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爱人:但愿我们远离那些城市

  题记:2007年,一大群诗人,在青海湖畔宣布了《青海湖诗歌宣言》。我们永远也不会停止对诗歌女神的呼唤,我们在这里,面对圣洁的青海湖承诺,我们将以诗的名义,把敬畏还给自然,把自由还给生命,把尊严还给文明,把爱与美还给世界,让诗歌重返人类生活。
  
  而我却觉得,自从情智启蒙开始,诗歌就一直伴随着我的生活,它始终都没有离开过。诗人食指朴实的诗句,道出了我的心声。诗人的桂冠和我毫无缘分,我是为了记下欢乐和痛苦的一瞬;即使我已写下那么多诗行,不过我看它们不值分文。虽然不值分文,但毕竟是以自己的血泪凝成的,诗行里的人生。
  
  我以为,诗歌不必去考量如何为别人而写,去感动人。自古以来,诗人都是孤独的牧羊人。他在唱给夜晚听,唱给星星听,也唱给遥远的人儿听,实际上是唱给自己听。我的诗都是写给自己的,即使看起来象是在向谁倾诉,那也不过是心中的幻影而已。
  
  (一)你那月亮般温柔的脸庞
  你那月亮般温柔的脸庞
  象一首耐人寻味的诗篇
  我无数次捧读
  多少美妙情流沁入心田
  
  在围着梦晕的昏灯下
  看定你那难忘的脸
  于它感受多少灵感
  引我的神思向神圣之境
  
  时而是那么真切
  时而又飘忽不定
  有现实的平和之精神
  更有浪漫超脱的品韵
  
  最是那泪花挂满时
  似雨帘背后的花影
  凄凄不似明朗日
  更有摧人的颜动人的情
  
  你那月亮般温柔的脸庞
  是一面永不锈蚀的风月镜
  藏在我记忆的宝匣里
  永照我迷茫的心间
  
  (二)黎明为何这般苍茫
  黎明为何这般苍茫
  在我再次告别时光
  熟悉的路途上没有旅伴
  唯沉重的轱辘辗过身旁
  
  生活里如此孤单
  没有相依为我顾望
  身后黑暗还在徘徊
  仿佛觊觎白昼临降
  
  呵,沉睡中的城,寂静的巷道
  我将把黑暗远远带走
  每一片光明给你,热带的明珠
  和我深深苦恋着的姑娘
  
  生来便负漂泊的使命
  犹如白云般没有故乡
  但愿我走过的地方
  有鲜花处处开放
  
  (三)如果你是溪流中的鱼
  如果你是溪流中的鱼
  我便是那鱼鹰
  即使以我的勇敢
  得到你,也不能占有你
  欲望的喉结
  早已被道德上了锁链
  
  (四)两只鸟,在这街心公园
  两只鸟,在这街心公园
  觅食,并溜步
  在阳光未醒的时候
  人是后来者,在这个地球上
  两只鸟,就吃那一点点
  人们丢弃的东西
  却长出那么好看的羽毛
  发出那么好听的声音
  人老了,公园也会荒芜
  只有小鸟,在人的眼里
  总是那么年轻
  那么美丽
  
  (五)当你爱我的时候
  当你爱我的时候
  我总是想,如果有一天
  你不再爱我了
  我该怎么办
  
  我总是这样担忧
  当我被你爱着的时候
  如今,你不再爱我了
  我又在寻思
  为什么当时会那么想
  经过这么些年
  身宽体也胖
  就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六)这时我离开了呻吟
  这时我离开了呻吟
  暮春的花朵染上的流行病
  这时我走过出生地
  父母的田园爬满野生的莴苣
  这时的天空分不清黄昏或清晨
  风干的情绪,似消失的盐湖
  残留几处发白的泪渍
  
  而这时我在路上看到的人们
  都是刚刚参加春宴归来
  他们兴高采烈,言语喧闹
  对过去的或将要到来的日子
  充满回忆和期待,这一切
  让我十分感动
  这时我看见一群翅影
  飞抵旧屋的檐下,我的内心
  不再恐惧季节的变迁
  并遵守古老的传统
  早起淋浴,黄昏扫地
  
  (七)那些不属于爱情的花朵
  那些不属于爱情的花朵,没有负载梦的
  花朵,我是多么倾慕
  她们不会隐匿,也没有更多的阴影
  她们是纯白的,象希腊城采集火种的少女
  在那没有人迹的森林,没有玷污的河岸
  她们生长着,不属于任何领地
  拒绝所有的渴望,也不准备回答谁的问题
  我是多么倾慕,那些一生未见过的花朵
  
