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化人生 名博

超脱的三重境界:第一、无俗,超脱俗世;第二、无我,物我合一;第三、无道,甚而超越最高、绝对的理念。
博主:王绍叶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梦想:因为虚幻,而挨近天堂

  一、没有人知道一朵花,开放的时间,和你的一生比较,哪个更长?没有人理解一个瞬间,会比一个年轮,留下更加深刻的痕印?风吹过那山岗,真的清晰可见,象精灵。
  
  现在我学会了崇拜,崇拜生命,自己,还有爱人;崇拜星星的永恒,花朵的短暂,为了崇拜,我甚至学会了用眼睛,去改变事物的轮廓,或者内在的成分。
  
  我温情脉脉地望着世界,世界也温情脉脉地看我;世界在我的想象之中,我则是世界的形而上学。
  
  二、如果我是你的早晨,浮在晨曦中的尘埃;在你舒展的呼吸中,不知不觉地进入你的灵魂。
  
  如果我是你的黄昏,枝头零落的梨花之瓣,在你悠长的目光里,化为生命的岚烟。
  
  我已经没有了生命,也消失了灵魂;也许随你升腾,也许随你沉沦。
  
  也许我会变成蚂蚁的肋筋,也许我会成为冬青的枝条;但不能再回复我自己,还有于我有关的事物。
  
  更重要的是,我成了你的意愿;在你的时空里,我的前世身后,都是徒然的具象,消泯,仅仅是消泯,并且没有原因。
  
  三、下午时候,我在等候;时间不断地泄漏,象瘪了气的皮球。
  
  诺言无处可逃,只好死守,那黄昏的尽头;阑珊中,你手挎一个空的筐,说,时间把收获交给了季节,季节把成熟,交给了自由。
  
  我知道,我的等候,已到了关键的时刻;要么永远地坚持,要么现在就放弃。
  
  四、昨日就象生死纠缠的恋人,让我难辨黄昏或者清晨,让我割舍了往日和明天;让小鸟失声,阳光因此而逃避;让我把毒鸩当成幸福来迷醉,让整个世界都在清算我的原罪。
  
  风一夜之间带走了什么,雨于朦胧中带来了什么?唯我呆坐着,在冬日早晨。远处的汽笛在长鸣,还有孩童的歌声悠扬。窗外分明已是,另一个新的世界。即使天空仍低沉,道路也不够分明,在这南方六点半的地平线。
  
  于是,我跪在黎明之槛上忏悔,最后懂得了,或许只是一种感觉,梦想因为虚幻,而挨近天堂;现实因为过于实在,而变得残酷。世界的原罪,在每个人的心上。
  
  五、一夜之间,世界已经改变;在我的眼中,你也变了;或者说,在你的眼中,我变了;或者说,在世界看来,是我们改变了,并改变了周遭。
  
  是你,使天空变得更蓝,让流水走得更远;是你,把瓦楞里的秋雨藏着,给不下雪的冬天留些安慰,擦亮了季节的玻璃窗。
  
  我也被你拭擦着,象那橡树,脱去冬天的老皮。我走近羊圈,笑看羊群,把那栅栏拱开。我看天空里,星群是一本流行的书籍。我借你的手,去抚摸着世界,让体温使黑暗里的冬菇,萌发新芽。
  
  而世界把我的体温,传给更多的事物。传给海洋,鱼儿;传给大地,冬天的菜畦,地下的蚯蚓。我和你,同这个世界一起,改变着,享受着。
  
  六、有一天,你对我说,你的头发白了许多,我笑笑,好象没有听到。
  
  但我心里明白,你说了,并且语气肯定。这些年,你看着我慢慢变老,变得懦弱;在你的面前,我年纪越来越大,心理却越来越小。我是个男人,却需要你的搀扶,而你的肩膀,是那么瘦小。
  
  我知道脚底的鞋越穿越薄,梦也越做越少;就算有梦,也只能让我发痛,就象踩到星星的碎片,脚上血迹斑斑,似鲜艳的玛瑙。
  
  七、傍晚,他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台上的那朵花。端详着日影,如何把它幻变;就象看着一场电影,看那角色,如何从少年,经过精心化妆,走到了暮年。然后,黑暗掩盖了那朵花,包括他的意念。
  
  他似乎听到,有人叫他,而且是很熟悉的声音。但不想回应,他只想呆在黑暗中,回忆那朵花,留下的背影。那朵花开始燃烧,迸飞火焰;在黑暗里升腾,他感到了生命将被它燃成灰烬。
  
  最后,他不期然想起,少年时邂逅而遇,那个百合花般少女。她那纯洁的初吻,是伴随他一生的,不灭的神圣火焰。
  
  八、有时,花朵越娇艳,便越无法,兑现果实的诺言;有时,果实缀满枝头,却不曾,发现花朵的娇颜。
  
  理想和现实,相距如此逼近;有时看来,又是那般遥远。梦因为虚幻,而成就传奇;现实因为有梦,而时时更新。
  
  有时彼此相遇,却没有,企盼的圆满出现;有如太阳和月亮千年的一遇,却只留下宿命的晕圈。
  
  有时相距重重关山云水间,心灵却因为思念,而靠得更近;朝朝暮暮,只是时间的虚设,笃诚之爱,不在乎咫尺之邻。
  
  九、如果你正沉溺于一朵白莲,并且以此为自慰,那说明你的生命,已逼近悬崖的险峻。
  
  如果你恐惧于一颗流星,并且惶惶无可终日,说明你的心智,已临近痛苦的深渊。
  
  因此,你的所有形动,应寓于寂静和潜伏;当你舍弃一切之时,才是真正拥有的开始。
  
  十、早晨,小溪醒来,悦耳的流水声醒来;和风徐徐地吹,和风醒来;天边的地平线醒来;野花们摇晃着粉红的小脸醒来;小鸟我在窗前鸣叫,小鸟醒来,我也醒来;小路挣开浓雾的纠缠,醒来;大地开始喧闹,大地醒来;在我的心中,希望随朝阳冉冉升起,希望醒来。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