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野味读书:一种声色狗马的乐趣

  作为平生的爱好之一,就是喜欢在野外读书。小时候,常常一个人夹着一本书,偷偷躲在树林中,或者人迹罕至的荒村里,除非是肚子饿了,一般是不会自己跑出来的。那时候,读书是一种率性而为的事情,兴致浓时,想看就看;不看了,就仰头看天上的流云,低首去寻找小爬虫的踪迹。读书成了充满野味的嬉游,完全与自然的趣味联系在一起。直至今日,我还不时寻机去回味野外读书的真趣。
    
  和别的孩子一样,我读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感兴趣的,也是那种充满野味的读书经历。那些蟋蟀们,覆盆子们和木莲们,总是小小读书郎的得意伴随。对三味书屋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反而对百草园的花草虫儿、奇闻异事,记忆却是如此鲜明。我启蒙时期最初就读的学校,也是在乡村里,学校窗前总是绿树婆娑,花香鸟语,蝶影扑面,几乎和百草园一样。
    
  可见,读书兴趣的形成,一半来自天性,一半得益于自然的熏陶。小时候,家中几乎没有藏书,所读之书多是与村人所借,或是学长们所赐。那时候,读书很杂乱,只要是书拿来就读,不管懂还是非懂。就象林语堂所经历的,小时候读书良莠不齐,消遣读的多,经典读的少,而且杂乱无章,囫囵吞枣。但这种随性而读的读书方式,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他说,如有人指导效果定然不同,可是在人指导下读书,兴趣终究要失去大半。确实,后来随着年纪的增大,大人们的读书观念,慢慢地灌输到我们的头脑中。当读书成了成长的标准,或者谋生手段,大家一手拿书,一边心里计算着及格不及格,升级不升级,读书便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正如现在的孩子,有多少人是真正爱读书,以读书为乐事的呢?
      
  作家孙犁有一篇散文,就叫《野味读书》,写的便是他的读书经历。他本人只是中学学历,但凭着对书籍的热爱,对读书的独特感悟,矻矻以求,终成文学大家。他总结道,我对野味的读书印象特深,觉得乐趣也最大。山林高卧,一卷在手,只要惠风和畅,没有雷阵雨,那滋味倒是不错的。所以,他一生最怀念的读书年代,还是战争中的游击年代。
    
  他回忆称,解放战争时期,我在河间工作。在大街的尽头,有一片小树林,每逢集日,卖旧纸的小贩,把推着的独轮车停靠在一棵大柳树下,坐在地上吸烟纸堆里有些破旧书。有一次,我买到两本《孽海花》,是原版书,只花了很少的钱。我随即坐在树下读起来,直到现在还回味无穷。对他来说,文化生活和物质生活一样,大富大贵,说穿了,意思并不大。
    
  只有通过野味读书,才能真正体会到读书的甘苦。孙犁说,我曾寒酸地买过书,少吃一碗烩饼,节省几个铜板,买一本旧书;也曾阔气地买过书,面对书架,只看书名,不看价目,随手抽出,交给店员,然后结账。其经验是,寒酸时买的书,都记得住了;而阔气时买的书,读得不认真,所以都忘掉了。因此,读书必须在寒窗前,坐冷板凳,才能读好书。
    
  读书之野味,当于野外采制。只有这时候,翻书页是读书,书房约似大棚,样样的新鲜蔬菜,皆可一时至。本味还得时令,冬吃萝卜夏吃姜,打了霜的白菜,最是今日的口味。这算是对野味读书最通俗、最好的诠释了。实验主义哲学家杜威说,读书是一种探险,如探新大陆,如征新土壤;读书是灵魂的壮游,随时可发见名山巨川,古迹名胜、深林幽谷和奇花异卉。
    
  读书,只有与自然的野趣联系在一起,循着兴致所至,才是好的读书办法。林语堂说,什么才叫做真正读书呢?一句话说,兴味到时,拿起书本来就读,这才叫做真正的读书,才不失读书之本意。所以,读书须放开心胸,仰视浮云;或在暮春之夕,与爱人携手同行,一起到野外读离骚经;或在风雪之夜,靠炉围坐,随意所之,取而读之,这才真的得了读书的兴味。
    
  野味读书,就是随性而读,达到无师自通的境地。林语堂认为,各人如能就兴味,与程度相近的书选读,未有不可无师自通的。我们少时看红楼、水浒,何尝有人教,何尝翻过字典;看金瓶梅、西厢,又何尝须要大人们准许呢?所以,许多人今日中文很好的人,都是由看小说、史记得来的,而且都是背着师长,而偷偷摸摸看下去,而无意得来的。这也确是很多人读书的经历。
    
  林语堂觉得,古今最理想的读书方法,最懂得读书之乐者,莫如中国第一女诗人李清照,及其夫赵明诚。李清照曾记述其读书趣事道,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食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收藏既富,于枕席狼藉,意会心谋,目往神授,乐在声色狗马之上。
    
  我们可以想见,李清照夫妇两人一面吃水果,一面赏碑帖;或者一面品佳茗,一面校经藉,这是如何的雅致,如何得了读书的真味。所以,林语堂规劝人们,如果能用李清照读书的方法来读书,能感受到她读书的快乐,大概也就可以读书成名了;可以感觉读书一事,比巴黎跳舞场的声色,逸园的赛狗,江湾的赛马有趣。不然,还是去看赛狗赛马,比读书来得开心。
    
  读书本是人生一大乐事,而野味读书的办法,正是达至这一乐事的途径。所以,我还是怀念小时候,那种随性而读的时间。而现在,当我们读的书越来越多,却无意间失去了不少读书的乐趣,因为我们往往是把读书当成谋生的手段,或者达到某种目的的敲门砖。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象李清照那样,把读书视为一种声色狗马的乐趣,也许便可以寻回读书的真正快乐了。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