  而那些属于俗世的花,我早已鄙视
  生长在季节的奸床之上
  引诱并且戕害我们的目光
  让大地沉沦,令意志哀鸿遍地
  
  我是多么倾慕,那些终生未见的花
  不知道她们生长在哪里
  有没有散发芬芳
  
  (八)爱人,但愿我们远离那些城市
  爱人,但愿我们远离那些城市
  那些早已发霉了的人性
  还有星光种下的忧伤
  还有太阳下闪烁的无数荣耀
  
  离开那些梦里百合般的慵倦
  那些早晨鸟儿的鼓噪
  孩儿花朵般灿烂的笑颜,还有
  黄金和玫瑰的侵蚀
  
  我们要从这里走向海洋
  让碧绿的浪花覆盖我们的全部
  从心灵到身体,从细微的感情
  到宏大的思想,都变成水母的罗衫
  
  让海水洗去我们身上的污垢
  水草装饰我们朴素的洞房
  偶尔我们出没于海面
  看看昔日的太阳,眺望远岸
  就像死去的人们回顾人间的景象
  
  (九)等你不在的时候 
  等你不在的时候
  我就可以随意地回想从前
  就象没有阳光的夜晚
  
  那时你的容颜将更加清丽
  你的言语象啄木鸟
  那样清晰,在宁静的夜里
  烦恼也远远离我而去
  随你的身影如月影摇曳
  
  是火么,还是冰霜
  让你变得如此坚定,象血管里的呐喊
  穿过冬天苍白的天空
  带着迸发的使命,把激情写在水上
  不再返回原地
  
  一片青翠出现在
  醒来的早晨,没有你的阳光
  安静的我,似天边一朵闲云
  
  (十)火种在旷野上孤独地燃烧
  火种在旷野上孤独地燃烧
  光芒吞噬了天空
  亚当的子孙围着火焰起舞
  所有的飞禽在四周飞翔
  火种穿过时空,把所有文明
  变成焦土,人啊
  文明是无辜的,火种也并不残酷
  主说,为了我们的新生
  毁灭是必由之路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10-03 01:08
    安静的我,似天边一朵闲云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10-03 08:08
    自古以来,诗人都是孤独的牧羊人。他在唱给夜晚听,唱给星星听,也唱给遥远的人儿听,实际上是唱给自己听。我的诗都是写给自己的,即使是看起来是在向谁倾诉,那也是心中的幻影而已。——支持王先生。节日快乐:))

  • 头像
    王绍叶2011-10-03 12:30
    从某个角度讲,诗人的故事通常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他死了,朋友们包围了他的白床单,讣告词里宣布,这是一位诗人。然后他像一串熟透了的葡萄呱呱落地,卷土重来,从小圈子走向大视野。转瞬间大众开始抢夺他的帽子、裤腿和偶然写下的小纸片儿,对立、存在和意志也将在此刻形而上的嘁嘁着。
      
    陌生人陆续为他准备祭文,一篇又一篇,死亡忽然成了他与世人约定俗成的等价交换——村口的老赵死了,他是个好人。哪怕上一刻他还只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套子里,抽烟、喝酒、吹牛逼,也从来都不是油墨印刷的主角。但现在,世人看来,该是扬眉吐气的时候了。他被称为了封面的主角,被称为了簇拥者的头脑,好像世人也因此称谓而吐气扬眉了。
      
    因为炎热才开放的花朵会在夏天死去,上世纪的异教徒成为了下世纪的先锋,这是多么可怕的悖论。
      
    这是属于一个时代的青年的诀别诗,在巨大的机器的轰鸣中,总有一些属于肾上腺素和理想主义的嚎叫。谁同意生命,谁就得同意死亡。这些本不该稀奇,同行者在挽歌中看到了自我,一些人到达终点,另一些人在途上。不认识他的人也绝不必自惭形秽,正如他们也从未认识世界,也从未认识社会,甚至也从未认识他们自己。无人值得仰慕,无人值得泣诉,这只是荒唐剧的危机两面。他恐惧死亡,是否恐惧离场后的荒诞更难以面对。
      
    尘归尘,土归土,世代而罔替。他不会不明白,诗人太渺小了,正如尘埃不会消逝。
  • 头像
    木棉飘2011-10-09 14:26
    希望安静的我,似天边半朵闲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