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朱德庸:在这个时代里慢慢地行走

  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荒谬的时代,一个有病的时代。这是朱德庸最近出版的漫画集《大家都有病》,所揭示出来的主题。他用疯狂的想象,描绘了这个疯狂的时代,再一次颠覆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朱德庸以一个漫画家的身份,却思考着时代最严肃的问题。他自称是城市行走者,也是人性观察家。而别人看他是,具有一双成人尖锐的眼,却长着一颗孩童单纯的心。
  
  其实,他首先是一个哲学家,然后才是漫画家。他的双响炮系列,描绘了现代婚姻与家庭;涩女郎系列,探索的是两性与爱情;醋溜族系列剖析了年轻世代,在《什么事都在发生》里,展现的是他的朱式哲学;在《关于上班这件事》中,透彻了人生百态;而《绝对小孩》则真实呈现了在他心底住着的,那个绝对小孩。他告诉我们的,比所知道的思想家,告诉我们的还要多。
  
  在《大家都有病》里,我们看到的是自杀三兄弟,每天喊着要自杀,最后无论怎样都死不成;焦虑二人组是一对夫妻,每天有操烦不完的事;OK绷人全身几乎都贴满了OK绷,是个身心都很容易受伤的人;狂买症女子在商场里血拼,用铁链都栓不住。此外,还有杀手、应召女郎、理发师、保镖及心理医生等,不同职业的人们粉墨登场,上演着各种荒谬的戏码。
  
  在这个时代里,大家都有病。这个社会把人逼疯了,大家都很惨,但只要你还保有幽默,笑得出来,也许你就会赢。即使是天使和恶魔,现在也越来越难混了。我们生活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在快乐与不快乐之间。大家都很有钱,这个时代是否太时尚了?为什么每个人的情绪变化,比在生态异常之下的气候,还要难以预测呢?我们所在的城市每天都清醒一次,而我们却每天迷失一次。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荒谬的,朱德庸的漫画表现的,就是这种荒谬感。在朱氏幽默中,加入了对现代社会,及现代人生存现状的思考。他指出,各地的华人就象病人的集合,互相交流,交换着各种不同的病毒。人如果不能认清这个现实,就会让自己很不快乐。现代人担心的是,盲目追求所造成的迷失。我只想把这一代人,所遭遇的困境画出来,让大家更认识自己。
  
  我们碰上的,刚好是一个物质最丰硕,而精神最贫瘠的时代。每个人长大以后,肩膀上都背负着庞大的未来,都在为一种不可预见的幸福拼斗着。但所谓的幸福,却早已被商业稀释而单一化了。市场的不断扩张、商品的不停量产,其实都是违反了人性原有的节奏,和简单的生活需求的。现代生活激发的,不是我们更美好的未来,而是更加贪婪的,难以遏制的欲望。
  
  于是,由于长期的违反人性,大家都有了病。人对任何东西都有需求度,唯独对金钱财富,却希望毫无止尽地拥有。当社会进步太快的时候,实际上只是让少数人得到财富,却让多数人得到心理疾病;财富并没有落到大部分人手里,大部分人只是帮着别人数钱而已。我们已经被贫穷毁坏过一次,现在再被富裕毁坏一次,这是现代人的悲哀。尤其是华人,被财富害惨了,太不值得。
  
  这是一个这样的时代,只有人教导我们如何成功,却没有人教导我们,如何保有自我。我们在朱德庸的漫画中,看到一个上班族,在电线杆上骑着独轮车的画面,感到特别震撼。他的脚下是车水马龙的街头,但这位上班族,却保持着一种优雅自若的态度。和高速运转的都市生活,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是现代生活里的另类。甚至让人怀疑,这是否一个有自闭症的人,心理的自画像?
  
  其实,这便是朱德庸的生活主张。在刻画种种病态的画笔下,流露出一种大悲悯的情怀。他呼吁现代人简单下来,慢下来,拥有属于自己的步调,享受属于自己的慢时尚。他说,慢是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动作慢,而是心态要有节奏,掌握自己的节奏就会慢下来。只要生活着,也不会去想,我存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或者也不去追究,生命到底代表的是什么。
  
  面对高速运转的现代生活,也许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停下来吧。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慢时尚,谁能让世界的旋转慢下来,谁就拥有这整个世界。我们自己应该坚信,这是一个逼得每个人,都在疲于奔跑的时代,但是我们要坚持,用自己的步调慢慢走,在一个时代里缓慢行走。自己的状态才是一种时尚。所以,朱德庸认为,时尚应该是属于个人的,而不是一个标准让大家去奉行。
  
  这个时代有太多的陷阱,我们必须一直保持清醒。要保持一种心态,就是自己怎么想,才是重要的。所以,朱德庸提倡慢时尚,让生活步调整个慢下来。不是说动作慢,是心态要整个慢下来。这个社会让我们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看起来好象选择非常多,但我们的选择,都在别人的圈套之中。但人最后总要回归到一个人,应该考虑怎样,才能度过我们的人生。
  
  朱德庸自己总是过着一种慢生活,因此,他讶异地发现,不同的树种,在同样一种气候下,会展现出截然相反的季节变貌。有些反复开花结子、抽芽凋萎,有些春夏秋冬,常绿不改。不同的植物,生长在同一种气候里,都会顺着天性有这么多自然发展。那么,不同的人们,生长在同一个时代里,更应该顺着各自的个性,表现出更多自我的面貌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朱德庸是一个哲学家。他指出了这个时代最严重的隐疾,就是过快的生活节奏,让我们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生活的趣味和价值。似乎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增值,唯有我们的人生在贬值。确实,也许谁能让世界的旋转慢下来,谁就能拥有这整个世界。所以,朱德庸邀请我们和他一起,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在这个时代里慢慢地向前走。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王绍叶2011-06-25 08:07
    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增值,唯有我们的人生在悄悄贬值
  • 头像
    西沟散人2011-06-25 10:29
    他指出了这个时代最严重的隐疾,就是过快的生活节奏,让我们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生活的趣味和价值。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增值,唯有我们的人生在贬值。

    ——已经病入膏肓了,好像上了高速路,只好驶向下一个出站口啦!
  • 头像
    寡国小民2011-06-25 16:20
    我们都是被逼在路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