,他竟因为胡子的缘故,而几乎要承担起亡国的责任来。甚至有人也企图否定,古代男人蓄须的事实,大概也想,把中国男人蓄须的历史,全部给抹杀掉。
  
  其实,胡子是男人的专利,是区别于女人的特征之一。因此,古今中外,男人的胡子,有着各种各样的象征意义,如智慧、性能力、身分地位、长寿等等。中国人俗语中便有,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说法。因此,中国人崇拜的很多智者,都是美髯公。如《三国演义》中关羽的五绺长髯;张飞的胡子象钢针,表现出硬汉的特征;还有孙权,飘然胡须竟然是红色的。
  
  还有印度的泰戈尔,俄国的托尔斯泰,都是我们眼里的美髯公。在古代西方,涉嫌淫乱及通奸,男人往往就会被除掉胡须,以此来加以惩罚。因而,男人往往以神圣的眼光看待胡子,会付钱或抵押,来避免胡须被剪掉。据说,当古罗马亚历山大大帝,要去攻打波斯时,大臣向他报告一切已经准备就绪,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亚力山大回答,除了剪去那些马其顿人的胡子,就没什么了。
  
  而在中国古代,一位诗人谢灵运,当他临刑时,没有别的吩咐,只想到自己的胡子。《隋唐嘉话》里有这样的记载,谢灵运受刑时郑重嘱咐后事,不忘把自己的胡须,捐赠给寺庙,供塑造佛像之用。但后来,皇帝对以他的胡子塑造的佛像,也不能容忍,竟然下令毁于一旦。把他留在世上仅有的一点点尊严,也被剥夺了。可见,男人的胡子,有时候比生命还重要。
  
  记得清末名儒曾国藩,曾在他的《冰鉴》中,对男人的胡子,做了较详细的辨论。据说,在面相中也有依据胡子,来判断人好坏的方术,至于灵验不灵验,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胡子的重要性,也由此可见一斑。世界上,对于胡子采取拒绝态度的国家,莫过于美利坚合众国了。也许是因为美国人,曾经受到过大胡子拉登的恐怖袭击,对于有蓄须习俗的穆斯林,都有一种本能的过敏反应。
  
  因此,美国人对于男人蓄须,有着明显的厌嫌。有人认为,美国当今社会存在一种歧视,男士们在求职面试前,被要求必须先刮干净胡子。甚至出现为小胡子们,争取权益的公民组织。而民调也显示,超过半数受访的美国妇女,都拒绝跟蓄须的男士亲吻,或者上床,蓄须的男人几乎被排斥于社会主流。对于男人的蓄须,世界上的女人里面,也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存在着两个对立的阵营。
  
  与此相反,英国大多数女性则认为,留胡须的男性强悍、成熟、积极、跋扈、帅气。留大胡子的男人,被认为是最阳刚,成熟度最高的男人;无论是情人,或是丈夫,胡子男人均是女人首选的浪漫伴侣。英国的女人,往往会将自己所爱的男人,他们的胡子剪下来珍藏。在阿拉伯世界中,有一句流传广泛的俗语,一个没有胡子的男人,等于一只没有尾巴的猫。应该说,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文化,是世界上男人胡子文化的杰出代表。
  
  而在现在中国,男人蓄须几乎成了稀有人种,这确是中国男人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有人说,要读懂鲁迅,就要先看懂鲁迅的胡子。在鲁迅的隶字胡子里,有着正义,也含有真理。鲁迅的硬骨头,首先是由胡子来表现的。我觉得,中国男人阳刚之气的丧失,与蓄须的传统消失,有很大的关系。而现在的中国女人,大多喜欢嘴上无毛的小白脸,这无疑是女人审美观念的破产。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