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人生:不断在修改誊抄着的诗稿

  余光中说过,每个人都有过传说时代。也许他所指的,是充满幻想和激情的青春时代吧。确实,很多人年轻时都曾写过诗,为自己的传说寻找解读的理由。但是,待青春一过,诗情也就无处寻觅了。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将诗的浪漫进行到底的。而席慕容便是极少数人群中的一个,把写诗当成一种彻底的人生。而且她觉得,在诗里,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自己。
  
  最近,席慕容在将步入古稀之年,又出版了一本诗集《以诗之名》。其中一首诗里写道,一生,或许只是几页,不断在修改与誊抄着的诗稿;从青丝改到白发,有人还在灯下。从发表第一首诗开始,席慕容的诗歌创作已经走过了50多年。但她一直只想,做一个不卑不亢、不争不夺,不必要给自己急着定位的自由人。所以,她不是在写诗,而是在书写人生。
  
  因此,剖析自己写诗的历程,席慕蓉说,年轻时因寂寞而写诗,或许是一种对美的渴望;年纪稍长,因无法平抚心中的骚动而写诗;初老时,因惆怅而写诗,人也因此变勇敢了。直到现在,她的人生,就象不断在修改与誊抄着的诗稿。在这个过程中,她只是在表达、认识或平复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长成熟,勇敢强大,从而达到了人生的自由、通达、圆融。
  
  对于时间的流逝、生命的感动,还有许许多多生活中,难于表述却又感怀于心的东西,席慕蓉觉得只能以诗来表达。她说,诗能说清楚的事情,平时却怎么也说不清。对于我来说,放进去的不只是几十年的时光,还有生命里极为重大的转折、失落以及获得。我还在慢慢地往前走,当然还是在逐渐改变,但是那是顺着岁月,顺着季节,顺着我自己心里的秩序。
  
  在她的诗中,流淌着生命中的时光;在她看来,一首诗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世界,一种生命的历程。因此,她对自己的诗分外珍重。当从诗中回望,只觉得前尘如梦,光影杂沓,那些原本是真实生命所留下的,深深浅浅的足迹,却终于成为连自己也难以置信的,美丽的遭逢了。而我们读席慕容的诗,往往是拿来做多愁年岁的安慰,或者重寻旧梦的触媒。
  
  席慕容的诗,曾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青春和爱情,影响了几代人。写《七里香》时,正是她一生中最安静的时候,还有一点点乡愁的年岁,感觉灵敏而纯粹,是生命最清灵的时期。而在《一棵开花的树》里,则是表现出她对爱情的渴望。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台湾诗人痖弦评价说,现代人对爱情开始怀疑了,而席慕容的爱情观,似乎在给现代人重新建立起信仰。她自己也说,现在很多人不相信世上有真诚,不相信可以爱一辈子,不相信人与人可以成为永远的朋友。但是,我相信,并敢于写出我的相信。如果大家都排斥美,放弃对美的事物的信仰;如果大家都不珍惜美,这辈子除了不受伤害,我们还有什么呢?
  
  她说,人生,就是用来慢慢地错过的。不管我们的青春和爱情是否幸福快乐过,但是,我们都会想起席慕容的诗,脑海里都会浮动起,那些美丽哀婉的诗句。在迢遥的岁月中,席慕容从心底流淌出的美丽诗句,不仅给世人带来珍贵的精神财富,也使得她自身的人格,一步步地滋润着成长、成熟、博大。她的诗,往往是对久远的、美好的,已经消失了的事物,不舍的追念。
  
  当进入了中晚年,席慕容的诗歌,更多关注于乡愁的追觅和表现。也许经历过太多的云卷云舒,人生于她,早已不是什么诱惑,而是一幅宁静的风景。其中,融汇了太多的人生智慧,回忆和遥想。她曾对读者说,我用了差不多50年的时间写诗,也不过才得到了这三百多首。所以,我请求朋友们不要急于读完它,不要一个晚上把它全部读完,请你们慢下来。
  
  她的一生,是用善良的心,用诗人的眼,去体察生活、品味人生的。因此,她笔下的每一首诗,都是心灵的悦动,尽诉其心中情怀。虽然她曾怨叹道,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但是,当有人问她,你如何在诗歌中保持青春不老的?席慕蓉则仿佛喃喃自语地自问说,身体可以老,心可不可以不老?
    
  确实,不管她的生活,留下了怎样的岁月痕迹,有了怎样的变化,但在她的诗中,却永远保有一颗初遇之心,永远是那么纯真美好、明净自然。就象她的诗中所写,我含泪问你,为什么,为什么时光,它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前来,然后退下;为什么只有它可以,浪掷着一切的美,一切的爱;一切对于我们,曾经是那样珍贵难求的,温柔的记忆?
  
  在这里,心也简单,诗也简朴,一切仿佛微雨清风,淡淡一念之间。然而,我们却禁不住地感动,禁不住地泪流满面,而终生难忘。这是一种蕴含着丰富、浓郁、繁华的简洁,是历经沧桑之后得来的本真,是一种低调的奢华。这种明净与超越,是一种浪费的美学。对于她的诗,我们真的可以说,有一种奢华叫朴素,有一种明净叫本真,有一种丰富叫简单。
  
  真正的诗歌是不老的,有如如诗般的人生。蒋勋在给席慕容的赠言道,书写者回头省视自己一路走来,可能忽然发现,原来走了那么久,现在才正要开始。而现在的席慕容自己则写道,多年前写下的诗句,如今都成了隐晦的梦境,恍如雾中的深海;细雨里的连绵山脉,只记得几句,即使是再怎样悠长的一生啊,其实也只能容下,非常非常,有限的爱。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10-04 00:39
    诗能说清楚的事情,平时却怎么也说不清。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10-04 07:49
    对于她的诗,我们真的可以说,有一种奢华叫朴素,有一种明净叫本真,有一种丰富叫简单。——真的可以这么说:))

  • 头像
    玉映霞辉2011-10-04 16:26
    她不是在写诗,而是在书写人生。
  • 头像
    古钟生2011-10-05 00:18
    拜读学习,
    “。如果大家都排斥美,放弃对美的事物的信仰;如果大家都不珍惜美,这辈子除了不受伤害,我们还有什么呢?”无疑是心头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